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巴]2018年/19年冬季登山:K2峰停滞,南迦帕尔巴特峰重组|降雪造成严重停滞

[巴]2018年/19年冬季登山:K2峰停滞,南迦帕尔巴特峰重组|降雪造成严重停滞

发表时间:2019-02-06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乔戈里峰/K2峰及南迦帕尔巴特峰的进展过程随着冬季状况的进一步展开,似乎受到了阻滞。队伍身处各自的营地,或是从海拔适应训练中恢复,又或是等待好天气周期的到来。截止到现在,乔戈里峰/K2峰共有六名团队成员受伤。


       乔戈里峰/K2峰:登山者受伤,天气状况导致攀登延迟


       乔戈里峰/K2峰: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队伍 - 在2号营地/海拔6,800米高度宿营


       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团队返回乔戈里峰/K2峰大本营,休整,借助每个人钻入一个Gamo袋子中30分钟消磨时间。他们用时一日,去往前进营地,通常的大本营距离那里2小时徒步路程,查看很小的冰瀑周围的固定绳索 - 状况完好。


       显然,四名国际队伍成员被落石击中的新闻是“来自巴基斯坦的虚假消息”,根据我从Russian Climb网站获得的信息。


       过去一周,他们有四名队员被落石或是冰屑击中,需要被送往Skardu村进行救治。他们分别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Dmitry Muraviov,俄罗斯人Konstantin Shepelin和吉尔吉斯斯坦登山者Michael Danichkin。队伍现在剩下俄罗斯人,Artum Braun及Roman Abildae,哈萨克斯坦攀爬者Tursunali Aubakirov和Vassiliy Pivtsov依然能够进行攀登。


       乔戈里峰/K2峰:西班牙/加西利亚队伍 - 等待


       另外一支乔戈里峰/K2峰探险团队,由Alex Txikon带领,对于缓慢且坚实的进展感到满意。在搭建2号营地之后,此刻,他正身处大本营,等待适宜天气(这个冬季或许会有,也或许没有)去往3号营地和顶峰。他写到:


       每一步都至关重要,我们需要确认我们所做的事情。我认为过去的两次珠穆朗玛峰(冬季)探险,我们过早地铺设了路绳,而好天气周期并未到来,我们耗费体能,在严重的风暴之后,一次又一次重新连接绳索。基于那个原因,为了能够在好天气周期出现时保存实力,准备就绪,我们并不希望召集,我们需要倾听山峰的声音!


       我认为在两日内把路绳铺设至2号营地之后,山峰也需要数日的休息时间,直至好天气允许我们向4号营地修路。预报将会告诉我们何时穿上冰爪,向世界上最为美丽的山峰之一攀登。


       他们也经历了营救和受伤。来自西班牙的Jon Barredo及Eva Robles,此外还有波兰人Waldemar Kovalevsky全部被送往Skardu村。


       南迦帕尔巴特峰冬季攀登 - 帐篷消失

  

       自本地巴基斯坦登山者因为艰难的状况和厚重的积雪退出后,南迦帕尔巴特峰团队仅剩下两名队员。Daniele Nardi和来自英国的Thomas Ballard继续进行攀爬。他们在海拔5,714米高度搭建了3号营地,并留下一系列装备,但是在返回时,他们发现帐篷被吹走,而且无迹可寻。现在,他们返回勘察2号营地的状况。期待很快会有继续/不再继续的决定。他们计划尝试Mummery’s Spur线路。


       如同以往的大型山峰的冬季攀登,一切都归结于天气。乔戈里峰/K2峰和南迦帕尔巴特峰均极具挑战,而且冬季状况依然持续。乔戈里峰/K2峰,感觉非常奇怪,两支队伍没有合力协作 - 毕竟两支团队均有着实力不同寻常且经验极为丰富的登山者 - 不过山峰政治永远都是奇怪的猛兽。



信息来源:Alan Arnette

[巴基斯坦]冬季八千米级别山峰:二人退出南迦帕尔巴特峰


编译:Mintina

Artem Braun(左侧,与Roman Avildaev),正在与严重的咳嗽和肺部感染症状做斗争

照片提供:RussianClimb.com


       对于身处南迦帕尔巴特峰的Daniele Nardi和Tom Ballard来说,时间并不适宜:除去恶劣的天气状况之外,他们失去了两位巴基斯坦同伴,Karim Hayat和Ramat Ullah Baig的协助,两名本地登山者决定放弃探险活动。Nardi及Ballard现在正身处山峰大本营。 


       乔戈里峰/K2的情况也受到天气影响。为了彼此激励,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团队的Artem Braun和Nardi通过他们的媒体团队交换了一些相互鼓励的话语。“他们正在比我们更为艰难的状况下尝试,”Braun表示。


       “乔戈里峰/K2峰是一座令人惊叹的山峰...我不敢想象Black Pyramind区域和Bottleneck部分等待队伍的困难,”Nardi回答说,这些是乔戈里峰/K2峰最为惊险的区域。Nardi也希望Braun能够迅速从自己肺部感染中迅速恢复。“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是最好,”Nardi承认说。


       Braun一直在使用一个Gamow袋子治疗感染症状。“我温暖的睡袋放在山峰之上,所以我在帐篷内[更薄的睡袋中]感到冻僵,穿着我全部的衣物,”Braun说到。装备情况并不理想是这个去往巴基斯坦的预算紧张团队遭遇的困难之一。数位患病的队员已经从他们各自的帐篷搬至更为温暖的大帐篷,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战地医院。

Alex Txikon的冰屋比帐篷更加温暖且安静


       Alex Txikon留在自己杂乔戈里峰大本营搭建的冰屋之内,感觉更为温暖舒适。在迅速铺设去往2号营地的路绳之后,这位来自巴斯克地区的登山者在继续向4号营地进发之前,正等待好天气周期的到来。“在此前两次珠穆朗玛峰(冬季)探险过程中,我们过早地连接路绳,当好天气没有出现,我们不断浪费自己的体能,一次又一次在猛烈的风暴之后,修路维护,”他解释说。“这一次,我们并不希望召集,我们需要倾听山峰的声音。”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