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滑板 >  【盘问】Anderson Stevie:以前你谷歌我名字是个毒贩,现在我已经是个职业滑手!

【盘问】Anderson Stevie:以前你谷歌我名字是个毒贩,现在我已经是个职业滑手!

发表时间:2019-08-16 23:3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这是一个有五万滑手关注的滑板媒体



每隔一阵子,滑板圈就会出现一位有着励志人生故事的滑手,有的是克服身体上的缺陷,有的是抵抗体制上的不公,他们大多有着艰难的童年,也因此坚定地想要混出个名堂。

 

这篇采访的对象是有史以来遇到的、有着最感人、最令人感叹故事的一位滑手。



Anderson Pereira,也叫做Anderson Stevie,是一位来自巴西Sao Goncalo的27岁滑手。他在贫民窟长大,除了14岁时妈妈给他买了一块滑板以外,他的童年几乎没有别的机会。虽然他长大后贩毒、混黑帮、进了两次监狱,他还在滑着,也最终利用滑板逃离了自己的出身

 

现在,Anderson住在洛杉矶,正在实现自己的滑板梦。他已经赢得了一些比赛(Adidas在Sao Paulo举行的Boost the Bar和Daewon Did It),被穿着晚礼服的Tim O’Connor简单采访过,而且现在有着Fucking Awesome的赞助。

 

Anderson的一个朋友找到Jenkem想看看是否有兴趣采访他,在看了他的滑板视频、简单听了他的故事之后,采访的事理所当然地敲定了。在采访中,Anderson说滑板拯救了他的人生,这句话听起来老掉牙了,但他是最有权利这么说的人




你以前靠贩毒赚钱买滑板装备吗?怎么开始做这行的?

我14岁开始滑板,那时候就在街头晃荡,也开始学会了抽大麻。和我一起抽大麻的人混黑帮,我妈妈没有钱给我买滑板装备,我就和他们一起贩毒赚钱

 

在我生活的城市,贩毒就是一种事业。我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保证绝对不会走这条路,所以我小时候接受过一点点教育。我有些朋友根本就没上过学,他们没有未来,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想的就是毒品、女人、性,没了。我祖父以前就是贩毒的,后来死在狱中;我爸爸也是瘾君子,他自身都难保就更别提能为这个家做些什么了。

 

我还是小孩的时候,不会问妈妈要新鞋,所以等她给我买新鞋的时候,我一穿就是6个月,鞋上都是洞,我只好补一补粘一粘,最后这鞋补得像个怪物

 

 


你周围的邻居是怎样的?

我小时候的邻居都蛮危险的,住着好多黑帮。黑帮控制整个社区,警察根本没法介入,警察想介入的时候就会发生火拼

 

这就是那里的文化,黑帮赚了钱就开party、泡妞、买金链子,那就是他们的梦想。成长在那样环境里的小孩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要成为黑帮,这样就能泡到好多妹子,买好多金链子。”有的项链能贵到50,000刀。戴在脖子上的一根项链,50,000刀,你能想象?有这钱都能买房子了,但是他们偏不,他们已经扎根贫民窟,永远也逃不出来

 


所以你是黑帮成员,还是说只是你认识的人混黑帮?

我第一次尝试加入黑帮,我爸爸告诉他们,“别收我儿子。”他们都认识我爸,因为我爸吸毒,所以黑帮不要我。然后我去了另一片社区,那里没人认识我,我就开始为黑帮工作了。

 

我开始贩毒赚钱买滑板装备,后来去了更大一点的帮派,我负责放哨,警察来了我提醒他们。后来我成为了经理,经理能和老大有直接联系,所以老大会让经理负责大家的薪水。

 

帮派就像一家公司,涉及很多人,从看警察的哨儿,到配枪的安保人员,帮派全都有。帮派给出的薪水很可观,所以我为他们工作,但我因为贩毒进了监狱的时候,我妈终于发现我干的好事儿。

 


你在监狱蹲了多久?

第一次蹲了一个月就出来了,第二次蹲了6个月。第一次我妈雇了一个律师,所以蹲的时间很短,但是第二次我妈没能雇律师,所以蹲了半年。我见过和我犯一样事儿的人,他们得蹲七八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所以我信上帝。

 

第二次,在等待了几个月之后,终于到了判刑的步骤,我本来也是要被判7年的,但是我和他们说我玩滑板,可以在YouTube上搜到我的视频,他们看了我滑板的视频,几个月之后我就被放出来了

 

现在我已是清白自由身,以前在网上搜我的名字,能看到好多新闻说我被捕,但是现在,只能搜到我的滑板视频。我特别开心,这也是我能来到美国的原因,如果警察看到这些我被捕的新闻,他们一定会拒绝我入境。

 




那你第二次从监狱出来之后,是继续滑板了还是又回到帮派了?

第二次从监狱出来,我有了更多的人脉,所以我没有停。因为出狱之后,帮派会给你升官,这样你就会觉得,噢,我赚更多钱了,我停不下来。

 

你在帮派被升到经理一级时,有什么福利吗?比如休假?

哈,混帮派哪来的休假,你得一直工作,不同地方工作时间不同,有的地方每天工作12小时,另外12小时下班。有的地方工作24小时,隔一天一上班,所谓假期大概就是警察把你抓进监狱的时候吧。巴西的黑帮生涯很短的,两三年就会被抓进监狱,或者在火拼中直接被杀死

 

我从监狱出来之后,又重新干起了黑帮,因为巴西的体制就是这样,进过监狱的人出来了也会再进去。他们只是把我们抓进监狱而已,你进了监狱,除了人生变更糟,一切都没有变。每次被抓进去再放出来,都会感觉自己的生活比之前更糟。

 

 

是呀,只是抓进监狱并不能让生活回到正轨。

对,毒品不是问题所在,巴西政府说大麻非法,但他们也在卖大麻。

 

巴西政府卖大麻?

他们收缴上来的大麻不会烧掉,而是卖掉。

 

毒品不是问题所在,枪支才是。政府在全国都有订单和运输渠道,警察有枪,然后在社区卖枪。你想买把大点儿的枪比如AK47?巴西市场价10,000刀。想买最好的枪比如G3?15,000刀。想象一下,社区的人哪有钱给黑帮赚,所以黑帮贩毒,然后用贩毒来的钱在警察手里买枪。这一切就是政府想要的。

 

我小时候的朋友们一个不落,全都进监狱了:一个蹲了11年,另一个蹲了12年,还有一个蹲了八九年;还有一个已经死了。这就是恶性循环,政府把毒品带进街头,因为他们相信,只要让大家都上瘾,就永远不需要担心这些瘾君子会反抗。我早就看透了,所以我开始旅行。我没钱,但没关系,我正在追逐我的梦想

 


再回到家乡是什么样的感觉?

回到家乡,我所有的邻居都觉得我是他们的方向。我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但是有时候他们会说,“Stevie回来了!兄弟想要什么?”然后他们会拿着枪或者拿着毒品和我合照。有一天,我和这些帮派兄弟在一起,警察来了,我不得不跑掉。我突然觉得,妈的,我不能再回来。要是我回来,警察把我抓进去,我的滑板职业生涯就完蛋了,所以我和黑帮再没接触过

 

这也是我旅行的原因,而且在旅途中我可以滑板,但是在我的家乡,滑板是很难的。孩子妈一直想住公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在家乡好一点的位置有了房,我就没钱旅行了。

 

但同时我也知道,在滑板圈赚钱几乎是不可能的,会选择滑板真的就是因为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开心,别的都没关系。

 

滑板拯救了我的人生,滑板带我来到美国。巴西的一个记者联系到我,他在写一本关于我的书,书名叫做《滑板与贩毒之间》,今年年底就要问世了,我觉得这本书翻拍成电影质量也会很好。

 


你是怎么和帮派一刀两断,最终全职走滑板之路的呢?

我第一次进监狱,上帝对我说:“这不是你的人生,你得出去。”但是当我又回到街头,这话被我抛到脑后,我又开启了帮派生活。第二次进监狱,上帝又对我说,“必须赶紧停下。”那一次我听进去他的话了。

 

我的第一个赞助来自距离我家车程1小时的滑板店。我出狱后的一天,之前运营那家滑板店的人在街上看见我,问我滑板需要什么东西。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逃离这一切,我需要他。看看我当时的生活啊,看看贫民窟这环境,根本没钱旅行。

 

于是他组了一个4人的队伍,拍了一部视频,我们去了Sao Paulo滑板。我回家之后上网找了比赛的信息,看看下一站自己可以去哪里比赛,然后和那个人说我想去参加这个比赛,他同意后我们一起去比赛。就这样,我敲开了滑板职业之路的大门。

 

有一天我赢了比赛后去了美国,我去的是洛杉矶,回到巴西的时候有个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为他在西班牙的品牌Dealer效力。他带我去了西班牙,让我住在他的家,给我钱买食物,雇人给我拍片,于是我拍了这个视频。

 

现在我在巴西有了赞助,Thug Nine,他们每个月付给我330刀,给我的滑板职业生涯一臂之力,让我可以追逐梦想。

 




所以你现在生活在洛杉矶?

不能说是生活,更像是挣扎着生存。我的签证是旅游签,所以我得离境再回来。我的计划是去西班牙待两个月,然后11月回到美国参加Tampa Am,然后再回到洛杉矶。

 

对我来说生活很艰难,因为我还有一个儿子,如果我回到巴西,孩子妈一定会让我留下来的。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太难了。赞助的钱我给了留在巴西的孩子妈,这笔钱能让她俩的生活好过一些。有时候我需要钱,她也会给我打一点,但是生活还是很难,我每天都要思考今晚睡在哪里、吃什么。我没钱付房租,所以我十分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有一天我在街上遇见了Guy Mariano,我们聊了天,他和我说一切都会好的。所以就是有一天我本来特别沮丧难过,但第二天遇到了Guy Mariano,他对我说一切都会好的,很奇妙吧

 


我看到你和Fucking Awesome的人有合照,你为它效力吗?

Jason Dill会给我板面,所以我想拍个视频。

 

有一天我正愁没地方去,我住在好莱坞的朋友说我可以去他家。我正在找滑板店,在好莱坞大道正好发现一家,我当时不知道那是FA的店,就那么进去了。我和员工聊天,给他们看我的视频,下周我再去店里的时候,Jason Dill正好在,他看过我的滑板视频觉得很喜欢,他说,“看好哪块板自己拿。”于是我有了Fucking Awesome的板面,现在我正在积攒素材,就是这样。

 

我尝试过switch hardflip下好莱坞16阶,也拍了照片,但是没成,我还需要再去几次把它做成。

 



你已经尝试多少次了?

18次,我觉得我做的挺对的,但还是18次都没成。18次太多了,之后两周我都没法滑板。

 

我知道你在网上的名字叫Anderson Stevie,但你的姓氏其实是Pereira呀,Stevie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

我开始滑板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滑板像Stevie Williams,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后来我在Kayo的视频It’s Official里面看到了他,我觉得他非常可以。当我不再混黑帮,回到滑板圈之后,所有的滑手都叫我Stevie,所以我也就用Anderson Stevie这个名字了。Stevie也来自贫民窟,他成功了,他和我很像,而且他的生日是12月17日,我的生日是18日。

 

我的亲戚在Street League把我介绍给了Stevie Williams,但那时候我的英语很差,没能和他说话,当时的我简直就像被静音了一样。

 


你儿子的名字是受另一位滑手的启发,是吗?

没错,是Antwuan Dixon,我和Antwuan说,哥们,我儿子就叫你的名字了,因为我超爱你的风格,然后他一边很感动地哭一边和我说谢谢。

 

孩子妈同意儿子叫这个名字?

不呀,全家都对我很生气,他们让我不要用这个名字,因为Antwuan并不是巴西名字。我爸爸叫Adenerson,我祖父叫Adener,他们的名字都是A开头,我就用了Antwuan。大家都很生气,但我不在乎。现在大家都喜欢这个名字,管我儿子叫Tu-Tu。

 


因为你生长在相对比较贫困的地区嘛,你能看到滑板视频和杂志吗?

能的,我家有了电脑之后,我就上YouTube看了Rodney Mullen和Bam Margera的视频,我还尝试着像Rodney Mullen那样做primo呢;至于Bam Margera,他做成招的时候我心里好像有什么感应似的,不止是滑板方面,看Bam Margera的视频总能让我有拿起板子拍视频的冲动。

 

后来我发现了家乡的板场,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和我分享滑板视频的人,他给我看Transworld的A Time To Shine。我看到Ronson Lambert呲台子,天哪,我也好想做成那招呀。他在视频里做了hardflip back smith,现在我可以做switch的hardflip back smith,这都是受他的影响。

 

你刚开始学滑板的时候在哪里滑?

我家旁边有一个倒闭的学校,我会去那里滑,因为那里有平地。我的社区几乎到处都是泥巴,根本没法滑。要想在我的家乡滑到好点的广场,我需要花大概50刀在旅途上,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玩滑板是在Deftones的一个MV里,里面的人拿着板,在学校里到处滑,然后ollie过掉一个桌子。几年后我第一次去洛杉矶,正好有机会玩到那个桌子,我用frontside big spin过掉了。

 

 

你说滑板拯救了你,这在滑板圈里可太常见了。你是怎么看待这个故事中的自己的?

既感到荣幸,又感到尴尬。尴尬是因为我没钱,要一直靠别人的帮助,这也是我开创自己品牌Money Grip的原因。当我拍到了我想要的素材,那种感觉简直无敌,在那些困难的时光里,一切都不是事儿。拍到好素材的感觉太爽了,爽过嗑药、爽过泡妞、爽过高潮。

 

你说你在监狱的时候上帝和你说了话,你小时候就信教的吗?

不是,小时候我会去巴西的基督教堂礼拜,但是作为一个小孩,去那里不过就是听听歌、泡泡妞之类的,只不过那些话耳濡目染,其实你一直都没忘。我想再回教堂做礼拜,但对我来说教堂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思想和行动。

 

我觉得教堂也是敛财的地方,有的教堂让人信了教之后收教徒的钱。有一次我去了一个Scientology教(山达基教)的教堂,他们逢人就问,“想变有钱吗?”搞得我心里直嘀咕。

 

 

山达基教入教就要收好多钱。

是啊,疯了吧,但我也不会黑他们。我进了教堂,看了一些视频,他们也给我看了一些滑手出镜的视频。

 

你知道Steve Berra就是山达基教教徒吗?

真的吗?反正宗教自由嘛。

 

你说过你能走到今天离不开许多朋友的帮助,在这里要特别感谢谁?

我的朋友Flavio帮我制定去美国的计划,他开车6小时载我去Sao Paulo参加Adidas Skate Copa比赛,我用一次成的full cab flip过道具卡杆子赢得了当场的best trick,所以才有了后来Adidas赞助我去美国。我们本想一起去美国的,但是被拒签了。我给Adidas的人打电话,他们帮助我们重新申请,第二次我获得了签证,我的朋友还是拒签。

 

当我回到巴西之后,我和他一起去了西班牙,那是他一生中最棒的旅行。我们再回到巴西后,他患上了抑郁症,因为他在西班牙很快乐,但是回到这个社区,他有妻儿要抚养、账单要付。他不能像我一样旅行,因为我住在妈妈家,他的老婆总是向他抱怨,“你就是想和Stevie一样。”后来他自杀了,有一天下午他吸了毒去海滩游泳,淹死了。

 

我知道他是故意淹死的,因为他之前就和我说过,就在有一天开车的时候。他对我说,“我想去死”之类的话,那天他说了很多,看他难过我也很难过,但是那次之后我就把这件事忘掉了。6个月后,他真的自杀了,我哭了整整一个月,我没法滑板,没法走出家门。是生活吧,有人活着,有人死去


WHATSUP滑板杂志

Read more, Wisely skate


文字 |Nic Dobija-Nootens

翻译 |小雯

来源 |Jenkem

编辑 | 坦克

推荐阅读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