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独轮车 >  我和独轮车的故事:一个轮子玩转智利

我和独轮车的故事:一个轮子玩转智利

发表时间:2019-01-25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喜欢就转发一下咯,让更多人知道独轮车的世界。



Hi,我叫Billy,目前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以独轮车为主,游学为辅(妈妈请忽略......),在“以车会友”的同时再度沉浸领会拉美文化。


虽然只过去短短两周,我却发觉自己已经跟这座城市及其文化有了某种秩序和感情,不得不说,小小的独轮车功不可没。


深圳大剧院前广场


说起与智利的结缘,就不得不提我的智利朋友:Beto。2018年夏,Beto从智利到中国旅行,途经深圳,在微信群里与我认识后,马上约骑了几位深圳市内的车友。


有一晚约好了聚会,我和深圳车友带着连时差都还没开始倒的Beto到体育馆和KK100等具有代表性的地点骑行,零时还在东门吃了木屋烧烤。


和Beto在华强北


那天半夜两点,Beto陪着没带身份证的我在深圳福田区徒步寻找几乎全爆满的廉价旅店,我也毫无顾忌地用我蹩脚的西班牙语与他对话,这给两人日后的基情制造了良好的开端。


翌日,一起饮了广式早茶后,我带Beto乘地铁、逛市区、喝咖啡,就像半年后他会领我游玩他的城市那样。傍晚告别时,居然有相识甚久的感觉。


开学后,我在修西语课的同时努力练习提高车技,终于在十一月底(借着圣诞节礼物的名义)说服自己买了台Nimbus的20寸极限独轮车,正式入了这门极限运动的坑,真香!



在此期间,几个月前开始计划的留学项目也进展顺利,智利签证将在不久后取得。把确定会前往圣地亚哥的消息告诉Beto后,他显得比我还要高兴。就像两年前跟高校好友Matheus道别时决定要提升葡语那样,我用尽所有郑重的词语和语气告诉Beto:“我会认真学习你的母语。”Beto提议届时前来接机,我欣然答应。


我的笑颜没准潜意识上已经受到了Beto的影响


1月7日我从休斯顿(Houston, TX)转机约十小时后抵达这个全世界最狭长、气候最复杂、铜矿最丰富,还东南西北都拥有天然边界线,不得不说是相当独特的共和国——智利,尽管总人口还没有北京市的多。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刚下飞机就沦为著名的拉美“不守时原则”的受害者。


在圣地亚哥某地铁站内


姗姗来迟的Beto带我乘车,寻到我订的Airbnb,把独轮车组装起来后我们就出去浪了,时差呢是妥妥不需要倒的。他带我买交通卡、手机卡,教我认识钱币,找小吃铺,逛超市,回答我就当地文化的一切提问。因为他刻意放慢语速和完整发音使我能更好地理解智利西语,还导致了街边卖热狗的委内瑞拉移民认为Beto说话带美国口音,引起一场笑话。


当天我、Agni、Beto3个的上衣颜色勉强能代表智利国旗


隔日,Beto介绍我认识当地的车友。因为是早在Facebook上组织了的活动,算是来了不少人(对独轮车聚会来说不少)。其中有位大师级别的车友:Agni。在他和其他进阶车友的指导和鼓励下,我自身的技巧也开始有了显著的进步。在此要感谢我的compa?eros(类似小伙伴们)。


我提议拍点有意思的照片,在深圳和圣地亚哥的对比。


此后,大家又分别约了几回,去了Parque O'Higgins(市区最大的公园之一),Cerro San Cristóbal(”首都公园“山),和Quebrada de Macul(圣地亚哥东边的“山涧”自然公园)。我各做了视频以作留念。


“师傅”Agni;右下角是车友P,极酷的穷游小哥,我累得半死,他却悠哉地从耳朵上拿出抽剩的半支自卷烟。


Agni是全职的穷游者,来自秘鲁,我称他为Maestro(师傅)。我尝试从他谦虚平和的性格里学习和理解某种对待生活的态度。他教我独轮车技巧,我不时给他解释一些东方的文化。Agni说过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大概意思是“旅行得太频繁,几乎变成移民了”。


我首次真正的山地骑行,在Quebrada de Macul


对了,和小伙伴们搭公车不购票这件事确实让人觉得不太光彩。是这么操作的:公车进站,我们从后门上车后会向司机道谢或说”抱歉“(permiso)。据说司机们为了省麻烦也会主动摁开后门让有意逃票的人乘车。我询问后得知原因大概是市民(也许低产阶层较多)通过拒付高价票额来抗议交通系统的不便捷,也对本应更社会主义化的政府表示不满等等。


由于我在巴西待过的关系,适应这里的问候方式并没有多困难,虽然我一开始也没搞清楚该亲哪边脸颊。和小伙伴们见面时握手、单臂拥抱、虚吻右边脸颊,和女生则单手搭在对方肩膀上,同样虚吻,也就是碰一下脸颊并同时发出一个吻该有的声响即可。

... ...




David五十岁后才学的独轮车,那么我也试试无妨?


说到与独轮车的结缘,我在青旅里闻着其他游客烹饪食物的香味,回想接触独轮车以来的种种给过我快乐回忆的事情,觉得这项运动有它本身的神奇之处。


2017年5月14日,我和David拥有了我们的首台独轮车,24寸,新手配置。初次试骑,我们连车都不知道怎么上,护具倒是佩戴得无比稳当,如今看来还挺滑稽的。于是我俩一齐到网球场练习,从最初只能在车上坐稳,到能摇摇晃晃地骑出几米,再到能在小区里自由骑行,独轮车给予我无数次克服困难的快感。


2018年夏,回国,我买了一台Nimbus“夜狐”36寸公路独轮车,带着她四处骑行,结识了广州和深圳的车友们,也对独轮车的圈子有了更广泛的了解。


回想起来,已经三年没回国的我好像理所当然地把独轮车作为一种迅速而且有保障的方式,来与已经变得半是陌生的地方重新连接,获得友谊。


新学期开始后,我加入了学校的杂耍社团,得以学骑朋友的“长颈鹿”独轮车。我相继教会了宿友Blake和可爱的小刘同学骑车(手动得意)。有一回踢球,还有人问我能否举着俄罗斯国旗绕一圈...

... ...



独轮车通常被笼统地冠以“杂技“之名,但其实它只是一项很引人注意的小众运动。它既简约又多功能,还可以让人从容地制造话题,是破冰神器。


我爱独轮车的便携性,它是人人可用的代步工具。忙绿日程里就算抽不出时间运动,每天骑着通勤也是非常理想的。关于独轮车的魅力,想说的还很多。词不达意也好,无人问津也好,稍停下来想想,从2017年初夏至今也才不足两年时间。


原来,我的独轮之路才刚刚开始。?Viva Monociclo!


最后,非常感谢广州的资深(特别深)车友金刚提供这个让我分享的平台,也谢谢他和很多素未谋面的云车友们,一直以来为我解答关于独轮车技巧和配件方面的琐碎提问,这对于停留在摸索阶段的我相当有帮助。Thanks!


希望能使更多人了解甚至对独轮车的世界产生兴趣...吧~


Billy

2019年1月24日



官方淘宝店:疯狂独轮车

国际品牌最高端,尺寸类型最多的独轮车

全部包邮!

join   us

如果你在广州想一起玩独轮车

或进入官方微信群交流

请添加微信:15011700195

(备注独轮车)

有问题欢迎留言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