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美国]攀岩运动中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成功的文化几乎毁掉我

[美国]攀岩运动中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成功的文化几乎毁掉我

发表时间:2020-05-04 08:0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Beth Rodden敞开心扉,谈论了十数年来她与自己的身体和攀岩之间的斗争。

       14岁时,我进行了自己首次攀岩之旅,与一位年近30岁的男性,我的一位导师,一同去往Sierra地区。我们蜷缩在他很小的皮卡车內,挤在绳索和攀岩装备之间。


       在后视镜上端有一个很小的标识,写着“烘焙的食物。”这个词被圈出,上面有一个X形标志。


       我认为这非常奇怪,竟然有人不喜欢烘培的食物,但是我对于能够跻身车内心怀感激,我一言不发。我们在一个贝果商店停下,休息片刻。我是一个在人生后期才开始逐渐展露才能的孩子,而且当时,对于我来说,食物的存在也颇为简单:我们在饥饿时进食,在剩余的时间游戏。我点了两个另加一份芝士奶油的贝果,并在我们离开停车场之前便已经吞咽下肚。在结束进食后,我的肚子感到饱胀。


       “吞下这些贝果后,你无法进行任何攀登,Rodden,”他笑着说到。“这如同两日的卡路里摄入。”


       我对于他所说的内容一无所知,但是我感到羞愧且愚蠢,像是我并不知道一条攀岩或是饮食的重要规则。但是种子已经深埋在心中。


       两年后,一场世界杯分站赛,人潮鼎沸的运动场,我的攀岩英雄之一告诉我,她每场比赛之前都会减重五磅,并在随后恢复之前的体重。我也开始在比赛之前减重,但是,在却没有在赛事之后回到之前的重量。我认为,减重是通向领奖台之路。


        问题之一就是:这的确有效。至少我认为如此。我站在世界杯分站赛的领奖台上,连续四年问鼎国内青年冠军赛/锦标赛,但是我无法庆祝自己的成功,因为我忙于和自己的同辈进行较量。没有人明确地告诉我要减重,但是在我的意识里,较轻的体重更易取得成功。所以我不时观察自己竞争者的样貌,他们的进食情况,或是根本不会进食。我希望做到他们所完成的事情,或是超越他们。


       青春期晚期,我的臀部比我的膝盖并起来的宽度更为狭窄。直至19岁时,我才开始出现月经。当我最终出现这样的身体变化时,我感觉如同一种失败 - 因为这因为这我要开始增重。我在杂志上看到的攀岩者都极为纤瘦,而且通常无法撑起衣服。我开始注意到,我的大多数同辈人和赛事选手依然穿着儿童尺寸的衣服。我观察人们的延迟,试图猜测哪些是成年人。我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每晚我都是在饥饿中入睡,只有在使用提前包装和准备好的餐食才会感到束缚,这样我知道我摄入卡路里的准确数字。

照片提供:Randy Puro


        遗憾的是,我的行为得到的只有褒奖。我的表现更为出色,每赢得一场比赛,我就会获得更多的赞助。由于首攀,我出现在电影和广告之中,打破界限。这是不惜一切取得成功的系统,当时,我非常高兴自己是其中的一员。看起来,这样的文化愿意让我出现在这里,只要我有所表现。我有掌控的感觉,控制自己的身体,成就不可能事物的力量。


       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身体令一切反转。从某一方面来说,我不在保持着孩童般的体重。我感到随着自己变得成熟,我就像是一头大象。我的月经也变得正常。我从超小号的攀岩护具换成了小号。女性的身体发生着变化。而男性们似乎变得更为强壮,我们的核心重力却在改变。我们的臀部和胸部增大。我感到自己失去了力量。我把注意力从比赛转移至大型岩壁和高难度传统攀登。但是一件没有改变的事情就是我的饮食,或是我对于身体的感觉。我感到羞愧。我期待有着六块腹肌和肌肉健硕的手臂,这样在穿戴运动文胸时看起来会“很棒”。


       当时,我嫁给了职业攀岩者,Tommy Caldwell。几乎每一张拍摄的照片中,我都被要求脱掉外衣。Tommy却可以穿着自己的外衣。“你是否能够屏住呼吸,Beth?”摄影师会要求说。我痛恨穿着运动文胸,而不能穿着外衣。


       在同一时期,我完成了Meltdown线路,一条位于Yosemite山谷的51.4c难度裂缝路线,执念之后,这里才出现重复攀登 - 女性或是女性。这是女性开辟过的难度最高的传统线路之一,我却在这里担心我的腹部太过臃肿。


       将近30岁时,在十年间不断挑战攀岩极限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肌腱,韧带,骨头 - 在15年缺乏营养之后,一切开始崩溃坍塌。数个月内,我的攀岩从顶尖表现下滑至基础水平。泄气和自我伤害的想法令我的体重增加。我对于人们的说法太过认真,“Beth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的确在放任自己。”无法有所表现,我的收入也因此锐减。我感觉自己如同破损的物品。


       我几乎放弃攀岩。我已经完全遗忘自己最初为何开始:因为我热爱这项运动,这充满乐趣。幸运的是,随着时间和大量努力,及对于健康状况的真正理解,我从新发现攀岩不应该是,也不应该有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成功的文化。这要求我改变内心的认知,结识不同的人群,在网络上和线下,学习如何远离不健康的交谈。我必须让通常的状况变得平常。这需要数年时间。


       减重对于我短期表现的促进有所帮助,但是从长期角度来说,这是极为有害的做法。我们需要开始庆祝专注于持续,长期和健康的文化。是时候剥离我们身体应有形象的不切实际的预期。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将对我们在攀岩运动中实现可能性的标准。去年,我回到El Poussif,一条位于法国Fontainebleau森林的抱石线路,我自2003年起便没有进行过尝试。这里有着我喜爱的一切因素:极具技术性,精巧,要求你必须强壮且睿智才能取得成功。当时我首次尝试时,我单纯地认为我很快变得结束攀爬。但是,我遇到痛击,溃败。当我的体重增加了15磅,我认为我遇到了类似的失败。但是我试图平息这些想法。我的攀登表现非常出色,而且更好,事实上,自我的儿子出生后,我开始意识到,体重或许并非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我总是思考以前纤瘦的体型会让表现更为出色,但是我从未进行过直接的比较。数个小时后,我站在路线顶部,雀跃不已。El Poussif路线向我展示我可以进行高难度攀爬 - 甚至比此前完成的线路难度更高 - 而此时,我有着更重,但是更为健康的身体。


       今年,我开始仅是穿着运动文胸攀登。这是我的儿子出生后第五年,我一直等待自己恢复至怀孕前的体型。我比之前的体重更重,而且更为轻柔,但是我不在认为自己需要在镜头前收腹。我知道展示本身至关重要,简单的动作,在扭曲的文化中骄傲地展示柔软的腹部会让结果变得截然不同。我希望所有的攀岩者 - 男性,女性,青年人和老年人 - 能够成为攀岩运动中欣赏自己身体类型的积极案例。我期待攀岩群体做出改变。



信息来源:Beth Rodde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