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巴]乔戈里峰/KE峰冬季攀登尝试结束 |为什么难以取得成功?

[巴]乔戈里峰/KE峰冬季攀登尝试结束 |为什么难以取得成功?

发表时间:2019-03-20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带着一点炫耀,昨日,Alex Txikon和队伍返回乔戈里峰/K2峰大本营,结束了这个冬季截止到现在唯一剩下的队伍试图完成乔戈里峰/K2峰冬季首攀的尝试。绝非意外,狂风终止了此次攀登,而且对于这个月早些时候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团队来说,情况也是如此。


        为了进行尝试,今年两支队伍的攀登分别标志着乔戈里峰/K2峰的第五次和第六次冬季尝试,而临近的南迦帕尔巴特峰最终于2016年迎来成功的冬季首攀之前,共有31支团队曾到访这里;这是八千米级别山峰倒数第二座出现冬季首攀的山峰。乔戈里峰/K2峰依然孤独求败。


        乔戈里峰/K2峰的首次冬季攀爬尝试是1987年/1988年波兰探险活动,随后,2002年/2003年,又进行了一次波兰登山探险。接下来,2011年/2012年,一支俄罗斯探险团队进行尝试,其中一人遇难。最终,去年,另外一支波兰探险团队中出现了戏剧性事件,但是却并未登顶。


       根据他们各自的GPS追踪器,这个冬季,在这座海拔8,611米/28,251英尺山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团队到达海拔7,634米/25,045英尺高度,巴斯克/夏尔巴队伍来到海拔6,906米/22,537英尺区域。两支团队的表现均相当出色。

       冬季登山探险


       抛开天文意义的冬季究竟何时开始和结束(冬至至春分)或是气象意义的冬季(12月至2月)的融入情绪的讨论之外,让我们这样说 - 在2月,是否可能登顶乔戈里峰/K2峰?


       如果你查看此前所有的尝试,天气原因几乎终止了所有的登山活动,尤其是肆虐的狂风产生的风寒效应令温度低至-100华氏度/-73摄氏度。这个冬季,顶端的疾风持续超过80英里/小时(128公里/小时),而且顶峰的空气温度低于-40华氏度/-40摄氏度。截止到现在,乔戈里峰/K2峰的全部冬季探险为了迎合“公平意义”的定义,都没有使用辅助氧气,所以他们的身体在如此极寒天气条件下受到的影响会更大。


       一次乔戈里峰/K2峰冬季攀登的关键


       所以,是否能够取得成功?波兰人和Denis Urbuko已经以嘲笑的口吻谈论他们于2019年/2020年冬季重回乔戈里峰/K2峰的尝试(12月和2月之间,这是Urbuko定义的冬季)。但是,他们是否能够成功完成攀爬?我认为可以,但是根据我的观点,这需要与此前的努力截然不同的尝试。这里有四个关键因素:海拔适应,团队协作,天气预报,攀登速度。


       海拔适应训练


       乔戈里峰/K2峰海拔高度为28.251英尺/8,611米,是继珠穆朗玛峰之后的海拔第二高峰。任何登山者,即使是夏尔巴协作,在这样的海拔高度,也必须让他们的身体充分适应氧气含量降低的情况。


       历史上的方法一直是“向高处攀爬,在低处留宿”,但是这需要时间,而且对于人体有着很大的体能消耗。这个冬季,两支队伍在乔戈里峰/K2峰花费了计划两个月时间,大多数时间生活在海拔16,240英尺/4,950米的大本营。平均来说,每位个体登山或许在大本营之上的区域度过不到10日时间。


       现今,使用所谓的“高海拔帐篷”的做法非常流行,而且市场营销的便把其宣传为帮助登山者在他们家中的舒适环境中“实现进行适应”,而无需面对探险活动所花费的时间,也不用应付其带来的风险。即使事实如此,帐篷仅能够让身体适应乔戈里峰/K2峰大本营海拔上下的环境(一些人就这一点与我进行争论),但是无论如何,对于一位登山者来说,在这里,试图不借助辅助氧气登顶山峰之前,依然需要通常去往海拔8,000米/26,246英尺高度的适应训练 - 至少普通登山季期间,这在珠穆朗玛峰和乔戈里峰/K2峰是寻常做法。


       这个冬季,登山者们到达最高点约为7,634米/25,045英尺。去年,Urubko表示,他在折返之前来到海拔7,600米/24,934英尺高度。


       所以,作为陡峭,岩石密布的Abruzzi路线(冬季,大多数人会选择这里)海拔适应训练的替换选择,一支团队可以选择布洛阿特峰作为海拔训练目标,去往海拔24,000英尺/7,375米的传统的4号营地 - 而非八千米高度,这或许对于一位有能力,甚至是尝试乔戈里峰/K2峰冬季攀爬的登山者来说,已经足够。


       布洛阿特峰的传统路线,从大本营去到4号营地的确是雪地攀登,而仅有略有技巧的岩石部分(但是显然不具危险性),与借住宝贵的体能,攀爬House Chimney区域和the Blakc Pyramid区域,去往乔戈里峰/K2峰类似的海报高度不可同日而语。


       团队协作


       回顾大量之前的乔戈里峰/K2峰的冬季攀登,看起来,队伍的活力比一次探险活动的影响更为深远。任何有能力进行乔戈里峰/K2峰冬季攀爬尝试的登山者需要有带着自我意识的丰富经验进行匹配。


       这需要强有力的领导能力管理这些出色的攀爬者,同时登山者自己也必须建立其关系紧密,用作有效的团队,一同协作。谈及至此,我的意思是,当攀登,在厚重的积雪之中交替带领开路,分享携带绳索,铺设路绳的负重,甚至是俗世的问题,还有至关重要的部分,融雪用于饮水和进食的任务。


       理想的情况是,这样“完美的”团队此前曾一同攀爬这样的高难度山峰(在冬季),而且彼此保持真诚的尊重。如同我们看到Txikon的团队,夏尔巴协作被囊括其中,他还希望混合顶尖巴基斯坦登山者作为补充。换句话说 - 一支真正的多国队伍。


       天气预报


       已经进行了讨论,乔戈里峰/K2峰的冬季登顶一切都与天气相关。乔戈里峰/K2峰于其他附近的八千米级别山峰 - 布洛阿特峰,迦舒布鲁姆I/II峰,相对而言,显得有些鼓励。南迦帕尔巴特峰与之的距离伟150英里/241公里。冬季,更低的气压令这里“感觉”气温更低。


       这种隔绝令乔戈里峰/K2峰有着独特的天气模式,因为来自西部的大多数低压气旋的前端首先印象位于巴基斯坦北部的乔戈里峰/K2峰。如同我们在今年所见,疾风可以一次持续数日或是数周时间,期间仅有很少的停歇。冬季登顶的关键,根据我的观点,就算是在坚实的短暂好天气周期进行快速攀登。这意味着不超过三日的尝试。

       攀登速度


       三日内攀爬乔戈里峰/K2峰暗示着速度。队伍从前进营地出发,就在House Chimney区域下部搭建他们的首处营地。这应该是行进3,460英尺/1,040米的一日,很有可能需要八小时时间。接下来,登山者们去往他们位于海拔25,080英尺/7,600米高度的高海拔营地,另外一日漫长的攀登,需要行进2,970英尺/900米,或许用时12小时。

 乔戈里峰/K2峰的Abruzzi线路地图


       这里距离顶峰尚有3,171英尺/1,011米,此外还有返回高海拔营地的下撤过程。毋庸置疑,这是接近24小时的冲刺日。在高海拔营地度过一晚之后,他们应该在第二日返回大本营。


       这是否实际?作为参考,去年,Urubko进行了从大本营至1号营地一气呵成,暗中进行的独立尝试,并计划第二日去往3号营地。但是何人真正能够确定,三日的阿尔卑斯风格攀爬切实可行?我们的确知道,此前用时一周或是更久时间,在随意的天气情况下的挣扎并不适宜。


       山峰线路


       乔戈里峰/K2峰有约11条存在的线路,而冬季尝试过程中仅有两条被作为目标。今年,Txikon用时勘察了山峰东壁,但是得出结论,这里无法攀登,去年,在一次采访中,Urubko却相信,由于稳定的雪况和缺乏冰层,这里是最棒的冬季路线。比较Abruzzi线路和Basque,又名?esen路线,Urubko认为Abruzzi线路更为适宜,因为Basque路线太过暴露。

 

       去年,波兰队伍花费数周时间勘察了?esen线路,但是最终依然回到Abruzzi路线。2014年,Urubko,Alex Txikon和Adam Bielecki希望能够从中国一侧尝试山峰北壁,但是中国一侧在最后一刻拒绝为他们颁发许可。这条线路上层一次成功攀登出现在2011年8月,Gerlinde Kaltenbrunner在这里取得成功。


       如果实在Abruzzi路线,理想情况是,单独一支团队至少把绳索铺设至Black Pyramid区域上部,让冲顶队伍使用当年夏季,也就是4个月之前的尝试留下的固定绳索,毋庸置疑,这会节省时间和精力。是的,借住两支团队的做法的确相当老派,但是这就是上个世纪多座大型山峰首攀时采用的风格。


       总结


       所以,我建议在毋庸置疑,更为容易且更为安全的山峰,如布洛阿特峰进行海拔适应训练,随后在稳定的预报显示的坚实的好天气周期(偶尔的确会出现),进行为期三日的极速尝试。


       事情是否会按照这样的轨迹发展?谁知道呢,但是我的确清楚,世界上很多最为顶尖的登山者一直以来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且对于如何进行尝试有着不错的想法。


       波兰人宣布了2019年/2020年的冬季尝试计划。Micha? Leksinski,探险队伍领队表示,“上一次探险活动得出的结论之一就是,我们必须更早地去往大本营。登山者需要在12月20日便到达这里。而非1月中旬。所以我们需要在之前的夏季安排物流和物资准备。”


       不过,我觉得Urubko或许有不同的计划安排!


       无论如何,我希望接下来尝试的人们好运,安全攀登。



 信息来源:Alan Arnette 

 [尼泊尔]Jannu峰 - 攀登为何如此艰难?


编译:Mintina

Jannu峰


       “一种美丽,奇特和骄傲,山脊...形成了雄伟状况的山肩,如同大鹏鸟的翼展,”两届金冰镐奖项获奖者,Valery Babanov在2008年阿尔卑斯日志中谈及尼泊尔海拔7,710米的Jannu峰时写到。“此外,还有这只鸟的头部,搭在顶峰凹陷部分之间。”


       由于技术性方面的难度和不稳定的天气情况,Jannu峰鲜少有人进行攀登。伟大的Lionel Terray和一队法国阿尔卑斯登山者于1962年沿山峰南壁完成了首攀。但是,根据我们昨日的报道,两位俄罗斯人,Sergey Nilov和Dmitry Golovchenko近日正在尝试这座山风无人取得成功的东南壁,此前这里仅出现过一次尝试,那是在10年之前。第三位队伍成员,来自波兰的Marcin Tomaszewski,在接近线路初始区域时退出,因为他感到区域的不确定性及危险性过高。


       位于临近干城章嘉山系一处偏远的区域,三人在徒步去往山峰的过程中面对所有的冬季状况,而且被迫选择海拔更低的线路去往大本营。沿途,他们与野生动物有数次有趣的相遇。Tomaszewski表示:“三次出现臭虫感染的情况,一次被野鸡侵袭,一次被蜱虫螫伤的经历令吸血鬼的折磨变得不值一提,数小时在齐胯部的积雪中艰难前行。”


       他们其中五位背夫,携带高达60公斤的物资,患上雪盲,被迫折返。最终,一旦到达海拔4,700米高度的大本营,他们厕所的项圈损坏,导致其不断外溢。接下来,有人在发电机中灌入错误的燃油,令他们的电能供应完全被切断,所有工具中最为令人不安的部分,他们的网络连接。并非所有的攀登问题都值得大肆宣传。

Jannu峰大本营。厕所无迹可寻。无线网络无法连接


        Jannu峰最为主要的技术难度位于海拔6,800米区域之上。随着下端的温暖天气和预报的疾风风速有所增加,Tomaszewski于3月16日决定退出。“Dimitry和Sergey是极具经验的登山者,而且在考虑到所有的风险之后,依然坚持继续攀登。众所周知,这样世界级水平的登山探险活动是关于风险管理和...我相信,他们将证明自己的成功。”


        或许近期,他的朋友和前登山同伴,Tom Ballard的遇难也影响了Tomaszewski的意识状态。在社交媒体上,他在怀念他是表示,他是一位“出色且安静的人”,他曾在Dolomites 山区和艾格峰开辟了大量全新线路。二人还曾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一起在印度进行攀爬。


        同时,Nilov和Golovchenko继续坚持,试图碾压这座喜马拉雅山区的艰难山峰。

在Tomaszewski退出之前,三人把路绳铺设至第九处绳距上端的一处300米的岩壁处。攀登包括在脆弱岩石上需要完成大量横跨的迂回线路

照片提供:Marcin Tomaszewski

在探索岩石绳距之后,三人来到一处平台和冰瀑区域。山峰东南壁从冰瀑背部开始

照片提供:Marcin Tomaszewski



信息来源:Ash Route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