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美国]Tommy Caldwell谈论他和Honnold的全新El Cap峰自由线路|独家采访-AndrzejBargiel

[美国]Tommy Caldwell谈论他和Honnold的全新El Cap峰自由线路|独家采访-AndrzejBargiel

发表时间:2019-11-07 06:3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这里存在着地球上部分最为精彩的攀登,我对此非常确定,”Cardwell表示。


       近日,Tommy Caldwell正陪伴孩子们在Tahoe地区嬉戏。在采访短暂被打断,继续通话后,谈及自己的一个孩子,他表示,“抱歉。现在是父亲照顾孩子的时间。”

       但是一周前,他则身处El Cap峰。与Alex Honnold  Caldwell一起,用时四日时间,自由攀登了一条他们发现,清理和与Kevin Jorgeson及摄影师,Asutin Siadak一同安置装备的全新线路。


        Honnold和Caldwell的全新路线结合了其他线路的部分区域 - 引人瞩目的是Leo Houlding于2000 年,在El Cap Tower岩壁开辟的路线,Passage to Freedom - 此外还有大量全新的自由攀登绳距。

 

        他们在万圣节当日取得成功,并继续沿East Ledges绳距下撤,即时返回山谷,分发糖果。“从岩壁直接返回,穿上我的绝地武士服装和我的孩子们一起索要糖果,”Caldwell说到。


       Caldwell谈论了全新线路 - 他认为名字很有可能采用Houlding最初的Passage to Freedom。以下是关于难度部分,肮脏岩壁,艰难挑战,伙伴配合的更多内容。

 

       问答 - Tommy Caldwell

 

        这个攀岩季,计划如何成形?

 

        去年,我检查了这条路线,测试了岩面,并查看了攀爬走向。在the Dawn Wall线路尝试的所有这些年间时间,攀登其旁边的一条路线,事实上,很容易能够发现线路的延伸方向。


       所以,我们来到山谷,仅是开始交替尝试。我们通过了全新绳距 - 位于岩壁中部的巨大横跨,事实上,最终,这里显得相当合理。


       这里有我,Alex,Keven,Austin Siadak是摄影师,但是还有一名攀岩团队的成员,钻孔安置螺栓,帮助我们拉动绳索。

 

        一切持续多久?


        一共约花费三周时间。


        路线得以连接的时间比我想象中更为迅速。我似乎在这里挣扎了两个月。但是,Alex成为巨大的激励。他是一股坚定的推进力量,而且这对于我很有帮助。Kevin则因为生活之中的其他事项而无法安排足够时间进行尝试。


       我认为,我们三人必须在这个秋季滋养我们对于攀爬的痴迷,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忙于其他与攀登无关的事情。所以,是的,我们很快取得成功。

 

        能够在这里回到自由攀爬模式是否感觉很棒?

 

       是的,感觉极佳。毋庸置疑,能够来到这里的确令人惊叹。此刻,感到每隔一段时间,我需要一点el Cap峰的洗礼。



        线路的准确走向?

 

        路线相当出色。我无法相信这里有这样一条美妙的未攀线路。


       路线沿Leo houlding去往El Cap Tower岩面的线路,Passage to Freedom延伸。这里略有替换部分,我们避开了Leo在岩壁安置Alfa Romeo装备的位置。相反,我们通过初始辅助路线另外20英尺距离。


        Leo的确在这里通过六或是七处绳距,而且这里可能是线路难度最高的部分。


       我的发现让我们继续行径 - Leo试图直接通过El Cap Tower岩面,但是并未找到路线。我们也没有。所以,我们决定沿The Nose线路反向攀爬100英尺距离,通过Jardine Traverse绳距,完成the Nose路线Lynn Hill横跨区域初始部分的两处绳距。随后,我们攀登距离很长的横跨绳距,去往右侧的两处大型绳距 - 我知道我们将增加一处保护点,令其成为三处绳距,这样对于其他人来说则更为容易。所以其连接the Dawn Wall线路,回到New Dawn路线[初始辅助路线],Wino Tower绳距之下的一处绳距。从这里,你完成一个约5.13b难度绳距 - 这里也是the Dawn Wall线路一部分 - 到达Wino Tower绳距。

       随后,我们的路线沿the Dawn Wall线路再通过另外一处半绳距。所以线路包括the Dawn Wall路线的两个半绳距。随后,向左侧移动,沿New Dawn前往山壁顶部。通过这些凸起的Indian Creek峡谷风格裂缝。我一生之中看到过的部分最为美丽的绳距。Half Dome线路就在背景之中。这里有着部分地球上最为令人惊叹的攀登区域,我对此十分确定。出乎意料的是,其难度也并非不可理喻。



        @tommycaldwell 刚刚更新了我们最近去往El Cap峰攀岩之旅的内容,所以,我认为我应该参与。我们攀爬了一条全新线路,这里沿@leo_houlding 的老旧线路,Passage to Freedom延伸,此外,还有去往顶峰的20多处绳距。高处令人惊叹的5.13+级别岩角。@austin_siadak 与我们在岩壁共度四日时间,拍摄记录,及全部的大型岩壁攀登所需物资的拖动。令人惊叹的经历提醒我,Tommy的确是世界上最棒的大型岩壁攀爬者,我依然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部分。没有什么像El Cap山壁令你保持谦逊… 

-Alex Honnold(@alexhonnold)于PST时间2019年11月5日下午5点42分的更新内容

 

       线路是否有名称?


        我们尚未进行确认,但是我们倾向于保留Leo最初的名字,Passage to Freedom,因为这是他起初对于去往顶峰的设想。我一直都非常希望向这段历史致敬。而且这段历史的确很酷:Leo是山谷中的一位人物。而且那处临近底部的双臂支撑部分?我记得大约19岁时,我身处这里,我询问到,在El Cap山壁进行双臂支撑?!我震惊不已。当时,他在岩面安置Alfa Romeo装备时,一方面来说,显得颇为奇怪,但是,他依然让事情 显得很酷。


       这是一种让我在El Cap峰取得不错出色表现的风格,那些区域看起来根本无法攀爬。如果你坐在这里,悬垂,看到根本无法抓握 - Alex把其称之为“梦寐以求的握点” - 你可以找到方法。我并不确定Leo是否在这里遇到挫折,并认为其无法攀爬。但是,我来到这里,想到,“我认为我们能够沿这里进行攀登。”而且我们确实取得了成功。

 

       这条线路的难度?


       最初六处绳距和顶端的另外一处岩面或许可以探究难度究竟如何。我猜想级别最高的绳距是第四处绳距。约5.13d难度。


       我认为这里有约十处5.13级别绳距,其中五处位于5.13级别顶端。


       实际经历的“万福玛利亚”感觉如何?

 

        我们在路线停留数周时候,安置数个螺栓,但是我们并未真正进行完整查看。不过,我们依然决定或许能够从底端攀爬,并开始领攀,了解进展情况。这里的确一次万福玛利亚的经历。


        这里有更为陡峭的难度部分。我认为的部分5.11级别绳距结果为5.13难度。Alex损坏了60英尺长度,5.11+难度绳距的部分岩点。我认为我们将于下周返回,增加一处保护点,并在一处似乎无法通过的岩面安置一处螺栓,这样对于其他希望重复攀爬路线的人们更为友好。


        顶端有一处绳距是难度部分,或甚至达5.14级别。这里有我抓握过的部分最为尖利的握点。我们最终了解到这里有一些比通过抓握这些尖利握点更好的握点 - 这或许是未来的尝试方法。


       当通过尖利难度绳距时,我的每根手指尖端都被划破。我不得不抓牢这些隐匿的尖利握点。这是我经历过的最为痛苦的事情之一。



       最终一气呵成的尝试持续四日。我们试图在万圣节之前取得成功。我们计划花费三日时间,但是,最终用时四日。我们到达顶部,在40分钟内沿the East Ledges区域极速返回。随后,我穿上自己绝地武士的衣服 – 从岩壁离开,穿上绝地武士的服装和我的孩子们一同去索要糖果。

        你们是否保留了Leo线路的旁侧双臂支撑部分?

 

        我完成了攀爬。Alex在之前一日取得成功,但是在我们一同的攀登过程中,天色很暗,他无法通过。他成功完成了上部两或是三英尺区域,最终发现了绕过这里的方式。看起来其难度更高。


        这是你和Alex结组,首次在El Cap峰进行大型岩壁自由攀登,对吗?与速度啪啪相对,支持碧玺的单独项目。你们在这样的模式下是否也相处得非常不错?

 

        的确如此。与Alex一起攀爬总是感觉很好。我的意思是,感觉如同我们总是一起攀登。他是我最为钟爱的攀爬同伴。他的攀登表现极为出色,而且的确喜爱El Cap峰。


        这些时日,我们二人均忙于环保工作,所以,我们在这里度过的每一晚都在进行交谈!


        在这个攀岩季将快速尝试其他项目?

 

         不。很难安排时间。从一些方面来说,现在,我们迅速的攀登方式缓解了我生活中的压力。




信息来源:Michael Levy






[波兰]独家采访 - Andrzej Bargiel



编译:Mintina

 Andrzej Bargiel 

照片提供:Jerry Kobalenko


       Andrzej Bargiel和他在乔戈里峰/K2峰令人惊叹的滑雪下撤登上今年班夫山岳电影活动节的头条,活动于上周日结束。在Bargiel出现在舞台上之前,他有机会坐下接受采访,这位31岁,话语轻柔的波兰滑雪者和运动员取得这项成就,而他的兄弟Barteks则拍摄记录了整个过程。


       Bartek Bargiel使用三架现成的无人驾驶直升飞机,其中,为快速飞行,在11分钟内从乔戈里峰./K2峰海拔约5,000米高度的大本营去往海拔8,611米的顶峰,他对两架飞机进行了改造。他特地学习了略久一些的型号,为了更为容易破解产品公司组织飞行器去往海拔8,000米高度的软件,因为他们可能扰乱商业飞行区域 – 但是,这在乔戈里峰/K2峰周围并非问题。

 

Bartek,左侧和Andrzej Bargiel,身处艾尔伯塔省班夫地区

照片提供:Jerry Kobalenko


       “无人驾驶直升飞机要在70公里/小时的风速下工作,”他解释到,“而且在乔戈里峰/K2峰周围,风速达100公里/小时,”因为空气稀薄。当而Andrzej开始下撤时,顶峰的气温约在-15°C摄氏度。在他开始滑雪之前,他收起顶峰无人驾驶直升飞机,因为电池已经耗尽,并从乔戈里峰/K2峰滑雪返回过程中携带这部飞行器。


        请你谈谈你在一座八千米级别山峰滑雪所需的装备。


       全部都超级轻便,既是因为你必须携带上山,而且也是因为随后要滑雪下降。每当阿尔卑斯登山者看到我的靴子,这是由Pierre Cignoux品牌为我定制,他们不断挠头,并询问我如何使用,显然,这并非登山靴,但是在寒冷之中,你可以使用脚趾加热器和鞋垫加热器。一双靴子的重量仅在1,400至1,600克。我的一对雪板重量仅有三公斤重。最终,固定装置也极为轻便,不会松动。你不希望你的雪板在如此陡峭的雪坡上脱离!


       你用时七个小时,从乔戈里峰/K2峰顶端,滑行海拔垂直高程为3,700米的区域,返回大本营。听起来,这对于滑雪下撤来说是很久的时间。你是否必须在更为陡峭的区域进行大量侧滑?


       我没有进行大量侧滑。我进行的为数不多的侧滑都是在极为陡峭的雪道,这里没有足够的空间转弯。这里仅有三个小时的纯粹滑雪。我在海拔八千米级别之上停留一个小时时间,等待大雾散去。随后是在3号营地,一支团队成员患病,我必须等到救援队伍来到这里。拍摄同样需要很多时间,因为Bartek不得不经常为无人驾驶直升飞机更换电池。一次,他无法在山壁上找到我,所以我必须等待。最终,在最后一处雪坡,我不得不徒步通过部分岩石。此刻,我并不着急,因为滑雪已经结束。


        在海拔八千米高度,你可以连续完成多少次跳跃转弯?


        我约每五分钟必须停下调整呼吸;有时甚至更短。


        雪况如何?


        海拔垂直高程变化超过3,700米的下撤,我经历了从蓝冰到厚重,潮湿陡坡的一切环境。在那些陡峭山坡区域,我必须用雪板敲击:首先引发雪崩,这样,随后,我能够安全滑雪通过。


        我下撤的实际也非常重要,因为部分区域仅在一日的特定时间才安全。最为危险的部分,例如,便是Messner Traverse区域,因为你需要在冰塔之下通过。这里仅有两个安全周期:清晨很早的时候,和下午介于两至三点之间,但是但是山峰的阴影笼罩冰塔。你不希望推迟太久,因为,这里很快结冰,这可能导致冰塔崩塌。


         当你滑雪时,你是否想到Ericsson 和Michele Fait,[他们在尝试乔戈里峰/K2峰滑雪期间遇难],或是你仅是专注于正在开展的任务?


       当Ericsson死去时,我的朋友Darek Zaluski就在这里,所以,我得到了关于这件事情的第一手资料。事故并非由于Ericsson的错误导致,事情发生在相对较早,而且柔软的区域,但是击中他。事实上,Ericsson的尝试对于我是极大的激励。

       谈及珠穆朗玛峰,你是否会再次进行尝试?


        我刚刚在一个月前返回,现在谈论这些为时尚早。我希望能够在体量更小的山峰,尝试不错且活跃的冬季小型项目。我随后才会制定明年的计划。


        你是否计划在没有连接绳索的情况下,从珠穆朗玛峰Balcony区域和希拉里台阶区域滑雪返回。你是否会滑雪通过冰川区域铺设横梯的地点?


        相较于春季和夏季,秋季,这是一处极为艰难的区域。通常暴露的山脊此刻成为雪层覆盖的山脊,带领你去往顶峰。停留在努子峰山壁高处,你可以避开大部分横梯。一旦来到海拔5,500米高度,冰川变得更为容易通过。


       请你谈谈这个秋季阻止每个人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冰塔。体量如何?


       借助Bartek的帮助,我能够进行测量,因为他的无人驾驶直升飞机上配备了非常精确的GPS设备。冰塔约50米高,30米宽,这是一栋小型房屋的尺寸。我们不得不从下端800米处的狭窄山谷进行横跨。2014年,14位夏尔巴协作因为一半尺寸的冰塔崩塌而丧命。这也是为何我们停止行动的原因。当我们是身处这里,事实上,冰塔正在移动,而且非常活跃。这或会在春季之前掉落。


无人驾驶直升飞机在珠穆朗玛峰50米高的冰塔上端拍摄的照片

照片提供:Bartek Bargiel


        相较于乔戈里峰/K2峰,在珠穆朗玛峰滑雪的难度究竟如何?


       乔戈里峰/K2峰更具技术性。基本上,你只能沿一条路线下撤。珠穆朗玛峰则更为容易,因为你可以选择不同的线路滑雪,这里不算陡峭。危险源自从冰塔下端通过。


        现在,你已经从四座八千米级别山峰滑雪返回:乔戈里峰/K2峰,希夏邦马峰,布洛阿特峰和马纳斯鲁峰。你是否希望从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滑雪下撤?


       [笑]不,通常来说,我喜欢滑雪,并非仅是在八千米级别山峰。


       近日,网站对于大量登山者并未到达马纳斯鲁峰真正顶峰,而是在一座卫峰停下进行了报道。你自己是否到达了顶峰?为何夏尔巴协作不为客户全程铺设路绳?


       是的,我的确到达了顶峰。很多人由于最终的刃脊在距离顶峰很短的距离停下。马纳斯鲁峰变得相当商业化,而且一次仅有一人能够去往真正的顶峰。那个人必须通过并返回,随后,第二个人才能出发。大型团队不得不在这里花费过多时间。

上周六,身处班夫山岳电影活动节的舞台。从左至右,登山滑雪者Greg Hill,翻译 Slawek Olesinski,Andrzej Bargiel,Bartek Bargiel.



信息来源:Jerry Kobalenko


 [尼泊尔] Schüpbach,Welfringer首攀Tengi Ragi Tau西壁全新线路

编译:Mintina


       一支由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及Charles Noirot组成的法国/瑞士队伍在Tengi Ragi Tau峰西壁开辟了一条全新高难度路线,这座山峰位于尼泊尔Rowaling喜马拉雅山区。2019年10月26日 - 29日,采用阿尔卑斯风格,Schüpbach和Welfringer在山峰北壁首攀了Trinité线路(长度1,400米,难度M6, AI 5)。


       2019年10月8日 。Charles Noirot(法国),Symon Welfringer(法国)和Silvan Schüpbach(瑞士)在海拔4,700米高度的Trakarding冰川旁搭建了大本营,计划尝试Tengi Ragi Tau峰无人涉足的西壁。在海拔适应训练期间,他们看到Tino Villanueva和Alan Rousseau成功首攀山峰西壁,结果,法国/瑞士团队意欲攀爬更为偏向北侧的不同路线,沿明显的沟渠向左侧延伸,但是依然处于同一处上臂,不过,他们需要通过北峰下部海拔略低区域。


       10约16日,他们结束海拔适应联系,并返回大本营,遗憾的是,Noirot患病,无法继续攀登。


        接下来数日时间里,Schüpbach和Welfringer进行一次时机并未成熟的尝试,由于降雪和疾风而放弃。


       10月26日,二人最终来到山壁。第一日,包括两处陡峭的冰面绳距,随后是中等难度的雪层和冰面覆盖陡坡,角度达60°。登山者们在海拔6,100米高度的一处小型平台搭建了营地。此刻,寒冷,狂风和雪屑令状况颇具挑战。


       第二日,天气状况有所好转,但是随着岩壁变得更为陡峭,绳距则更具技术性,而且更为稀薄的空气令进展速度放缓。两位攀爬者无法找到适宜的宿营地点,但是最终在日暮时分取得成功。此刻在海拔6,450 米高度不错的状况下休息,第三日,他们留下宿营装备,开始冲顶尝试,第二处宿营地点上部,难度最高,也是最为有趣的绳距。陡峭的冰面,技术性的混合攀登和冰层带领两位登山者去往北峰,根据他们的海拔表,这里的海拔高度为6,820米。现在,尚不清楚这是否是山峰北壁首次出现登顶。


       无论如何,二人决定不再去往主峰,约花费两小时,100米垂直高程变化,他们取出头灯,并采用双绳方式返回营地,第四日,他们借助双绳方式通过剩余1,000米距离,回到大本营。Schüpbach和Welfringer在探险结束之前一日安全返回。


       Tengi Ragi Tau西壁 - 北峰,海拔约6,820米


      尼泊尔Rowaling喜马拉雅山区

       Trinité线路,长度1,400米,难度M6,AI 5

26.-29.10.2019 Symon Welfringer, Silvan Schüpbach



链接:Symon Welfringer

2019年10月28日,Silvan Schüpbach 和Symon Welfringer在山峰西壁开辟一条全新线路后,登顶尼泊尔境内Tengi Ragi Tau峰

照片提供:Symon Welfringer

尼泊尔Ragi Tau峰:Silvan Schüpbach采用阿尔卑斯方式首攀山峰西壁Trinité Symon线路(长度1,400米,难度M6,AI 5)跟随 Welfringer 通过山壁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

Silvan Schüpbach Silvan Schüpbach与采用阿尔卑斯方式首攀尼泊尔Ragi Tau峰西壁Trinité Symon线路(长度1,400米,难度M6,AI 5,2019年10月26日 - 29日)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

尼泊尔Ragi Tau峰:2019年10月26日 - 29日,Silvan Schüpbach和Symon Welfringer采用阿尔卑斯山峰通过箭头指示的沟渠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

尼泊尔 Ragi Tau峰:Silvan Schüpbach身处海拔6,100米高度的营地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 Symon Welfringer

尼泊尔Ragi Tau峰:Symon Welfringer与 Silvan Schüpbach采用阿尔卑斯风格首攀山峰西壁(长度1,400米,难度M6,AI 5,2019年10月26日 - 29日)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

尼泊尔Ragi Tau峰:Symon Welfringer与 Silvan Schüpbach采用阿尔卑斯风格首攀山峰西壁(长度1,400米,难度M6,AI 5,2019年10月26日 - 29日) 

照片提供:Silvan Schüpbach,Symon Welfringer



信息来源:Planet Mountai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