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攀岩 >  为什么中国需要5.15?

为什么中国需要5.15?

发表时间:2019-12-03 23:3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12月3日,西班牙攀岩高手艾杜(Edu Marin) 在浙江衢州的两头洞里完成线路“诊所”(The Clinic),建议难度为5.15a/9a+。从开线到攀爬,前后共用了近两个月时间。

 
艾杜此前在贵州格凸的大拱门完成屋檐结组线路“英灵神殿”(Valhalla),其中难点第5个绳距的建议难度也是5.15a/9a+。不过毕竟是结组,恐怕愿意去尝试的人有限。(

 ↑Edu Marin在衢州两头洞内攀爬。图/Esteban Lahoz
 
衢州这条叫“诊所”(The Clinic)的线长25米,尽管也要爬一小段5.12b /7b 左右难度的绳距到达线路起点,已经比格凸的屋檐结组友好得多。艾杜形容这条线是典型的力量耐力型线路(power endurance route),一个抱石难点接着一个抱石难点,没有很好的休息。过了难点后,仍然可能会掉,要一直战斗到挂顶为止。
 
两天前他通过所有难点,可惜最后脚点滑掉。休息一天后,艾杜形容3日这天“一切都很完美”,有风,气温低且阳光明媚,摩擦力好,他于当天的第二趟攀爬顺利完成线路。艾杜称“ ‘诊所’是我爬过最美的一条线”。

↑建议难度为5.15a/9a+的线路是图中的第二段。不出意外,又是 Edu 最爱的屋檐。图/Edu Marin

 
艾杜不是唯一一位在中国爬难线的人。去年在阳朔完成“辣饺子”(5.14d/9a)的乔纳森(Jonathan Sigriest)刚到南宁马山,他说如果有5.15级别难线的话,肯定会去试一试,“如果能给中国带来一条 5.15 再好不过” 。(
 
至今,中国已有数条建议难度为5.15 级别线路,但仍无一条确认了难度的 。随着这几年来中国开发和磕线的世界顶级攀岩家越来越多,迈过这个槛指日可待。
 

世界上,5.15 不稀奇

 
据 99boulders 统计,截止2019年9月25日,世界上已有 123 条 5.15,共有 82 名攀岩人完成此级别线路 330 次。
 
2018 年,亚当(Adam Ondra)在法国 flash 了一条叫 Supercrackinette 的线,从此 flash 5.15a/9a+ 不再是传说。

↑Adam Ondra 在 flash Supercrackinette。

 
自2017 年,三位女性 Margo Hayes, Anak Verhoeven 和 Angy Eiter 相继推开 5.15 的大门。至今,Margo Hayes 已完成 3 条5.15a,Anak Verhoeven 也刚在西班牙完成个人第 2 条5.15a “Joe Mama”。
 

Anak Verhoeven 在攀爬 Joe Mama (9a+/5.15a). 图/Instagram

 
上个月,奥地利人 Jakob Schubert 也在西班牙完成 5.15c/9b+ 线路 Perfecto Mundo,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完成5.15c难度线路的人。其他四位分别是Adam Ondra,Chris Sharma, Alex Megos和Stefano Ghisolfi。
        ↑Jakob Schubert 在攀爬Perfecto Mundo(5.15c/9b+)。图/Instagram
 
随着西班牙磕线季开启,可能会传来更多红点5.15的消息。
 

欧洲——5.15 的宇宙中心


大家一定也注意到了,这些高手爬难线都去欧洲。原因很简单,界上 90%的 5.15级别线路在欧洲。其中以西班牙最多,有46条,其次是法国,有21条。
 ↑世界难线地图,绿色越深难线越多,欧洲当之无愧是难线的宇宙中心。来源/99boulders

 

上图收录了艾杜的格凸屋檐线难点绳距“奥丁缝”(Odyn's Crack ),让中国在难线地图中有了存在感。不过要确定一条线的难度,最好有更多人完成。如果只有首攀,一般算“建议难度”。
 
话说回来,亚当的“寂静”(Silence,5.15d/9c)也就他一个人完成。但毕竟是Adam Ondra,他爬得难线比谁都要多,给的难度自然更有份量。
 
       

     ↑爬难线最多的人Top10,其中Adam Ondra 遥遥领先。来源/99boulders

 
从这张图也能一窥为何难线都在欧洲了,因为爬难线的大多都是欧洲人。就算不是欧洲人,也长住欧洲,比如搬到西班牙的 Chris Sharma。毕竟要开难线,首先要有爬难线的人。
 
5.15,想确认难度不容易

 
尽管一条线路的难度定级本质上是主观的,我们希望能给出尽可能准确的判断。最常用的方法是综合考虑众人的意见。如果一条线的攀爬者有限,则更倾向于采取那些在这一难度上更有攀岩经验的人的说法。
 
举个例子,31岁的加拿大人Evan Hau曾花16个月磕一条名为“荣耀”(Honour and Glory)的线,认为是他完成过的最难线路。考虑到已经完成过几条5.14d,他决定将线路定级为5.15a,被媒体称为“第一个攀爬5.15 的加拿大人”。去年夏天,亚当试图 flash 这条线未果,第二把完成,并将难度调整为5.14d。于是至今加拿大也没5.15 选手。
    


↑加拿大人Evan Hau 首攀线路“荣耀”。图/Instagram

 
中国也有一条由国人首攀,建议难度为5.15a/9a+的线路。它是阳朔雷劈山的“飓风”,由谢卫成开发,国内首屈一指的攀岩高手王清华花了4年时间攀爬它,终于在2015年首攀。他曾形容,“这条线路难点的每个动作发力都用上我百分百指力,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
 
目前为止,只有意大利年轻攀岩人 Michael Piccolruaz 于2018重攀此线,给出的建议难度为5.14c/8c+。他将这条线与阳朔白山的“辣米粉”和“辣饺子”比较,认为“飓风”与“辣米粉”难度接近,但没有“辣饺子”难。因此在有更多人完攀之前很难确定这条线的难度。
 
给5.15级别的线路定级很难,给一个国家的第一条5.15定级更难。
 
艾杜表示在给“诊所”定级时十分谨慎。“这种级别的线本就很难定级,尤其还可能会是中国第一条5.15,会成为之后类似难度线路的参考”。
 
他举了西班牙第一条5.15a/9a+的例子,它就是大名鼎鼎的 La Rambla。这条线最初由德国人Alexander Huber首攀,定级为5.14c/8c+,因为他觉得这线与德国著名的Action Direct一样难。后来Action Direct被升级为5.14d/9a,La Rambla也跟着升级。之后西班牙大牛Dani Andrada给这线加了个6米的延长线,由Ramón Julián首攀,Ramón 将La Rambla和La Rambla 延长版都升级为5.15a/9a+。现在有26个人完成这条线,大多同意Ramón Julián的定级。(只有亚当觉得最多比9a 难半个难度,不到9a+…… )
 


 ↑21岁的 Edu Marin 第二个完成La Rambla,比Chris Sharma 早一天。图/Desnivel
 
足以见得,给这种里程碑式的线路定级不容易。
 
完成“诊所”后,艾杜认为,毫无疑问,这是一条5.15a/9a+。“我没想到会花两个月时间来爬这条线,因为它是我的风格和强项,最后完成线路我也要拼尽全力”。他也拿这条线与在欧洲完成的类似难度线路比较,来衢州前他在西班牙尝试自己的目标线路“Stoking the fire”一条著名的5.15b/9b,相较之下,“诊所”风格类似,稍容易一些。
 
“但这只是我的观点”,艾杜表示,他希望有更多人来爬这条线,“因为它真的非常棒”。
 

无国界开难线


在攀岩人眼里,岩石没有国界之分,中国难线史就是个明证。
 
上世纪90 年代,中国最难的运动攀线路是阳朔月亮山的“红龙”(5.13c/8a+),由岩界传奇 Todd Skinner 开发。
 
2005 年,法国人Gerome Pouvreau 完成阳朔大榕树线路“难度表”,为中国第一条8b。该线由谢卫成和虫子开发。
 
中国第一条建议难度为 5.14 的线路是阳朔雷劈山的“闪电”(之后难度被调整为5.13d/8b)。这条线的第一段是阳朔经典线路“单身生活”(5.13b/8a),由英国人Neil Gresham于 2006 年开发和首攀,之后他的朋友Mike Robertson 开发了线路第二段作为给中国攀岩人的离别礼物。谢卫成于2007年8月首攀,当时是中国最难线路。
 
2006 年在阳朔的还有澳洲人刘老根(Logan Barber),他在白山开发了“中国攀”,2008 年阿邦(刘永邦)首攀,成为之后很多人的第一条5.14。同年,谢卫成在雷劈山完成由英国人James Pearson 开发的线路“惊雷”,给中国又添一条经典5.14a。
 
下一个难度大跃进要感谢沙马(Chris Sharma)。2009年4月沙马去阳朔,在Onsight 掉两条5.14a/8b+和一条5.14b/8c后,在白山左侧高端社区开了好几条难线。那一趟他完成“辣米粉”(5.14c/8c+),并开发了“辣饺子”。
       

↑Chris Sharma 在攀爬“辣米粉”。图/网络
 
2010 年美国人伊森(Ethan Prinkle)红点“辣饺子”,定级为5.14d/9a。至今已有3个(或4个)人完成此线,成为目前为止已确认难度的中国本土最难线路。
 

中国需要不止一条5.15


在这段“无国界开难线”时期,本土攀岩人的攀爬和开线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屡次突破中国运动攀线路难度的谢卫成亲历了这一过程。2000年初谢卫成开始攀岩时,中国最难的线只有5.13,当时大家觉得 5.14 很遥远。后来有了5.14 的线,感觉变了,觉得也可以爬。如今,完成 5.14 已不稀奇,中国已有近40人完成至少一条这一级别线路,包括黄伟君和肖婷两位女攀岩人。
 
在国际攀联世界杯比赛中,中国选手潘愚非、张悦彤、宋懿龄等屡屡进入决赛并取得名次,新一代攀爬能力与国际接轨。
       

↑中国小将张悦彤站在国际攀联世界杯比赛领奖台上。图/Eddie Fowke


 如今开线足迹遍布中国各地的谢卫成也目睹了本土开线能力的显著提高。他回忆,以前开线设备不仅稀少,而且昂贵。再加上攀爬能力和开线经验有限,在开发难线时比较慎重。“以前看准了(一条线),从上面挂顶绳,摸下动作,决定可以爬了才会去开”。
 
如今设备和经验与国外接轨,本土攀岩人开发的难线也越来越多。阿邦、大魏等个人,以及寻岩中国等活动已在贵州六盘水、广西阳朔、柳州、南宁马山、云南昆明、石鼓等地开发 5.14 级别线路。
       

↑最近,谢卫成在2019 Kailas 寻岩中国叙永站中开发新线路。

 
但国人开发5.15级别线路,恐怕还需一些时日。
 
谢卫成介绍,在开线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即开线人至少要能分步才去开一条线,这样才能保证挂片位置打得合理。“如果爬5.9的人去开一条5.12线,很可能挂片的位置不合理。因为要知道动作,才知道在哪里挂快挂。”
 
没人开发5.15级别线路,因为至今还没人完成5.15,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这是为何谢卫成认为,中国不仅需要5.15,还需要不止一条。
 
“单单一条的话,爬两下觉得太难,就放弃了。但有些5.15比别的更适合你,爬完发现自己是可以爬5.15的。如果有很多类型的线路可供选择,爬得多了水平自然也就高了。”
 
在他看来,国内能爬 5.15 的大有人在,只不过目前没有现成的线可以爬。一旦衢州两头洞的线被首攀,他相信,一定会有中国攀岩高手过去爬。
 
另一方面,国内有难线潜力的岩壁其实很多。自2013年起,谢卫成就开始参与“寻岩中国”活动,已相继在中国20多个地区开发1000多条线路。见过那么多岩壁后,他对中国存在难线的潜力这点很自信,“这个难度的线绝对很多,阳朔随便找一个岩壁就能开。”
 
在这些潜力实现之前,首先要有一条 5.15,攀爬和开发难线的飞轮才可能转动起来。任何变化中,从零到一是往往是最难的。
 
首攀一条难线,比重复一条难线,不仅需要投入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还要面对“未知”。首攀时,不知这条线究竟多难,不知是否可能,不知自己能否做到,是探险最纯粹的形式。
 
正因此,艾杜认为这是“攀爬最酷的一种方式”。“你创造自己的目标线路,你更投入,更热爱,体验也更强烈”。不管最终“诊所”是否会成为中国第一条5.15线路,艾杜无比享受这一创造的过程。

 

  

此外,感谢99boulders这篇文章对世界难线的整理:

The Hardest Sport Climbs in the World by Willis Kuelthau

https://www.99boulders.com/hardest-sport-climbs






路书下载站

后台回复关键词可获取
北京:白河 后花园 龙安|河北:唐山
山东:青岛 淄博 烟台 邹城 |甘肃:扎尕那
湖南:湄江 张家界 郴州 |西藏:拉萨
四川:成都 乐山 |江苏:苏州 南京

浙江:台州 杭州 宁波 衢州 |河南:万仙山

湖北:咸宁 |山西:洗耳河 |福建:漳州 福州

重庆:水江 |新疆:乌鲁木齐 可可托海

云南:石鼓 丽江 普者黑 西双版纳

广西:阳朔 柳州 |广东:珠海 清远·英西

贵州:六盘水 格凸 |陕西:西安 |安徽:芜湖

香港:狮子山 |台湾:龙洞



其他关键词:

漫画 探馆 训练 装备 人物

野攀 抱石 传统 攀冰 干攀 开线 瑜伽

快挂 主锁 保护器 安全带 粉袋 镁粉 头盔 


购买已出版的纸质路书

可后台回复:路书购买

如果你有自己的攀岩故事

想寻求合作或成为我们的作者

欢迎发送邮件到 dyno@excitingpr.com


爱攀岩,上岩点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