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独轮车 >  【江海骑士】锁定《石头记》修书人——吴梅村、冒辟疆(化名曹雪芹)接力完成;《红楼梦》暗藏清宫悬案——顺治董小宛传奇故事浮出水面!

【江海骑士】锁定《石头记》修书人——吴梅村、冒辟疆(化名曹雪芹)接力完成;《红楼梦》暗藏清宫悬案——顺治董小宛传奇故事浮出水面!

发表时间:2019-03-13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红楼梦》本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机缘巧合常往来于如皋。皋城老街古巷静悠悠,水绘园风雅别致,寺观庙庵香烟缭绕,带有几分神秘的气息。如皋历史深厚名人荟萃,江南才子冒辟疆风流倜傥,网上进一步了解个人信息时,尽然有人说他才是《红楼梦》的作者,现在各地风靡争抢历史名人,有这样声音似乎也不足为奇。











华人神探李昌钰故里如皋,李家老宅离水绘园不远,了解到李家坎坷的故事,神探传奇的人生经历,让我深深感受到如皋的厚重,也感觉到没有什么不可能。我曾想李博士接触到《红楼梦》案,肯定能够将作者身份查过水落石出,其他人探案恐怕太不够专业!不过李神探“挑战不可能”精神让我感触颇深。心想查案呗,就是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各种证据进行前后对比,反复分析研判去伪存真,唯有坚持,其实也不复杂!



冒廉泉老先生坚持冒著《红楼梦》,这也是我网上首次看到的信息,他提出了一系列证据,其中说到《红楼梦》里的如皋方言,这个我深有感触,因为高中时我看《红楼梦》时,发现里面不少土话就曾奇怪。还有水绘园里的东水关,说是跟大观园里的描述一样,我还特地到现场查勘了一番。面对网上各种质疑之声,他也表示缺少遗稿遗书等明确证据,但坚持认为冒辟疆以笔名曹雪芹写书。



  笔名也罢,化名也行,得有充分的证据方能服人,为此我专门做了一番解析研究,解开了冒辟疆化名曹雪芹之谜,宝玉为此还有一段精彩的点评(点击阅读破解曹雪芹名字让我坚定了信念,进而激发我对各个疑团环环追索,不曾想尽然厘清了其中的关系,锁定了二个核心人物。


悬案
水落石出





















红楼梦

修书大纲

1.    ? -1672吴梅村作《风月宝鉴》一书,共108回;

2. 1673-1682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

3. 1683-1693冒辟疆在《风月宝鉴》基础上润色修改,哭成《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4. 1694-1711冒丹书、冒褒重抄评《石头记》,留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01

吴梅村《风月宝鉴》

   吴梅村,(1609-1672),即吴伟业,明末清初诗人。太仓城厢镇人。字骏公,号梅村,又号梅村居士,梅村叟,鹿樵生,灌隐主人,大云道人,旧史氏等。复社重要成员。

相关证据: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即《癸酉本石头记》——

   第一回开卷批语:“此书本系吴氏梅村旧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风月宝鉴,故事倒也完备,只是未加润饰稍嫌枯索,吴氏临终托诸友保存,闲置几十载,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也非一时,吾受命增删此书莫使吴本空置,后回虽有流寇字眼,内容皆系汉唐黄巾赤眉史事,因不干涉朝政故抄录修之,另改名石头记。”此批语明确指明原书作者吴梅村;

   第百零八回回末批语:“本书至此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根据这条批语,将此本定名为《癸酉本石头记》。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第一回有: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此处明显违背长辈作序常规,所以有补全名字的意味,三个人名递进组合出吴梅村。吴梅村家乡有座玉峰山,依照古代习俗直接指向吴玉峰。

采信说明: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最早是2008年出现在网上的,10年来各方也是争论不休,有的说是最早真本,有的说是造假的,当事人已经承认,各种说法不一而足。刚开检索到我也只能冷眼旁观,因为我根本没有弄清关系,直到现在我才敢把这块“砖”砌在这里,判定它为有效证据。认定吴梅村临终将旧作托付给友人冒辟疆等,冒辟疆癸酉十二月五日离世,两条批语为冒辟疆临终遗言交代后世。



02

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即《癸酉本石头记》

第一回开卷批语:“此书本系吴氏梅村旧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风月宝鉴,故事倒也完备,只是未加润饰稍嫌枯索,吴氏临终托诸友保存,闲置几十载,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也非一时,吾受命增删此书莫使吴本空置。

《红楼梦》内容丰富,包罗万象,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可见非一人能力所能及,先人几番增删应该在作品上有所体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也表明“先人几番”折腾之意,具体姓啥名谁,没有直接证据,所以不好认定。

  这其实才是《红楼梦》作者之争根源,根据冒辟疆遗言看,吴梅村及其本人是修书起始和最终的核心人物;

03

冒辟疆《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冒襄(1611年4月27日-1693年12月31日),字辟疆,号巢民,一号朴庵,又号朴巢,明末清初文学家,南直隶扬州府泰州如皋县(今江苏如皋)人。

相关证据:

  冒辟疆化名曹雪芹(另有专题论述,点击下面阅读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第一回有“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一句,因而简称它为“甲戌本”。

第一回“满纸荒唐言”诗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 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日泪笔。”指明“芹”“除夕”去世。

采信说明:

冒辟疆1693年12月31日病逝, 12月31日和中国除夕感觉怎么这么巧?是后人进行历法转换时弄错了?确认康熙三十二年即癸酉十二月五日是历史记载的离世日期,不是中国传统意义的上除夕,难道是阳历除夕吗?那个年代中国有阳历吗?后来网上了解到最早公元纪年在明朝万历八年(1580年)由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传入中国,上述眉批“甲午八日”时间组合明显不符常规,唯有阴阳历组合才能解释,壬午是署在“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后面,“除夕 书未成 芹为泪尽而逝”当为一段,所以这个“除夕”应当独立存在,实际上为遗言者中西合璧自创的阳历除夕。另外癸酉年后就是甲戌年,也可判定《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上的眉批时间在1693年后,由此判定这个除夕就是1693年12月31日即冒辟疆忌日。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前人也是因这“壬午除夕”迷失方向弄巧成拙,当然不能抱怨任何人,这是特殊的历史造成的。



04

冒丹书、冒褒《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相关信息:

  海安高级中学丁建国《雪芹脂砚和畸笏,父子弟兄原一门》部分观点

采信说明:

  冒丹书(1639-?),字青若,号卯君,冒襄次子,脂谐音子,丹书朱批之意,脂砚斋评即儿子评批。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正文有“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指明冒辟疆癸酉十二月五日(1693年12月31日)离世后,儿子冒丹书甲戌年(1694年)抄阅再评,给后世指明迷津。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满纸荒唐言”诗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 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日泪笔。”此批应为冒丹书壬午年(1702)临终遗言;

  冒褒(1644-1726),字无誉,号铸错,冒襄庶弟,幼孤,由冒襄养育教诲,故事兄如父。铸错的银锭——畸笏1702年开始大规模评批甲戌本石头记。

  这些名号大有《红楼梦》“草蛇灰线 伏脉千里”之遗风,根据个人的身世经历可以采信。


    以上事实前后相互关联,相互印证,互为存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吴梅村、冒辟疆(化名曹雪芹)接力修完《石头记》可以认定。锁定了冒辟疆这个核心坐标,所有问题均迎刃而解。至此《红楼梦》暗藏惊天历史事件浮出水面,江南才子冒辟疆和秦淮佳丽董小婉都卷入了明清鼎革的历史旋涡,冒辟疆、董小宛和顺治等荒诞离奇的人生经历,塑就了《红楼梦》中伟大的林黛玉(董小宛)形象,元妃大观园省亲当为董小宛(董鄂妃)出宫回“故里”如皋水绘园探亲的隐晦记载,难怪冒辟疆只能化名曹雪芹哭成此书。相关人物关系也逐步明朗,比如林黛玉(元妃)——董小宛(董鄂妃)、贾宝玉——冒辟疆、贾宝玉|甑宝玉|北静王——顺治帝、贾敬——顺治、贾政——康熙、贾母——孝庄太后。当然这些还是由史学家、红学家和考古专家共同挖掘比较合适,毕竟《石头记》以家事喻国事,人物关系扑朔迷离,作为一个围观者能提供一点线索也就够了!


吴梅村               冒辟疆

《石头记》著者庐山真面目

董小宛 冒辟疆



董鄂妃 顺治

毛泽东

“《红楼梦》不仅要当作小说看,而且要当作历史看。它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

“所谓明末四公子中,真正具有民族气节的要算冒辟疆,冒辟疆是比较看重实际的,清兵入关后,他就隐居山林,不事清朝,全节而终。所以我常想,为私者务名,为国者务实,务名者可卑,务实者可贵。”

    红楼梦故事一直以来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不曾想到他尽然发生在我们江海大地,发生在生我养我的如皋海安这片土地上,作为如皋人的儿子我感到非常激动,真可谓“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1
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