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秘鲁]Siula Grande峰南 - 东南壁Peruana Supreme线路

[秘鲁]Siula Grande峰南 - 东南壁Peruana Supreme线路

发表时间:2019-12-07 08:17: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美国登山者Nathan Heald报告,他与秘鲁人Luis Crispin和Thomas Schilter,来自法国的Benjamin Billet及芬兰登山者Arttu Pylkkanen在秘鲁Siula Grande峰采用阿尔卑斯风格,开辟一条全新路线,Peruana Supreme(长度1,000米,难度TD,AI4)。


      五年前,我的朋友,在Huaraz地区拥有一间向导公司的Sergio Ramirez告诉我关于Siula Grande峰美丽,无人攀登峭壁的事情。Siula峰的三处山壁面向南方,这里复杂的冰川带领你在Carnicergo峰(海拔5,960米)北壁,Sarapo峰(海拔6,127米)东壁和Siula峰(海拔6,368米)之间徘徊,所以这处难度很高到达路径的到访人数最少。这处山壁唯一的另外一条线路便是位于左侧,就在顶峰之下垂直区域,于2001年,出现,但是仅到达海拔6,250米高度的山脊。


       2016年,来自高山宪兵队伍的两位实力强劲的法国登山者,Didier Jourdain和离世的Max Bonniot攀登了山壁右侧的整个东南山肩和山脊,他们开辟了山峰难度更高的路线之一。在研究google地图后,两条线路之间的陡坡似乎是山峰上最为明显的路线,如果你可以通过冰川区域,这里暴露在主观危险的程度最低。我不断完善着这个想法,直至山峰指引我来到这里。


       2017年7月22日,我的朋友们Aaron和Jeanne Zimmerman成功沿山峰东壁的Catalan线路登顶,他们测量南侧顶峰的高度为6,368米,北侧顶峰的海拔为6,366米,两处顶峰海拔高差相差150米。他们报告,这里状况不错,尽管攀登过程中,Aaron的背部被拳头尺寸的岩石集中,这是完美计划的一日。我相信,Jeanne是首位登顶这座山峰的女性。在他们取得成功一年之后,我尝试了Catalan路线。天气方面,我们没有这样的运气,2017年,他们迎来一周天空晴朗无云,我们在1号营地遭遇了25厘米的降雪,所以被迫返回。


      我们的团队成员之一,Benjamin Billet在5月末,去往Huayhuash徒步旅行,进行海拔适应训练时,拍摄了部分Siula峰的关键照片。图片显示,山峰南壁的陡坡向东南山脊延伸,明显没有突出的雪檐。Catalonian路线似乎也非常不错,但是我们期待去往未知区域。我,Ben和来自芬兰的Arttu Pylkkanen组成一支队伍,同时,来自秘鲁Cusco地区的Luis Crispin及Thomas Schilter为另外一支团队。


       6月22日,我们乘坐私人面包车从Huaraz地区出发,行进七个小时,通过采矿的村镇和肮脏的道路,去往位于区域东部的牛仔居住区域,Queropalca。我与一年之前结识的Cesar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们直接去往他位于Carhuacocha地区下部草场的居所。23日,我们骑驴去往Yerupaja峰和Siula 峰山脚下的咸水湖,在那里我们考虑如同之前一样,在Quesillococha区域宿营,但是本地人不允许我们这样做,所以,我们不得不在非主要山峰的入口搭建帐篷,在我们运送物资当日,增加2公里的路程!没有其他选择,当日下午,我们在冰川区域留下了部分装备。


       24日,我们来到冰塔的迷宫,这里直接延伸至下端的盆地。我们计划在一日内通过这里,但是下午四时,就在天黑之前,我们决定在巨大的冰层下端宿营,这可以保护我们不会受到上端任何碎屑掉落的侵扰。第二日,我们很早来到位于冰川区域,海拔5,400米高度的1号营地,依然有大量时间休息和补充水分。唯一真正的困难就是一处巨大的冰裂缝,横贯Carnicero峰北壁底部区域。整个地点暴露在落石的危险之中,我们尽可能地极速通过,不让任何危险发生。


      26日午夜,我们开始冲顶尝试。在山壁左侧覆盖陡峭岩石的柔软雪层区域浪费了一个半小时,所以必须折返,回到位于底部的巨大山脊。一旦情况适宜,这里是位于东南山脊,距离800米,60 - 70度的雪层和冰面。云层遮挡着山峰东侧,Carniceros峰无人攀登的北壁,在Cordillera Raura峰的映衬下,显得极不真实。


      我们在清晨晚些时候来到海拔6,200米高度的山脊,休息片刻。尽管在照片中,山脊看起来颇为直接,但是东侧山壁有一处隐藏的冰裂缝,让我们无法进行容易的山脊横跨。Arttu能够通过一处垂直,暴露的雪檐,几乎没有触碰到上端松动的雪层,到达上部更为宽阔的山脊。随着云层开始向山峰东侧堆积,西侧天空的太阳变得很低,我们知道如果去往顶峰,那么需要在黑暗中进行漫长的下撤返回,不过如此接近,我们不会放弃,最后的技术难度尚未结束,雪层覆盖的顶峰山脊上,一处陡峭,距离为100米,难度达WI 3的山肩部分。在宽阔的山脊进行十分钟横跨后,我们于下午4点30分到达顶峰,即使为时已晚,我们依然在这里停留了半个小时时间,享受在这处如梦似幻顶峰的一刻。借助运送遗体通过山脊的方法,我们回到山壁顶部,此刻随后一抹天光小时,我首先安置了锚点,我们开始在黑暗中返回。在第17次双绳方式下撤过程中,我感到极度口渴,吐出一些胆汁。Luis对此感到不满,因为我可以坚持一下,吞下一些雪,湿润我的喉咙。数次之后,我恢复了体能,可以完成剩下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双绳方式返回。当我们最终到达山脊,我用力放置装备,沿陡峭山壁行进10米,去往下部的冰川区域。我和Thomas率先回到帐篷,融雪,27日凌晨3点30分,我们所有人到达1号营地,距离我们出发过去了27个小时。


      睡觉显然是无稽之谈,因为我们必须在冰川变得过热之前通过。就在我们在冰裂缝区域借助双绳方式行进时,一块滑板尺寸的岩石滚落,不断滚动,临近我们我们必须通过的冰裂缝横跨连接部分。每个人都极为警觉,因为我们需要迅速再次通过冰裂缝,但是由于横跨部分融化成看起来随时可能崩塌的蜘蛛网状结构,我们显然无法做到。复杂的桃源,随后,用力投掷背包,让我们能够迅速下撤,并得到冰塔的保护。剩余的返回过程无惊无险,在黑暗中,7点30分到达,享用大本营的食物。


       Cesar于第二日清晨,用鞭子抽打自己的毛驴,来到这里。天气呈现出最为糟糕的样子,这是Apu山系一座主要山峰被攀登之后的常态,这在秘鲁尽人皆知,山峰变得嫉妒,用最为激烈的情绪进行表达。来到Cesar的家中,我们食用了他的妻子烹调的烤羊肉,享用着他储存的Cristal牌啤酒,感激能够在第二日重返城市便捷舒适的感觉。


       此次登顶,对于我们之中每一个人来到Touching the Void一书中知名山峰的人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Luis在Cusco高地Ausangate区域下端的草场长大,成长期间,一直在自家的农场养育羊驼。他与生俱来和学习到的能力让他可以攀爬秘鲁部分难度最高的山峰。Thomas仅有16岁,依然是一名高中生,他在学校的成绩不错,所以,他的父母允许他外出进行攀登。他们是首位登顶这座位于自己国家山峰的秘鲁人。对于Arttu,他是首位在山峰取得成功的芬兰人。Ben是一名法国人,所以,在任何山峰都很难成为他们国家的第一!不过,这是他在喜马拉雅山区,首攀一座名为Choppa Bamare的六千米级别山峰,失去脚趾之后的首次大型探险活动,向自己证明,他恢复如初,而且重新回到游戏值周。最终,对于我,这是我成功攀登的地巴唑山峰,也是我攀爬秘鲁十处海拔最高山系之中难度第二的山峰!

秘鲁Siula Grande峰:Arttu Pylkkanen和Luis Crispin在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通过一处雪檐(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Arttu Pylkkanen在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过程中领攀(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南壁,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Luis Crispin和Thomas Schilter在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过程中开始通过冰川区域(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秘鲁Siula Grande峰:首攀Peruana Supreme线路(难度TD,长度1,000米,Benjamin Billet,Luis Crispin,Nathan Heald,Arttu Pylkkanen,Thomas Schilter,2019年6月)

照片提供:Nathan Heald


?

信息来源:Nathan Heald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