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滑板 >  【盘问】滑板圈陶渊明,种蔓越莓顺便出来拍了部滑板大片的西门哥!

【盘问】滑板圈陶渊明,种蔓越莓顺便出来拍了部滑板大片的西门哥!

发表时间:2019-02-28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这是一个有五万滑手关注的滑板媒体



自从结了婚,生了孩子,西门哥的重心基本就在家庭上,主业是种蔓越莓,滑板只是他最大的爱好。最近西门哥又在滑板圈里火了,因为他发布的个人生素材剪辑真的真的太凶了,能够把爱好玩到了极致实在没话说。所以西门哥最近都在忙啥呢,加入NB不到两年为什么就能出签名款?一起来听听西门哥分享关于他的故事。



你现在在马萨诸塞是吧,最近天气不错,你在忙什么呀?

最近经常去波士顿滑板,在做New Balance的视频项目,因为我要发布新鞋子了。我之前还从没有拍摄过纯在波士顿的视频呢,所以我觉得可以有这么一部,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视频啦。

 

所以你已经在做下一部视频了吗?太厉害了吧。

因为我和Miner已经完成了Element的项目,所以我想说为新鞋子拍点视频。

 

等会,你到New Balance多久了?你已经有签名款鞋子了?

17年6月到的,所以不到2年。

 

天哪!光阴似箭。

是啊!我最近就在忙新鞋子的事情啦,1月份就会发售。

 

如果你看到了这个图,就说明Gaberman终于满意了——full cab

 

我的天,动作真快。New Balance就在马萨诸塞是吧?

是的,总部在那里,但是滑板相关的东西都在Long Beach

 

你想念Emerica的小伙伴吗?

当然想啦,毕竟我们是发小哇。不过Miner也在Element,所以挺好的,我和他总是一起玩。我住在东部,我会经常打飞的去找他玩。他是我相处时间最长的朋友,所以Element有他我真的很开心。

 

你们吵过架吗?是不是和大多数兄弟一样越吵关系越铁?

当然吵过架,有的时候我比较混蛋,但是他能够把我拉出那个情绪的泥潭,反过来我也会拉他。我们认识太久了,对彼此的脾气十分了解。如果有一个人心情不太好,另一个人会帮忙疏导,毕竟这就是兄弟嘛。



好的,下面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你用多长时间完成的这个Thrasher视频的拍摄?

哎哟,这个问题——可能就是自从我加入Element时候起吧,可能有3年,也可能没那么久,要我说2年肯定的。Gaberman是最棒的摄影师,我喜欢他,我和他的关系就像和Miner一样——我们也是好兄弟。但是有时候我会很丧气,因为我在努力完成一个动作的时候,他一张照片都给我看,所以我只好把拍摄的任务全权交给他。当他觉得满意了,那就肯定是没问题了。

 

他满意了,你也肯定满意呗。

对,这样就很好。在我看来他是最优秀的摄影师之一,所以我就尽管放手让他去做。但是有时候我想尝试别的招儿,他就会说,“哥们,别的招儿可多了。”我就会说,“好吧好吧,我继续。”但是真的,有时候这一个招儿已经拍了很久了,你懂我意思吧?

 

西门哥ollie过掉176个小格格的栅栏之后还要飞过8英尺(2.4m)的距离,可别小看这个农民!

 

你和他合住过吗?是不是你要么是和Miner合住,要么是和Gaberman合住?你们整天都会待在一起?

是,但是和Gaberman的话,他在拍片的时候是摄影师,我们没工作的时候就正常唠各种嗑,他还会问我怎么修东西什么的,我们不总是说和滑板有关的东西。

 

对哈,你们都喜欢动手,每次我给他打电话,他要么是在做东西,要么是在准备做东西,要么是在修东西。我特别喜欢你们的一点是,小巴车坏了的时候你们总是很乐意帮忙修。动手操作一种谈话的话题,还是你们都对这个很感兴趣?

当然都感兴趣,他种花种了好几年了,我记得他好像有个园艺学位,他很厉害的。我们一起去三番的时候我和他合住,MezaRyan进来参观时候说,“你俩这是在看什么?”Gaberman正在给我看怎样制作蠕虫堆肥的视频,他们一脸难以置信。

 

你花在种蔓越莓上的时间大概有多少?你要打理什么?是季节性很强的吗?还是说不是种植季也要花大量时间?

不是种植季我还真的不怎么管,采摘完毕之后我就把园子关了,把洒水器都弄好。如果有东西需要修,我会在冬天修,但是冬天特别冷,能做的事情非常少。一月二月天气寒冷的时候,基本什么都不做,然后夏天种植季到了就灌溉,播种,锄地,修东西什么的,比如洒水器坏了啊,或者漏水啊这种。

 

和他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旅行一样,西门哥的frontside flip也是一点不含糊。

 

这个种植园是本来就计划好的事业,还是说,我喜欢种我就种?

我是希望自己喜欢上种植的,但是我好像还是更喜欢滑板。但是转念一下,如果我受伤了,甚至伤到以后都玩不了滑板怎么办?我能做什么?我总是会想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不可能40岁了还像现在这样滑,有的人的确40岁还能滑,但我肯定要另谋出路。我也没上过大学,那我还能做什么呢?其实我有一个夏天在我爸爸工作的蔓越莓种植园工作过,我就想,种蔓越莓?这个我可以。于是我就想到了自己经营种植园。我才刚刚学会这一整套,因为不是很多人都想做这件事,所以很多经验都要自己摸索。我当时想的就是,我要是能干这个,这个就是我将来的事业了,我就有“工作”了。现在它就代表了一种平和的生活,因为我现在结了婚有了小孩,就好像,我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而且也挺喜欢。

 

在沉迷于蠕虫堆肥教程之前,来个飘逸的front blunt to fakie

 

是啊,很明显你喜欢动手,这份“工作”适合你,而且你对这个也挺熟悉,而且你还不用离开家乡。

确实不错,因为我就住在农场边上嘛,但是也好也不好,因为住得近我就总是要去看看,如果种植园不是在我家后院的话我应该不会去得那么频繁,我本可以不必花那么多时间在园子里的。而且最开始的两三年,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种植园,因为当时我用的都是些老旧的设备,我需要自己修,还要把各种东西都搞上正轨。现在是我的第5第6个年头,需要的设备现在都有,都能用,一切都走上正轨了,农场的规模不大不小也是刚刚好。

 

所以你对这个种植园的计划还挺长远的。你有想过做别的事业吗?你还对什么感兴趣?

我喜欢动手操作的,比如木工,景观,园艺,做金属件,修发动机什么的,这也是我喜欢种植园的原因,什么都要懂一点:割草,种植,机械,也用得到木工。我不喜欢重复,所以如果我是修屋顶的,我大概每天做的事情都是修屋顶,我不想做这样的工作。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蓝领的工作可以做,我住的地方离市里开车1小时,我不想每天开这么久上班。我其实也不知道到城里去做什么,坐办公室吗?城里也没有很多滑板有关的公司。

 


关于种植园,有什么外行人不知道的东西吗?

最多人问我的问题是,“蔓越莓是长在水里的吗?”答案是并不,水每年会用到2次,是为了采摘,先灌少量的水,然后把茎切下来,再注满水,蔓越莓就都飘起来了。冬天灌水是为了保护藤蔓,因为天气冷,这样就不用每年都种了。我现在的这片果园已经20多岁了。

 

我觉得这是Ocean Spray(美国蔓越莓大厂)的软广,哈哈,让大家对此好奇。

是呀,本来这个采摘的过程就挺有趣的,但事实是这俩老板一辈子都没种过蔓越莓。这个我感觉有点不开心,“上帝看看这些小丑啊。”


吃饱了豌豆,来一个火力全开的Back Smith

 

你现在会吃蔓越莓吗,还是已经腻了?

采摘季我在果园一边摘一边吃,我有这个臭毛病,之前在豌豆园的时候也是,一边摘一边吃。

 

大家都这样,现摘的时候味道最好。

蔓越莓看起来小小的,而且就在自己面前,长得样子也好看,无法抵挡去吃它的诱惑。

 

你觉得拥有滑板以外的兴趣是不是很重要?

因人而异。对我来说,我喜欢在滑板之外搞点事情,我认为如果你脑子里只有滑板这一件事,你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做好别的事情,因为别的事情根本入不了你的眼。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眼里只有滑板,这样也很好。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因人而异。我不是那种对别人的生活指指点点的人。

 


别人问我建议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兄弟,不用去问前辈的意见,每个人有每个的活法。”我很好奇又从来没问过,你离开Zoo York之后摔到脖子了吗?就是你拍那两个吊炸天的个人视频的时候。

我摔到了后背,他们管这个叫横突骨折,就是脊柱两侧伸出来的小骨头。这次是我的第2,3,4横突骨折。这种伤自己帮不上忙,只能养,只能等待,3个半月之后就又能滑板了。但是再站上滑板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你的肌肉力量跟不上。我在网上搜这个病的时候都惊讶了,我知道自己伤到了后背,但没想到自己这么脆弱,我的后背真的很不舒服,网上说得这个病的大多数是因为严重的车祸。然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把自己摔得那么惨。

 

目前为止你出过多少个人视频?你自己计算过吗?你现在看重这个数字吗?

我没算过,个人视频和Gaberman的采访,还有Element的视频都是一样的,我只想把握当下。这个视频花了好久好久才做好,中间Miner也加入了,所以要做很多修改,要重新编辑什么的,我猜可能是这个原因。这个时代沉溺于过去是没有用的。能在波士顿做点事情我是非常开心的,因为这里有很多好地形,而且拍片的节奏好,去西海岸拍就感觉匆匆忙忙的。整个冬天我都待在西海岸,和Miner在一起玩,感觉也很好,只不过去波士顿拍片的话就是,早上离开家,开车去波士顿,滑一整天,晚上回到家,躺在属于自己的大床上,这种感觉是很舒服自在的,而且我可以去滑一滑别人没玩过的地形,周末的时候大家的气势都很猛,氛围也很棒。

 

这个黑门感觉有点恐怖,但是加上西门哥的backside heelflip画面就灵动起来啦。我们只看西门哥就好。

 

你看过Element视频里面所有人的个人片段吗?

我看过Jaako的,不知道大家认不认识他,只要看过他滑板,一定会对他期待,我觉得他是现在最优秀的滑手之一。

 

是的是的,现在了解他的人不多,但是金子总有发光的一天的,对吧?

对呀,我就是这个意思,让你说出来了。他近几年上升势头很猛,他的个人片段一定会非常炸裂。我看过他的个人片段,看过一点Mason的,但是Mason的素材我基本都看过了,他也是现在最优秀的滑手之一。Evan的个人片段必须得看,这个名单我还可以一直说下去,因为这些滑手都太厉害了,他们都是最燃的滑手,经过Miner的妙手剪辑,成片只会更炸。

 

是的,MinerEmerica也是一样的,他觉得不行的东西根本不会让大家看到,这一点对最后的结果来说是好的。

没错,Miner是大师,他精确地知道各种技巧要怎么用,用在什么时候。虽然有时候让滑手们沮丧,但是成片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是的,我知道很多滑手会这样想——他们自认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好的了,他们的确够努力,只不过就招儿论招儿,这招儿真的还不够好。

要么就是这个素材是别人拍的,镜头抖了什么的。你自己看自己的素材时候觉得是不错,但是人家在编辑的时候考虑的是整体,屁股决定脑子。至少对我来说,我只是看滑板内容的一个滑手,但是和Miner相处久了,被耳濡目染,开始觉得他说的确实是对的。

 

首映的时候你会来吧?我忘了谁好像说你不来了。

可能是Donovan说的,我和他开玩笑的。

 

他喜欢开玩笑的,接下来他一定会说,“哦买噶”。

哈哈,“真的假的?”其实就是在开玩笑瞎闹啦。

 

他大概会说,“天哪,他不来了,我们可怎么办呀?”

哈哈,他真的特别逗。

 

从遥远的这一边,跳到遥远的那一边的frontside 180 西门哥绝对是天赋型滑手。

 

这几年你也在不停旅行,你在旅途遇到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当时和Birdhouse一起旅行,有我,Shamus,Suski,Shetler,Sumner可能还有Jon Goemann,我们应该是在亚利桑那。旅行期间Sumner一直都在说这不能进那不能进,他害怕违法,他担心自己被遣返什么的,所以他不会去学校滑板,任何他觉得不安全的地方他都不去,他就待在小巴车里面。进入正题,我们来买玉米卷,有个人说,“哎呀,Sumner在门外和人打起来了!”我们跑出去看到他们在打两个人。Shetler把玉米卷直接扔到一个人脸上,整个饼撒了一地。所以当时是Shetler打一个人,Sumner打另一个,Shamus像个家长一样对他们喊,“你们,都给我停下!”没人听,我都惊呆了,在搞什么?后来我估计那两个人被揍服了,大家渐渐平息了下来。然后Sumner说,“赶紧走,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他肯定意识过来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然后我们就赶紧上车,他说,“我拿了其中一个人的手机。”说着就把手机扔出车窗。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我估计是有一个人侮辱他女朋友,然后Sumner可能说,“哥们,别这么说她。”然后那俩人就怒了,然后就开始推搡起来了吧。第二天我们刚醒,Sumner不见了,他坐飞机离开了,留下一个消息,“我很不安,我必须得离开这里。”我感觉整件事情都不可思议,十分疯狂。

 

他也是个暴脾气是吧?

在我认识他之前应该是,不过我认识他以后觉得他挺随和的,还会去教堂啥的,我觉得他现在是一个很温和的人。

 

我从来没看到过他和别人打架,但总能听说。

我看过一个视频,他在餐厅打人,那个人被揍得穿墙了。



穿墙?

应该是。那时候Shamus还能看到所有Birdhouse的素材,有人就拍下了这段——我不知道当时情况是怎样的,只看到有个人从墙里飞出来。

 

我的天,幸好不是飞出窗户。现在东海岸滑板的曝光度越来越高,你是不是很开心呀?

开心,但是我并不认为我能代表东海岸滑板,因为我不止在东海岸拍片,我哪里都去的。所以我不是那种代表东海岸,与西海岸势不两立那种人,我喜欢去哪里滑就去哪里滑,但是东海岸越来越受大家的喜爱我也很开心。

 

这样最好啦,你最喜欢哪个东海岸滑手?

Zered,他一直在东海岸滑,而且我们一起在Zoo York的时候,我亲眼见过很多他不可思议的地方,他应该是滑板圈最被低估的滑手。他有最好的反脚,他的技术一流,他还能玩弧面——他全能的,而且他一直住在纽约,所以我觉得他很厉害。

 

这大招儿,一点要退休的迹象都没有,迫不及待想看到你的视频啦,西门哥!

 

你对那些不想搬去加州的东海岸滑手有什么建议吗?

哎呀,我经常去西海岸旅行,所以我也没什么好的建议,而且现在时代不同了嘛。

 

小时候你在小巴车成长的经历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学到很多,最重要的是多观察别人。当有人发脾气把事情搞砸或者喝得烂醉的时候,我就在脑子里对自己说,我不要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就是多观察别人,别太放纵。我也见过很多人变成pro,然后一时风光,不再是pro之后不得不打工,下场比较凄惨,我也告诉自己我不要做那样的人。现实很残酷,他们很厉害,赚过很多钱,但是突然之间不是pro了,收入锐减,终有一天要打工还房贷什么的。看到这些故事我就会想到,自己是不可能滑一辈子的。



这倒是没错,你说过,过了40岁你就想转行了,你觉得有谁是你眼中的例外?

Reynolds肯定是,他现在马上40岁了,而他仍然是一个非常躁的滑手,他热爱滑板,他有自己的公司,他女儿也滑板,这样的人生真的太美好了,让人感到未来很光明。

 

你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转行?

我不知道,我猜总有一个契机——可能是我发布了视频,但是大家反应平平。因为我最喜欢的就是拍视频,我一直在做的也就只有这件事。或者可能是我的赞助公司要解雇我,这一定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或者是我在拍片的过程中感受不到快乐了,一定会有那么一个时刻,我开始觉得拍摄是煎熬。

 


这让我想到Heath,他的离开让大家都摸不着头脑,我觉得他水平没有下滑,但是他自己这么觉得。

我看过他的Epicly Lated’d,他说他觉得别人都很牛逼,只有自己很差,他就觉得自己不想干了。哎呀,你怎么问起这些伤感的问题了?

 

好的,我们换个话题,在这里你有什么要感谢的人吗?

首先谢谢你让我加入Element,有你真好。然后要谢谢Gaberman这些年的拍摄和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还有Miner,谢谢你的剪辑,入行以来我就一直和你一起做事,大家一定会喜欢我们的新视频,喜欢我们的队伍。

 

视频什么时候放出来?

首映是10月2号。

 

好的,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大家喜欢你的视频。

希望大家不会觉得这是我的退休采访,我还不至于被问到这些“退休”问题吧?我还能再战几年呢。

 

这个ollie看得人可真是心惊胆战!


WHATSUP滑板杂志

Read more, Wisely skate


文字 |Thrasher

翻译 |小雯

来源 |Thrasher

编辑 | 坦克

推荐阅读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