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独轮车 >  【江海骑士】曹雪芹修书十年,“什的稿子”至今不明;海安土话爆出巨大玄机,如海大地冒襄石头传记!

【江海骑士】曹雪芹修书十年,“什的稿子”至今不明;海安土话爆出巨大玄机,如海大地冒襄石头传记!

发表时间:2019-03-19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谈到海安方言“稿子”,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什的稿子”更是家常便饭,还有“晓稿子”“不晓稿子”“好稿子”“这稿子”“那个稿子”“买稿子”“卖稿子”,可谓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可以说无“稿子”不成海安话。

      因为“稿子”已经深入人心渗入血脉,大家反而不晓得 “稿子”为何物字怎写,更不谈他的来龙去脉了。上初中时一位语文老师谈到了“稿子”,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杲昃”,说就是这个gǎo zè,并进行了解读说明——杲,太阳刚上树梢,代表早上,是为东;昃太阳在西,所谓“杲昃”就是东西。

      我们土话“稿子”确有东西之意,想想这样解释确有一番道理,因此对这个老师我还颇为敬意,从此我也尝试把方言土话与书面文字做些联系。最近看到冒廉泉先生提出《红楼梦》里有很多如皋方言,由此怀疑如皋冒辟疆才是真正作者。我高中读《红楼梦》时也发现这一现象,怎么这里有这么多海安土话,“蠓虫儿”“焰口”“爬灰”等可谓触目惊心!


      因为《红楼梦》中有好多“稿子”,冒老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冒辟疆为有音无词的如皋土话造词了,我们平时所谓的“杲昃”其实早有其词,就是冒辟疆《红楼梦》中的“稿子”,不是现在百度词条所说的“杲昃”。

      冒老的这些见解开始我也没太注意,管它“这个稿子”“还是那个杲昃”。但本人出于谁著《红楼梦》的极大好奇,用探案者的视角对红楼谜案进行了深入研究,尽然对全案有了全新的认识和判断,得出了冒辟疆化名曹雪芹著书的结论。回望《红楼梦》中出现几处“稿子”,它就是一般意义的“稿子”,没有我们方言中包罗万象的丰富含义。其中张道士所说“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言谈举动,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 这个“稿子”似有“模样”之意,但要明白《红楼梦》写人叙事方式多样,两个人并入一个人写成一个“稿子”是有的,此处特别描述应该是作者就人物重叠法的伏笔说明。

所有《红楼梦》中出现“稿子”,当属“稿子”的正常使用,没有如今所谓“杲昃”的深层含义,把它解读为记载方言“稿子”恐不能成立。那么如今海安、如皋、如东、姜堰、海陵、泰兴、兴化、大丰和东台等地的方言“稿子”,到底源于何处?其实先人也曾有所关注,更有人进行了探源。

清代泰州学者赵渔亭《海陵竹枝词》载,东路人来买“稿子”,南路人邀过“瓦家”,忽逢西北乡农到,醒得连称笑语哗。说明当时泰州城的东乡方言有“稿子”,而城南、城西北乡没有,各乡农民见面还相互嬉笑一番,可见“稿子”是大家调侃的热词,由此也闹出不少笑话。

著名的文学家、翻译家戈宝权夫妇都是东台人,一日家中来客,其夫人让客人随意吃点“稿子”,客人面露鄙夷表情,认为戈夫人说话土气。戈老于是给其上了一课,他说我们东台话中的“杲昃”是有讲究的,在古代,日出东方为“杲”,日落西方为“昃”,杲昃即为东西,东西即为杲昃,杲昃是东西更为古雅的说法,于是客人大惭、连呼叹服。

戈宝权的解读来源于其叔叔戈公振,针对上海人借方言嘲笑“江北人”,上世纪三十年代东台著名学者、报人戈公振先生进行了考证,探寻出杲和昃,两字分别出于《诗经》和《易经》,这一通极有修养的方言训诂惊动了上海滩的“饱学之士”,目前这一结果为百度词条的权威解释。

过去我对“杲昃”深信不疑,认为自己早就取了真经。随着《红楼梦》中“稿子”的出现,以及冒老的一番解读说明,我也觉得这个“杲昃”不太靠谱。首先就是发音明显不一样,不是我们纯真的方言发音“gǎo zǐ”;另外杲明也,非东方之意,昃日偏西,所以杲、昃二字不可连词,更没有所谓东西之意。所以,我们所说方言是这个“稿子”,而不是这个“杲昃”。

既然现有探索的说法均有疑点,那么现在我们的方言“稿子”到底从何而来?我们言之凿凿冒辟疆写《石头记》,学界大众也有疑问,难道冒襄一人足不出户,十年创作没有留下“稿子”,没有外人晓得?晚年冒襄每夜灯下写蝇头小楷数千(写稿子),朝易米酒(卖稿子),应该就是我们方言“稿子”的起源。

《红楼梦》第一回载,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十年增删五次,必然产生大量草稿,这些旧稿哪里去了——朝易米酒。冒辟疆诗中说有去狼山卖字,可见这些誊抄过的稿子,大多流传在如皋周围。我在如皋老街通城巷遇到几位老人,有的对冒辟疆写《红楼梦》表示不晓得,有的却十分淡然,说冒写《红楼梦》的事她们晓得,只是外人不晓得。


《红楼梦》核心人物林黛玉就是董小宛,董小宛身世《武侠董小宛》、《多情江山》等作品已露出端倪,红楼之谜也由此逐步揭开,小宛入宫秉民族之大义,当时社会理应为她树碑立传,但事涉顺治出家等秘史, 红楼故事在当时确实不能言明,冒襄密友方以智“一场翻尽关山曲,痛杀人间不许传”道出当时的无奈。

如果冒秘密修书肯定不能成功,只能佯装穷困潦倒,耄耋卖字掩人耳目,贾雨村言藏历史于离奇故事。试想现在手捧《红楼梦》都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各路红学大家也是莫衷一是,就连曹雪芹到底是谁都没弄清。那当时周围的人看了零星的底稿,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一声惊叹——什的稿子?冒辟疆可是明末四大才子,他的“稿子”大家肯定好奇,争先恐后“买稿子”,看懂的“晓稿子”,不懂的“不晓稿子”,相互询问“什的稿子”。这一“卖稿”“买稿”事件风靡一时,大家问着说着调侃着,最终尽然把“稿子”弄成了“网络热词”,不经意间已经三百多年了,“稿子”的含义已大大丰富,传播范围也不断扩大。

所以说《石头记》问世前就在如皋海安引起巨大的疑问,冒襄天天写的“什的稿子”、卖的“什的稿子”,进而成为一方特色语言文化。相信随着《红楼梦》真相的破解,方言“什的稿子”必将成为红楼文化要素。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