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泊尔]昂塔卡 - 现代夏尔巴登山之父

[尼泊尔]昂塔卡 - 现代夏尔巴登山之父

发表时间:2020-08-10 06: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1975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薄雾,在昂塔卡位于加德满都南部的农场醒来,这是我脑中依然非常鲜活的记忆。带着灿烂的微笑,他给我倒茶,用夏尔巴的方式制作的茶饮,茶叶,糖和牛奶一起煮。我们把烤饼和他的农场产出的鸡蛋作为早餐。他在天亮之前便已经起身,为奶牛和山羊挤奶。昂塔卡年近69岁,而我,27岁。


1975年,昂塔卡(右侧)和Bob McKerrow(左侧)在昂塔卡位于加德满都南部,Simbhanjayang区域的农场拍摄

照片提供:Bob McKerrow


        我们谈及他参与探险活动中伟大的登山者:Eric Shipton,Edmund Hillary爵士,Maurice Herzog(编者按 - 安娜普尔纳峰的首攀者,1950年),Gaston Rebuffat,Lionmel Lachnel,Lionel Terray,指挥官Kohli及其他人。你可以看出,他对于Shipton和自己参加的法国探险队伍颇为欣赏。


       出生,并在Khumbu山谷长大,随后移居大吉岭,昂塔卡参与的首次探险活动是1931年去往干城章嘉峰。1933年,1935年,1938年,作为厨师和夏尔巴协作负责人,他到访了珠穆朗玛峰,1934年,他首次在Nanda Devi峰的攀登中正式担任夏尔巴协作负责人。作为登山者和夏尔巴协作负责人,他的表现不同寻常,而且他的性格赢得了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赞誉。


       1981年7月28日,昂塔卡于加德满都离世,他属于第一代顶尖夏尔巴攀登者。1908年,猴年(根据藏历),出生在Khunde村,昂塔卡在12岁时去往大吉岭,寻找加入探险活动的工作机会。


       当尼泊尔开放探险旅行时,首批勘察队伍沿Dudh Kosi地区去往Solu Khumbu区域,昂塔卡就在其中。他剪掉了夏尔巴传统的辫子,穿着时尚的羊毛衣服,“但是,毫无不同,羞涩寡言,而且颇为幽默,”Shipton回忆到。1951年,他加入Eric Shipton和埃德蒙德.希拉里的探险活动,他们通过了艰难的Khumbu冰川,这是去往珠穆朗玛峰南坡线路的必经之地,为两年后山峰的成功首攀铺平了道路。探险队伍随后去往Imja山谷高处,Hongu本地进行探索,随后横跨Tesi Tapcha区域,来到Rolwaling村。Shipton对于昂塔卡的表现颇为惊叹,而且评价自己的夏尔巴协作负责人时说到,“一位有着出色性格和能力的人。”


       昂塔卡也参加了其他令人兴奋的喜马拉雅山区攀爬,由Maurice Herzog导领的1950年法国安娜普尔纳峰探险团队。他到达了首座取得成功的八千米级别山峰北壁的“镰刀”区域处的高海拔营地。


       之后,位于大吉岭的喜马拉雅登山学院派遣他去往瑞士接受技术登山训练。尽管Herzog邀请他和自己的妻子一同去往法国,但是昂塔卡却坚守原则,拒接带着自己的妻子,从未为自己的“登山老爷”节省额外的开销。


       1954年,昂塔卡离开喜马拉雅登山学院,并创建了自己的公司,带领徒步者们去往干城章嘉峰。1962年,他成为攀登八千米级别山峰最为年长的攀爬者,当时他和印度珠穆朗玛峰探险队伍一同沿南坳线路到达山峰顶端。随后,他便不再活跃在登山圈。


       我第一次遇到他。1975年,昂塔卡带领一支队伍去往安娜普尔纳换线,1978年,时年70岁,担任法国道拉吉里峰探险团队的夏尔巴负责人。


       我记得他的体能非常强健,在自己的农场内奔跑着完成工作,脸上总是露出微笑。从任何方面来说,作为一位坐在巨人脚旁的年轻登山者,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单纯,意志坚定,简单饮食,努力工作,幽默,家庭,友谊,总之,还有谦逊。正是他,把声名显赫的丹增.诺尔盖介绍给不同的探险活动:显然,如同我们现今的定义,现代夏尔巴登山向导之父。


       73岁时,依然相当健壮,很多记得他在Durbar Marg的街道上,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向人们欢快地挥手(如果可以,他从来不会乘坐汽车)。昂塔卡期待安静的退休生活,在自己位于Simbhanjayang地区的花园和农场度日,但是,他却突然之间入院,并死于癌症。


       在Eric Shipton的经典作品,地图上的一点空白一书中,Shipton描述了1937年,自己去往喀喇昆仑山区Shaksgam峰和乔戈里峰北壁的探险活动。这是一次规模很小的探险,仅有Shipton,H. W. Tilman,M. A. Spender,J. B. Auden,七名夏尔巴(在夏尔巴协作负责人昂塔卡的带领下)及四位Balti族背夫。历时五个月的探索活动期间,他们绘制了1,800平方英里区域的盆地,冰川,无人居住区域的地图,其中包括大量世界上最为雄伟壮丽的山峰。


       1954年,昂塔日的自传,一位夏尔巴协作的回忆录中写到,昂塔卡是丹增在大吉岭住所的房东,而且也是他的导师。昂塔卡陪伴Shipton进行了八次探险活动,而且也是1950年,Horzog带领法国探险队伍的夏尔巴向导领队[负责人]。


       1950年,他与法国团队一同去往安娜普尔纳峰,1951年,珠穆朗玛峰,1952年,卓奥友峰,1953年,道拉吉里峰和Nun峰,1954年马卡鲁峰,最终是1962年,与印度人一起登顶珠穆朗玛峰。


       1955年:他加入位于大吉岭喜马拉雅登山学院派遣的一支印度探险队伍,于7月6日进行了Kamet峰的第二次攀登。Narendra D. Jayal上尉为领队;Jayal,昂塔卡,达朗杰,昂腾巴和哈帕多杰组成的冲顶团队。他们的路线连接了Abi Gamin峰和Kamet峰。


       青年时期,当我看到一张瘦小的昂塔卡,协助身形高大,冻伤的法国登山者,Gaston Rebuffat,从安娜普尔纳峰一处高海拔营地沿山壁返回的照片时,我便被深深吸引。


       与出生地,荒凉贫瘠的Solo Khumbu地区相比,他位于加德满都南部Simbhanjayang地区农场丰美的绿草和树木堪称一片绿洲。他与来自海外的登山朋友,早期探险活动的夏尔巴同伴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而他的农场也能为他提供自己所期望的和平,宁静和自给自足。


       我首次探访昂塔卡是通过我在加德满都解释的他的儿子,边巴。


       当年晚些时候,在我返回瑞士之前,昂塔卡显得颇为悲伤。他之前的攀爬同伴,埃德蒙德.希拉里的妻子和女儿在加德满都一场令人惊骇的飞机坠毁事故中遇难。他进行了一次特殊且短暂的旅行,去往加德满都,安慰埃德蒙德爵士,Peter和Sarah。我也清楚地记得此次悲剧,因为当时我也正身处加德满都,并听闻了飞机坠毁,并在一个小时后得到了消息。我加入一堆朋友,给希拉里家庭提供我们可能提供的支持。


       作为一位年轻人,我能够有幸见到夏尔巴向导活动早期两位最为伟大的人物,昂塔卡和丹增.诺尔盖。1972年,我在大吉利的The Mall遇到丹增,我们坐在一处岩壁,谈论了他的登山事业。丹增似乎是比昂塔卡更为复杂的人。这听起来或许显得有些不敬,但是我认为丹增在处理荣誉和地位方面的做法有些欠妥,而昂塔卡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而且发现了简单的事情,例如,务农,自行车骑行,与家人共处,对于自己很小的需求颇为满意。在我年轻的意识里,昂塔卡是现代夏尔巴登山之父。



信息来源:本文版权属于Bob McKerrow(2010年)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