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波兰]金冰镐奖项:2019年获奖者在波兰分享自己的观点|数位登山者被困Rainier山一周,最终奇迹生还

[波兰]金冰镐奖项:2019年获奖者在波兰分享自己的观点|数位登山者被困Rainier山一周,最终奇迹生还

发表时间:2019-09-22 08:4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金冰镐奖项 - 如同阿尔卑斯登山圈的奥斯卡奖项:一个评审团,包括部分过去和现在最为顶尖的阿尔卑斯登山者,其中很多人自己曾荣获该奖项,从过去一年的探险活动中选择他们认为“最棒的”攀登。



       2019年的颁奖活动已经是连续第二年在波兰举行,作为L?dek-Zdrój地区Ladek山岳活动节的一部分。位于Silesia山系海拔较低区域,L?dek-Zdrój是一处被自然环境包围的小镇 - 城镇中心有着一系列街道,部分铺设着鹅卵石,山丘焕然,去往任何方向,数分钟内便会到达绿意盎然的山峰。市镇中心也是活动节的中心区域。活动节期间,仅有6,000人生活的村镇聚集的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数以千计的人涌向这里观看颁奖仪式,而世界上最为顶尖的登山者也参与其中,观看登山影片,出席论坛和演讲活动。


       我们与部分获奖者(或是代领人员 - David Lama和Hansjorg Auer,两位今年的获奖者,于4月遇难),及一些参与盛会的声名显赫的人物进行交谈。


       以下是部分采访内容 - 关于获奖,关于身处波兰和随机话题的看法!

L?dek-Zdrój地区

照片提供:Fotografia Ma?gorzata Telega


       Luka Stra?ar地区2019年金冰镐奖项获奖者

       [关于Sergey Glazunov和Alexander Gukov的事故对于他,Ales Cesen及Tom Livingtstone尝试Latok I峰的心理影响] 我们的攀登风格 - 缓慢,稳健 - 这让我们在事情发生后能够决定坚持进行尝试。


       而且我这样看待风险:仅是因为人们此前经历或是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如Glazunov和Gukov,这并不意味着这会或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这里一直都存在你可以控制的风险部分,这里也总是有你无能为力的内容。所以你去掌控你能够作为的部分。


       @alescesen @lukastrazar 和 @tom__livingstone 在Latok I峰沿山峰北脊去往北壁再去到南壁的攀爬是今年金冰镐奖项评选出的第三个获得奖项的探险活动...他们的攀登是山峰的第二次攀爬。他们的线路基本上到达北脊约2/3高度,随后向右侧横跨穿过北壁,通过Latok I峰和II峰之间的垭口,最终从南壁到达顶峰。他们用时五日登顶山峰,而且又花费两日时间返回大本营,共七日...在随后的一次采访过程中,Livingstone表示,“我对于我们在Latok I峰的攀登感到非常骄傲。我,Ale?和Luka在控制下行进。我们作出合理,具有策略性的决定。我们非常独立。我们选择了最为容易的线路。我们在七日后安全返回。我们并未失去手指或是脚趾。阿尔卑斯式登山是一项危险的游戏。如果你无法安全返家,那么你就是失败者。如果因为冻伤,脚趾被截肢,你同样是失败者。山峰北脊是1978年由Jeff Lowe,Jim Donini,Michael Kennedy和George Lowe组成的知名美国探险队伍的目标。首次探险到达距离顶峰仅150米的地点,随后由于Jeff Lowe严重患病而折返。自此次探险40年来,这里出现了数十次探险尝试,但是却未能征服山峰北脊或是北壁...在?esen,Stra?ar及Livingstone的成功攀爬之前不久,俄罗斯阿尔卑斯登山者,Alexander Gukov及Sergey Glazunov到达北脊顶部,但是未能成功登顶山峰。随着二人从海拔6,975米的高点返回,下撤过程中,Glazunov在7月25日的一场双绳方式下撤事故中滑坠死亡。Gukov,借助留下的无效装备继续独自返回,在海拔6,200米高度被困六日,最终,Askari飞行公司飞行员进行了惊险的直升飞机长绳救援,把他带离山峰...”@festiwalgorski #24FG #LadekMtnFest. . . #rockandice #rockclimbing #climbing #pioletsdor #ladekzdroj #poland #mountaineering #alpinism #latok #latok1 #karakoram #pakistan #firstascent

       - Rock and Ice(@rockandicemag)于PDT时间2019年9月19日上午10点05分的更新内容


       Claudia Lama

       2019年金冰镐奖项获奖者,David Lama的母亲


       [关于David对于风险的理解] 我认为他非常清楚,风险一直都存在。但是生活就是一场冒险 - 你的整个人生是一场冒险。你可能在街道上被车撞倒,就此送命。生活并非总是快乐,而且不会总是沿着一条直线发展。


       他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了解。他明白死亡的可能。


       [关于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他遇难之后展示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喜爱和欣赏] 我们因为他结识了很多朋友:他周围的所有人,他们来到这里,希望与我们进行交谈,并告诉他,他们想念他。


       他们写下数以千计的悼念信件。很多很多邮件。不断致电。他们想念David。

       金冰镐奖项评委评选出2018年年内完成的三次攀爬。其中便有离世的David Lama在Lunag Ri峰的独立首攀,这是一座位于尼泊尔境内,海拔6,895米高度的极具技术性山峰...Lama此前曾进行过两次尝试,2015年和2016年,两次均是与Conrad Anker一起(2016年,Lama进行了独立尝试;Anker在突发心脏病后被救离山峰)。2018年,Lama带着Anker的祝福,独自返回。在三日时间里,挑战极限,Lama忍受零下30摄氏度的低温和80公里/小时的疾风。最终,他到达令人难以置信,如同讲道台一般的顶峰。Lama在返回后的一次采访中,谈及接近极限,“看到这条线路总是很棒,但是直至跨越,总是很难看清。因为我没有跨越,所以这很棒,但是感觉我已经非常接近。”在其登山生涯早些时候,Lama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赛事攀岩者和运动攀登者之一。不过,他解释到,这些并非是当时激励他的因素。“当时,阿尔卑斯式登山似乎更为让我感到兴奋。这是一处我的心灵所处的地点,我在那里看到自己的未来,”他说到。“我的确喜爱登山及阿尔卑斯式登山探险之中冰面,岩石和雪层混合的感觉。我认为总是需要决定去往哪一条线路,什么线路,何种状况和你如何接受山峰的给予之中最好的部分总是充满挑战。”@festiwalgorski #24FG #LadekMtnFest . . . #rockandice #rockclimbing #climbing #pioletsdor #ladekzdroj #poland #mountaineering #alpinism #davidlama #lunagri #nepal #firstascent

       - Rock and Ice(@rockandicemag)于PDT时间2019年9月19日早晨8点02分的更新内容


       Krzysztof Wielicki


       2019年金冰镐奖项终身成就奖获奖者


       - 与Leszek Cichy一同进行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的首次冬季攀登

       - 与Jerzy Kukuczka一起进行干城章嘉峰(海拔8,586米)的冬季首攀,1986年

       - 洛子峰(海拔8,516米)的首次冬季攀登,独自一人,1988年


       [关于获奖对他的意义] 我想我是代表我这一代人接受这个奖项。而且不仅如此。上世纪七十,八十,九十年代,这是波兰登山者的黄金时代。我非常荣幸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一些人离世。所以,荣誉不只属于我个人。


       不过我非常高兴能够加入[其他此前获得该奖项的人们],如,Bonatti,Jeff Lowe,Roskelley。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的确很棒。


       而且,现在,我是第二位[获得终身成就奖项的]波兰登山者。Wojciech Kurtyka也得到了这个奖项。这意味着,我们是故事的一部分,波兰人。


       [关于他是否将在冬季带领一支波兰团队重返乔戈里峰/K2峰] 今年,我们将给Denis [Urubko]一次机会。[微笑]不过如果他们无法做到,我们将在明年出发[接受挑战]。2021年。


       现在的问题是寻找冰雪卫士。他们全部离世。


       我认为我们或许会在这个冬季组织数次去往巴基斯坦的冬季探险,进行测试,并发现一些更为年轻的登山者,了解他们是否能够在艰苦的环境下进行攀登。随后选择4或是5人加入我们。我们需要发现能够在恶劣天气条件下攀爬的青年人。


       40年前,我们没有资金,但是有30至40位冰雪卫士。现在,我们拥有资金,赞助商,但是却没有冰雪卫士!


       不过,如果我们无法找到冰雪卫士,我的想法就是向世界各地最为顶尖的登山者发出邀请,组成一支超级队伍,令其成为合力团队。邀请例如,Simone Moro,Denis Urubko。或许他们会拒绝!不过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Conrad Anker

       [关于波兰的冬季登山传统] 在波兰,登山是一项国家运动。这与世界任何其他地方截然不同。例如,Jerry Lewis去往欧洲 -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


       他们不是很多运动项目的奥林匹克选手,而不是最为出色的足球运动员。但是攀爬山峰 - 他们与任何其他人的成就相当。


       [关于自己宣传与气候变化斗争的工作] 你人生的最初20年时间令你成为你自己。你身处自己父母羽翼的保护之下。接下来的20年时间,你在寻找自己究竟是何人。随后,接下来的20年时间里,你成为那个人。


       我非常高兴我的人生已经在登山方面告一段落。我并不需要再次去到那里。十数年时间,我一直担任the Conservation Alliance机构的委员会成员,从事公共土地方面的工作。现在则是气候变化。这是影响世界上所有人的事情,无论你是谁,身处何处...


       在波兰L?dek-Zdrój地区举行的@festiwalgorski 活动节@pioletsdor 奖项活动第二日的更新内容!Rock and Ice杂志一直与@conrad_anker 交流 - 他将于明日进行关于离世的David Lama在Lunag Ri峰攀登的演讲,Lama也是今年金冰镐奖项的获奖者之一。在波兰举行金冰镐奖项颁奖仪式的确非常特别 - 至少对于所有那些波兰人来说。他们在世界大型山峰的登山历史无人能及,而且@conrad_anker 与我们分享了一些关于这里的背景...#ladekmtnfest #poland #pioletsdor #rockandice #rockclimbing #climbing #alpinism

       - Rock and Icc(@rockandicemag)于PDT时间2019年9月20日凌晨4点02分的更新内容


       Alex Txikon


       [关于对金冰镐奖项的看法] 依照我的观点,唯一的感觉就是奇怪 - 根据我们追踪攀登的技术水平,还有我们看到攀爬的价值 - 这里不应该只存在一个奖项。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知识决定仅有一次攀登是其中最为出色的尝试。

Alex Txikon

照片提供:Micha? Z?otowski



信息来源:Michael Levy

[美国]数位登山者被困Rainier山一周,最终奇迹生还


编译:Mintina


       在一名登山同伴患病,强风导致Yev Krasnitskiy及他的团队在Rainier山高处被困五日,毫无选择,只能再次向上攀登。

       Rainier山的Liberty Ridge线路从山峰北壁海拔约8,000英尺高度开始,一路去往海拔14,411英尺高度的顶峰。作为经典,Liberty Ridge是一条通向Rainier山顶部的难度最高,且最为危险的路线。尝试人员之中,仅有53%的攀登者取得成功,Yev Krasnitskiy,39岁,来自俄勒冈州Portland地区的系统工程师,已经数次登顶Rainier山,其中包括一次沿Liberty Ridge线路的攀爬。今年6月1日,他与另外三名攀爬者开始沿山脊的第二次尝试。按照计划,这本是漫长的一日攀登,但是却成却变成了五日的生死考验。  


       以下是Krasnitskiy的故事。


       两位来自东海岸的好友告诉我,他们希望来到这里,攀爬Rainier山。我在自己参加的一个登山小组中结识他们,二人均有着相当的登山经验。他们带来了另外一位我并不认识的人。他没有高海拔攀登经验,不过他进行过大量攀岩及攀冰活动。


       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在海拔8,200英尺高度度过第一晚,随后在Liberty Ridge线路中间区域,海拔10,760英尺的Thumb Rock营地再停留一晚。这里是不错的海拔适应训练地点。但是在我们旅行一周前,落石导致一名攀爬者遇难后,我们决定在一日内去往顶峰,周六上午十点,从低处营地出发。我们不在高海拔营地度过第二夜的决定代价沉重。


       周日,早晨约八时,我们来到海拔10,800英尺高处的马蹄形区域。我们在高海拔区域经验不足的登山者情况很好,所以,我们同意继续行进。从这里开始,下撤变得更为艰难,由于松动的岩石和雪崩,线路变得更为危险。在海拔约12,000英尺高度,他开始感受到海拔的影响。他希望停下来,休息,所以我们进行了更久的休整,但是,此时已经接近上午。雪面开始融化,而且岩石逐渐掉落。我们需要继续移动,所以,我们让他领攀线路,这样他可以按照自己感到舒适的节奏行进。

       最终,我们通过Black Pyramid区域,Liberty Ridge路线右侧一处1,000英尺距离的岩石部分,从这里,岩石和冰面的绳距开始。我们患病的朋友开始独自去往冰面,并未与首先我们沟通,也没有任何保护。这不同寻常,因为他是一位出色的攀冰者。他花费了很长时间,不过在我们向他呼喊之后,最终设定了一处保护点。此刻,我们意识到,他根本无法正常回应。


       午间时分,我们通过Black Pyrmid区域。风速开始增强。我们的朋友情况不佳,所以,我们决定尝试左侧冰层上部有雪覆盖的迪迪埃,这里最终会带领我们去往路线。


       约晚间七时,我们的朋友询问,我们是否可以停下,搭建帐篷。这在40英里/小时的风速中并不容易。此刻,日暮降临,我们最终搭好帐篷。


       因为,我们计划一次短途旅行,所以没有携带大量物资 - 仅有数份冻干餐食,数根能量棒,而且足够的燃料融化一升饮水,可以在数日内烹煮茶水。我的背包内还有一根雪铲和一个GPS装备。我们携带了各自的手机,此外,我们还有一个无线电步话机。


       我们所处的地点状况不算太好 - 位于冰面峭壁下端如同桌子尺寸大小的平台。晚间风速继续增强,撕扯着帐篷,拉动帐篷杆。我们试图在边沿周围压上我们的背包和岩石,固定帐篷。最终,我们用双脚夹住岩石,用我们的身体压住帐篷。某一刻,我的背包,包括一半的食物,掉落陡坡。


       此刻,周一的太阳升起,显然,我们的朋友出现失温,此外还有高海拔病症迹象。我们不希望带领他去往海拔更高的地点,但是,带他下撤,意味着,我们必须协助他通过不稳定的岩石及冰面。


       此刻,我们决定寻求帮助。我的手机尚有信号,所以我拨打了911。但是在快速给出我们的基本信息后,我忘记询问让巡逻员通过无线电步话机与我们沟通。我们非常幸运这里有信号。之后,我们任何人的手机都无法接受到信号。


       十分钟后,一架巡逻直升机出现,但是由于疾风,无法降落。我们试图去往一处平台,这样巡逻员们可以扔下绳索,但是直升飞机根本无法接近这里。


       我们尽可能地搭建帐篷所剩的部分,留在我们所处的地点,希望风速在地面巡逻员到达我们所在位置之前有所减弱。尽管进行了两次尝试,一次是体型更大的Chinook型号,直升飞机依然无法接近。显然,我们的朋友无法从这里被直升飞机带离。


       夜间,一些冰屑掉落,导致我们帐篷的剩余部分完全损坏。我们把自己从冰屑中挖出,决定继续向上。考虑到岩石状况,下撤显然太过危险。


       我们收拾好一切,再次开始攀登,通过山脊,去往我们最初计划到达的冰面区域。很快,狂风便让我们无法继续,所以,我们坐在那里,身上披着睡袋。


       这是最为惊险的时刻。我记得我的三位同伴希望入睡 - 一名毋庸置疑,冰冻致死的方式 - 所以我鼓励他们尽一切可能保持清醒,保存提问。此刻,我们变得安静得多,只有偶尔对于寒冷和虚弱的抱怨。我试图不要入睡,告诉团队的剩余人员,一切都会过去,我们最终将会迎来出色的天气状况。但是没有人真正有所回应。


        数个小时之后,我们最终迎来风速停息的时刻。我们向上行进数百英尺距离,发现一处冰面洞穴,这里有足以让我们四人平躺的空间。我们的物资仅剩下数根能量棒,一升饮水,一升茶,很少的燃料。


       周四清晨,我希望离开冰洞,去往上端,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我们遇到其他登山者的计划,让他们向巡逻员传递消息的计划,告诉他们我们的所在位置。我们生病的朋友略有好转,并认为他能够继续,所以,我们收拾好物资,并继续移动。


       随着我们最终来到去往顶峰的结束陡坡,天气变得晴朗,直升飞机突然出现,就在我们身旁降落。


       一位巡逻员跳出飞机,喊到,“你们就是Liberty Ridge线路队伍?”


       他们带领我们飞行返回,用一辆急救车把我们送到Harborview医疗中心。所有人的情况都不算太糟,即使是我患病的朋友。我的双脚看起来情况不好,满是充血的水泡,不过我没有失去脚趾,不过是一些脚趾甲和皮肤。


       我们非常幸运。情况本可能更糟。



信息来源:Jason Daley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