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阿旺占堆:央视珠峰峰顶直播背后的“雪峰战士”

阿旺占堆:央视珠峰峰顶直播背后的“雪峰战士”

发表时间:2020-06-10 17:5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5月27日11时,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8名攻顶队员成功登顶珠峰,随即开展顶峰测量工作,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进行了现场直播。站在直播镜头后面的,是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山探险)高级向导阿旺占堆,作为央视特约记者,他提前10多分钟登顶,并与队员一起下撤,在珠峰顶峰足足待了近160分钟,创造了中国人在珠峰峰顶停留时长新纪录。

▲2020珠峰测量队在珠峰顶峰


阿旺占堆的微信昵称是“雪峰战士”,是一位特别要好的朋友为他取的,朋友解释说,意思是“雪山上的战士”。


阿旺占堆无愧于这个称呼。为完成这次珠峰峰顶直播,他除了将一台专业摄像机以及微波传送设备带上峰顶,还带了3台手机(其中仅1台是5G手机)和2个20000毫安的充电宝。由于微波传送出现故障,他只能用5G手机进行直播,在直播了50多分钟后,2个充电宝和1台5G手机电池耗尽后关机。“弹尽粮绝”的“雪峰战士”阿旺占堆并没有下撤,而是继续用另外两台手机拍照,和队员们在峰顶坚持“战斗”,直到“战斗” 结束。

▲日常拍摄中的阿旺占堆



9次登顶珠


阿旺占堆出生在珠峰脚下的定日县协格尔镇,这里海拔4300米,因此,他从小就对高海拔有着天生的适应能力。


初三毕业后没考上高中,他没有荒废学业,而是在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珠峰保护区)举办的免费培训班里学英语,学了3年。1999年,西藏拉萨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以下简称西藏登山向导学校)到定日县招生,他考入西藏登山向导学校,成为首批学员。


由于他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喜欢体育课,跑步、踢足球、投标枪……样样在行,因此,西藏登山向导学校创办初期的艰苦条件和刻苦训练并没有对他造成困扰,反而乐在其中。


▲初入西藏登山学校的阿旺占堆(后排左六)

2000年,他第一次到珠峰大本营,在国外登山团队当帮厨。2001年开始在国外登山团队当协作,最高到达海拔7028米;2002年、2003年继续在国外登山团队当协作,在珠峰海拔8300米以下运输物资,并先后登顶8000米级的卓奥友峰和希夏邦马峰。


2004年,他在国外登山团队担任向导,第一次登顶珠峰。


迄今为止,40岁的阿旺占堆已9次登顶珠峰、11次登顶卓奥友峰、1次登顶希夏邦马峰,其余6000米级、7000米级的山峰登顶次数更多,并多次在西藏自治区内外高海拔徒步活动中担任领队。

▲阿旺占堆在珠峰脚下



从高山向导成长为高山摄像


2005年,中日两国组成女子联合登山队攀登珠峰。同时,联合登山队中的中方女子登山队和高山协作人员还承担另一项特殊而光荣的使命——协助我国科考人员再次测量珠峰的高度。


在这次活动中,阿旺占堆首次作为央视特约记者,担任高山摄像,参与电视直播。初次接触摄像,他只在珠峰大本营接受了简单的指导:如何开机拍摄、如何通过微波传输视频、怎样拍特写……隔行如隔山,这些技术对于他来说是全新的挑战。


直播过程整体来说还算顺利,但央视的工作人员也给他提了很多建议,比如:场景变化、避免晃动、准确对焦……等等,让他开始对高山摄像产生了兴趣。

▲攀登途中


然而,由于他参加了2005年珠峰测量活动的电视直播,央视记者采访了他,父母也从电视上知道他在登珠峰。等他活动结束回到家中,母亲抱着他就哭了——原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一直在“骗”他们,说他是在当导游。父母从电视上了解真相后,非常担心他的安全,不希望他再登珠峰。他好说歹说,讲了很多其他高山向导的故事,特别是有些还是父母认识的人,父母才勉强同意了。


在2007年的北京奥运火炬接力珠峰传递测试活动中,阿旺占堆被安排在摄像组,在北京怀柔国家登山训练基地培训了半个月,学习摄影方面的专业知识,受益匪浅。

▲正在给队员讲高山攀登课


2008年5月,北京奥运火炬接力珠峰传递活动正式举行,阿旺占堆从8个摄像组成员中被选中参与最终的直播,被安排在距峰顶约20米的位置。其中,第一棒火炬手吉吉从火种灯点火的画面,就来自阿旺占堆。


接下来的2009年、2010年,他都在圣山探险组织的珠峰登山活动中担任高山摄像。

2011年,他的胃出现了重大状况。



因“胃”止步海拔8000米


2011年,阿旺占堆作为高山向导,带队员攀登珠峰。


在海拔7790米的C2营地,他带的队员身体不适拉肚子。当时风特别大,在帐篷外上厕所特别冷,队员要求在帐篷里解决。他作为高山向导,与队员合住一个帐篷,队员有这种需求,他没法不答应。但他实在受不了那种味道,就吐了。

▲生活中的阿旺占堆


但他还是咬牙坚持到了海拔8300米的突击营地。当队员在帐篷上厕所的时候,他又吐了。坚持着到了海拔8600米处,胃部剧痛,腰都没法直起来。他取下氧气面罩,发现氧气面罩被染红了——由于连日呕吐,胃里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了,胃部受损后能吐出来的就只有胃液和血。


当时担任登山总指挥的圣山探险总经理次仁桑珠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安排备用向导带阿旺占堆下撤到突击营地。到达突击营地后,他吐着血,偶然间发现视觉变得模糊——明明是一条路绳,在他眼里是两条。出现这种情况,他一个人不敢继续下撤,决定在突击营地休息一晚,第二天随接应组下撤。


回到拉萨后去医院检查,诊断是胃溃疡、食道溃疡,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出院后,医生嘱咐他继续吃药,并建议他今后登山不要超过海拔7000米。从2011年到2019年,他登山最高到达过海拔8300米的突击营地,主要负责海拔7000米以下的登山、拉练活动,再未登顶珠峰。



“雪峰战士”再次登顶珠峰


今年珠峰春季登山季,阿旺占堆担任雅拉香波珠峰登山队领队,负责带队员到洛堆峰、启孜峰、拉巴日峰拉练。拉练结束后,次仁桑珠安排他到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负责高山摄像工作,再次成为央视特约记者。


做出“让阿旺占堆再上珠峰峰顶”这一决定,无论是次仁桑珠,还是阿旺占堆,都需要巨大勇气——毕竟在之前的8年时间里,阿旺占堆再没有登顶珠峰,他的身体还能不能适应呢?他的胃病还会再犯吗?

▲2020年正在攀登珠峰的阿旺占堆


5月27日凌晨1时40分,阿旺占堆比队员提前20分钟从突击营地出发冲顶。到达峰顶后,胃没有问题!他赶紧检查设备,发现微波传送出现故障,只能用备用的5G手机进行直播——幸好今年中国移动已将5G信号覆盖到珠峰峰顶。


阿旺占堆一只手戴着厚手套拿着20000毫安的充电宝给手机充电,另一只手戴着薄手套操作手机;由于珠峰峰顶的温度很低,在摄氏零下二十多度,过一会儿,他戴着薄手套的手就冷得受不了,赶紧戴上厚手套,将充电宝从另一只手上换过来;另一只手则摘下厚手套,只戴着薄手套操作手机……就这样,总共50多分钟的直播,他换了10几次手,换手的时候,画面就晃动得厉害。期间还有几分钟没有直播画面,是因为手机和其中一个充电宝电池耗尽后关机了,只能更换充电宝后再开机。

▲攀登途中


直到5G手机和两个充电宝的电池都耗尽后,阿旺占堆才不得不遗憾地结束直播。但这次50多分钟的珠峰峰顶直播,已经创造了历史。


40不惑。阿旺占堆在登山和摄影领域的跨界融合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花了七八年时间才恢复的胃,以及由于在珠峰峰顶直播时,两只手长时间不活动导致几根手指被轻微冻伤,至今还未恢复知觉……这些都证明他是一名真正的雪峰战士”。


▲阿旺占堆

次仁桑珠介绍,为鼓励圣山探险员工在高海拔登山探险活动中尽可能多拍图片和视频,公司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措施,其中包括:公司于2019年成立了高山摄像部门;员工可凭发票报销个人购买摄影器材费用的一半;每年定期举办公司员工摄影比赛等等。


截至目前,圣山探险已有20多位员工拥有了自己的摄影器材,在每年公司组织的登山探险活动中拍摄了大量的图片和视频素材,这是圣山探险的一笔宝贵财富。


次仁桑珠相信,未来将有更多圣山探险的员工像阿旺占堆一样,在登山和摄影领域实现跨界融合,将喜马拉雅山脉的绝世之美展现在世人面前。




本文由圣山登山探险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授权合作请联系:1583579075@qq.com


 E N D  -


喜欢就关注转发吧?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