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喜马拉雅山区:登山者,夏尔巴协作与山峰关闭的抗争

[尼]喜马拉雅山区:登山者,夏尔巴协作与山峰关闭的抗争

发表时间:2020-03-15 08: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一座孤独的珠穆朗玛峰空旷的洛子峰山壁 - 这是这个春季的景象

照片提供:Alex Txikon


       否认,愤怒,讨价还价,失望和接受。根据Elizabeth Kübler-Ross的说法,这是悲伤的五个阶段。大多数已经装满自己的背囊,口袋中装有机票的喜马拉雅山区登山者现在正在经历其中的一个阶段。周五,尼泊尔政府做出决定,向外国人关闭境内所有山峰,这令整个登山群体变得支离破碎。还有尚未得到确认的传言,徒步季也会一并关闭。

珠穆朗玛峰北坡

照片提供:Francesco Tremolada


       根据中国政府周三的决定,及尼泊尔政府周五发布的涉及整个喜马拉雅山区所有春季探险活动的内容,这个春季,珠穆朗玛峰和世界其他高海拔山峰的山坡会变得寂静无声。


       这些决定是在世界卫生组织证实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世界流行性传染病后宣布,是试图减少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谨慎考量,但是却对登山许可和徒步许可产生很大影响。根据BBC新闻,尼泊尔虽然只有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但是显然这个缺少最为基础资源的国家一旦爆发疫情将会产生悲剧性的后果。

珠穆朗玛峰 - 洛子峰横跨:徒步去往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照片提供:Jon Griffith archive


       尽管这是第一世界的问题,如同Kilian Jornet指出 ,决定将为普通的尼泊尔人带来毁灭性的经济后果。例如,2018年,旅游业几乎占据了国家GDP总和的8%,创造了超过一百万个就业岗位。关闭使每个人,尤其是khumbu地区和安娜普尔纳峰周围区域依赖作为经济支持的整个产业是一场灾难。

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和努子峰

照片提供:Jon Griffith


       但是对于取消(或是推迟)梦想的悲伤与那些失去挚爱亲人的悲痛无法相提并论。“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AlpenGlow公司的Adrian Ballinger说到。“不值得冒着大本营爆发疾病的风险攀登一座山峰。”事实上,没有外国团队或是登山者对此表现出埋怨。


       Furtenbach Adventures队伍对此也表示支持,并宣布尽管被迫终止探险活动,但是他们依然将向自己在尼泊尔和中国西藏自治区雇用的夏尔巴协作和藏族工作人员支付部分公司。无需冗述,本地人严重依赖季风季前通过与徒步者和登山者相关的旅游业赚取收入。


       “...我们继续强调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和健康,所以我们理解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在大本营爆发的可能性所导致的后果。”Furtenbach Adventures公司于周五写到,并补充到,“遗憾的是,我们必须赞同,现在,这是负责任的做法。”


       众所周知,登山一直都是一项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活动。很多因素可能影响一次探险活动的成功 - 其中包括天气,雪崩,高海拔适应情况,个人的健康状况,而且是的,甚至是一次全球流行传染病。对于我们的夏尔巴及向导和我们的客户来说,这是一个难以置信且令人失望的消息,客户们为此今年的攀登训练了数月时间。在Furtenbach公司,我们继续强调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和健康,所以我们理解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在大本营爆发的可能性所导致的后果。”Furtenbach Adventures公司于周五写到,并补充到,“遗憾的是,我们必须赞同,现在,这是负责任的做法。作为出色的登山者,我们知道我们必须着力于目前最好的情况。昨日,我们已经告知我们所有客户关于取消的决定,并安排把他们的押金转至2021年的探险活动,这显然会是一个大热的登山季。那些因为春季登山季取消而受到最为严重影响的便是尼泊尔和中国西藏自治区的夏尔巴协作和厨房工作人员。我们将帮助他们,支付一部分公司,并询问我们的客户,他们是否愿意略微增加一点押金数额。竭尽一切所能帮助他们,因为珠穆朗玛峰(登山活动)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同时,我们已经开始期待明年的登山季,此外,还有我们公司提供的其他精彩探险活动。Lukas Furtenbach,Furtenbach Adventures公司创立者和首席执行官

       - Furtenbach Adventures(@furtenbachadventures)于PDT时间2020年3月13日凌晨12点28分的更新内容

奥地利登山茅屋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蔓延期间关闭

照片提供:?sterreicher Alpenverein


       Sergi Mingote,试图在创造纪录时间里,不使用辅助氧气,登顶全部14座 x 8000级别山峰,原计划在3月28日去往安娜普尔纳峰和马卡鲁峰。他表示,自己的计划将退出,但是不会取消。“昨日,我颇为震惊,但是,今天,我已经重新做出安排,”他表示。“我只是担心尼泊尔人民;(对)经济的影响将颇为糟糕。”


       Mingote希望喀喇昆仑登山季时,情况能有所好转,届时,他将尝试迦舒布鲁姆II峰。“希望,秋季,我能够攀爬一或是两座中国西藏自治区境内的八千米级别山峰,及或许尼泊尔的一座山峰,”他说到。他随后分享了自己的想法(西班牙语):


       但是对于那些已经身处尼泊尔的徒步者和登山者们来说,究竟会发生什么?例如,来自斯洛伐克的Peter Hamor和Michal Sabov?ík和罗马尼亚人Horia Colibasanu及Mario Gant,在去年一次未能取得成功的尝试后,重返这里,在道拉吉里峰西北壁开辟一条全新线路。


       Hamor于3月8日乘坐飞机到达尼泊尔,并于昨日来到Namche Bazaar村。今日早些时候,他报告海拔适应训练毫无问题,并对于探险的进展充满信心。但是不仅这样的情绪戛然而止,而且如同很多非登山旅行者一样,因为航班取消和由于斯洛伐克向非居民关闭边境的混乱,Hamor或许会面临返家的困难。

更为快乐的时光:Peter Hamor离开斯洛伐克,去往道拉吉里峰开辟一条全新线路 

照片提供:Peter Hamor


       喜马拉雅山区是否完全没有任何攀登活动?对于外国人来说的确如此。部分尼泊尔团队是否会自己攀登一座山峰,人们依然拭目以待。在中国西藏自治区,珠穆朗玛峰有着类似向外国人关闭的规定,但是明玛G近日指出,中国团队被允许进行攀爬。事实上,中国一侧的一间公司(根据明玛,唯一授权带领中国团队的公司)已经开始进行准备。

2012年:珠穆朗玛峰的拥堵

照片提供:Simone Moro


       同时,欧洲喜马拉雅山区及其他区域的登山茅屋也已经关闭。救援巡逻人员要求每个人#stayathome(留在家中)。意大利阿尔卑斯救援国家公司解释到,如果任何人遇到事故,一支十四人组成的救援力量本应该能够去协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救治,而且伤者难以在疲惫的医疗人员工作的拥堵不堪的医院接受治疗。


       顺便提及,Kilian Jornet,在自己的网站开辟了一项全新内容,名为在家中登顶,可以免费观看其全部电影。此外,一些登山者也产生了类似留在家中的想法:辅导,视频,文章等,已与那些决定为了他人的健康不去旅行的人们共度时光。

Kilian Jornet的纪录片,我人生的顶峰

?

        此刻,保守或许是明智的选择,不要制定长距离或是长期出行计划。事情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变化。

顶尖滑雪者Andrej Bargiel取消了这个春季在从珠穆朗玛峰滑雪下撤的计划,并留在家中阅读

照片提供:Andrej Vargiel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Planet Mountai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