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波兰]2020年金冰镐奖项获奖名单公布

[波兰]2020年金冰镐奖项获奖名单公布

发表时间:2020-08-12 07: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8月10日早些时候,金冰镐奖项委员会宣布,四项2019年的攀登活动获得声名显赫的金冰镐奖项。此外,Catherine Destivelle荣获终身成就奖。


        八位评委,其中大多数此前因为在登山运动中的完美表现而获得过一座金冰镐奖杯,其中包括Gerlinde Kaltenbrunner(编者按 - 世界上首位不使用辅助氧气,登顶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女性),Hélias Millerioux,Ale? ?esen和Raphael Slawinski。


       自1992年起,金冰镐奖项每年都会表彰此前一年出色的攀爬活动。尚不清楚明年这个传统是否会被打破,因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使得大部分探险计划取消。


今年的获奖名单:


Chamlang峰(海拔7,321米)

Chamlang峰西北壁的The UFO线路,由Marek Hole?ek和Zdeněk Hák首攀。H意为2019年,登山者尝试此前无人攀登北脊时到达的高点

照片提供:Andy Houseman


       自2011年首次看到山壁起,Marek Hole?ek便一直梦想着能够攀爬尼泊尔Mahalangur Himal地区Chamlang峰雄伟的西北壁。其他人也有着相同的梦想,但是在数次失败尝试后,这座山壁成为了这个国家最为显赫的褒奖。2019年春季,Hole?ek和Zdeněk Hák到达这里时,他们看到这处山壁仅有极少的积雪和大量坚硬的水冰。迅速绕过海拔更低的客观危险区域是取得成功的关键。


       在山壁下部冰川海拔5,300米高度宿营,两位捷克共和国人几乎是直接攀登到达顶峰下部。第四日,他们来到东脊上端,在距离顶峰80米处留宿。5月21日,他们通过顶峰,并在当日剩余时间试图查看山峰南脊的初始日本路线。这里比预想的难度更高。又经历两次宿营 - 没有食物 - 在通常能见度极为糟糕的区域进行艰难的反向攀爬和双绳方式下撤,返回山谷。


       线路被定名为UFO,这是向Reinhold Messner和Doug Scott致敬,1981年,他们二人与夏尔巴昂多吉和巴桑首次攀爬Chamlang山系北侧,并到达其中一座中央峰。在这里,正午太阳高照,他们对自己头顶漂浮的盒子形状的物体感到困惑。


Tengi Ragi Tau峰(海拔6,938米)

Alan Rousseau和Tino Villanueva,Tengi Ragi Tau峰西壁

照片提供:Tino Villanueva


       2012年,在他们首次去往喜马拉雅山区区间,Alan Rousseau和Tino Villanueva首攀了Langmoche Ri路线,该线路位于尼泊尔Rolwaling Himal山区Tengi Ragi Tau峰北脊。徒步来到Tengi Ragi Tau峰西壁下部,他们对于山峰的胸围陡陡峭和通过美丽花岗岩面的冰层覆盖沟渠而感到震惊。他们于2014年返回,尝试一条垂直路线,在并不理想的天气条件下攀爬至海拔约6,500米高度,随后折返。五年后,岩壁开始吸引数支实力强劲团队的目光。


       在横跨扎西拉桑垭口,在卓拉波冰川宿营,两位美国人通过最初,使用冰镐通过的绳距,来到雪层覆盖的山壁,随后在到达顶峰之前,三次宿营。一次复杂的双绳方式下撤回到路线继续攀登。线路高处有一处多绳距冰层难度部分,随后是陡峭的无保护雪面,这条技术性且优雅的路线位于Rolwaling山区最为引人瞩目的无人涉足山壁,这是对于两位经验丰富的阿尔卑斯向导的褒奖。他们的攀爬是这座高难度山峰的第二次攀登,也是首次有人在这里采用阿尔卑斯方式完成攀爬。


Link Sar峰(海拔7,041米)

首攀,Link Sar峰东南壁,Mark Richey,Steve Swenson,Chris Wright和Graham Zimmerman

照片提供:Matteo Della Bordella


       另外一条声名显赫的线路,这一次是位于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东壁,Link Sar峰在2019年之前至少被出现了八次尝试。但是这里的难度绝非仅是攀登山峰本身:印度-巴基斯坦的冲突令申请该区域的登山许可时,基本上是处于开放 - 关闭交替的状态(大多数时间关闭)。


       Steve Swenson于2001年带领一支实力强劲的美国队伍,首次尝试Link Sar峰,在数次申请许可失败后,2017年,他再次与Chris Wright和Graham Zimmerman一同到访这里。现在,在发现了一条可行的攀爬路线后,三人决定于2019年合力攀登,此外,Mark Richey也加入其中。


       从前进营地出发六日后,他们到达顶峰。期间,他们等待36个小时,直至风暴结束。在冲顶当时,由于雪崩,他们的领攀者经历了35米的滑落,并克服了结束绳距,在经历了陡峭,不稳定雪层的挑战。他们随后用时超过两日沿线路下撤。


Rakaposhi峰(海拔7,788米)

Rakaposhi峰,南壁和东南山脊,Kazuya Hiraide和Kenro Nakajima首攀

照片提供:Kenro Nakajima


       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的Hunza山区有着大量令人惊叹,而且距离八千米级别仅数百米之遥的山峰。其中最为突出的山峰之一便是,Rakaposhi峰,1958年,登山者沿山峰西南山脊首攀山峰。山峰南壁,通向出色的东南山脊边缘,在过去一直有人进行勘察,但是全部无功而返,因为攀爬者们无法发现一条可行的线路。从山峰不为人知一侧进行换一次攀登则极具探险性。


       从冰川边缘,海拔3,660米高度的前进营地出发,在通常极不稳定的天气条件下,Kazuya Hiraide和Kenro Nakajima沿山峰南壁到达海拔6,100米高度,既是为了进行海拔适应训练,同时也是确认二人选择的路线可行。


       在他们第二次尝试过程中,他们花费三日时间,艰难通过通常由厚重的积雪覆盖的山壁,来到山峰东南山脊海拔6,800米高度,在这里他们被迫在恶劣天气条件下等待两日时间。之后,他们登顶山峰,并在一日内返回营地。第二日,他们一路沿自己开辟的路线下撤至大本营。


        尽管这条线路并不像其他三条获奖路线那样极具技术难度,但是,其长度,及Hiraide和Nakajima的付出和风格和在一座鲜少有人涉足的山峰坚定地进行攀登,使他们赢得了一座金冰镐奖杯。



信息来源:Jerry Kobalenko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