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加拿大]与登山传奇,Mark Twight交谈

[加拿大]与登山传奇,Mark Twight交谈

发表时间:2020-09-14 06: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去年秋季,Dr. Doom回到班夫中心,谈论关于死亡,热爱和攀登的话题。

       Mark Twight,又名Dr. Doom,是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的登山者之一。他年复一年地推动加拿大洛基山脉冬季攀登极限。他完成了如此之多的危险和高难度阿尔卑斯和冰面线路,他也因此被视作是到访过世界上大量伟大区域的最伟大胆的攀爬者之一。


       他是最早鼓励进行轻装且快速,一气呵成攀登的登山者之一,保持着洛基山脉最为令人惊叹的速度攀爬纪录。去年秋季,他再次回到班夫地区,在班夫山岳活动节谈论了他的新书,救援和运动攀岩。



        你上一次在班夫地区攀登的情况如何?


        诚实地说,我不记得了。但是,上一次,我身处这里,进行一些攀爬是在1995年,当时,Bubba[Barry Blanchard]踢掉了Shampoo Planet区域的一处自由悬垂冰柱,而我被击中。


        随后我们尝试一条位于Kananaskis区域的线路,但是,我们身上有大量掉落的积雪,而我们的脚下则有更厚的雪层。或许最后一条到达顶端的路线是那些位于Moonrise瀑布的线路之一。

1988年,Mark Twight,Barry Blanchard,Ward Robinson和Kevin Doyle在位于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区南迦帕尔巴特峰Rupal侧前摆拍

照片提供:Hank VanWeelden


       现在,你依然保持着Slipstream线路的速度记录,你是否认为这能够承受时间的测试?


       攀登是在1988年2月,我认为这是一项或许能够继续保持数年的时间,尤其是在此刻大多数人刚刚开始在阿尔卑斯山区进行速度攀登之旅。现在,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希望去没有在这些线路按下秒表。这受到了自我意识的驱使,这是一个十分有效的工具,不要误解我,这是一种表现能力的方式,但是从生与死的角度来说,毫无必要。


       在(你)首攀VI WI6X难度Reality Bath线路后,人们对此有何反应?


       我认为通常的回应,例如,“他在自杀。”这并非不是事实,而且我持续从这里掉落。向导手册评论或许有着正确的描述,“如此危险,除去对于那些有自杀倾向的人们来说,毫无价值,”这也同样适用于Slipstream线路,Borderline线路,Polarity线路,等...而且当我了解到岩塔似乎如不30年那样具有威胁性,但是这里依然是严肃的路线,绝对不容小觑。


        当你更为年轻时,你会仰望哪些同行?


       奇怪的是,当我开始这项运动时,有一些我崇拜的人,例如Jeff Lowe和John Bouchard,之后,他们成为了同辈和同伴。早期的一些来自本地的影响源自Steve Swenson,Todd Bibler,Jim Nelson,McNerthney兄弟,Doug Klewin和Rob Newson - 我对所有人都极为尊重,并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不言自明,这些在我的事业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回顾你在加拿大停留的时日,是否有任何印象深刻的线路?


       我愿意重复攀登Alberta山北壁,但是直至我不再洛基山脉攀爬时,我从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取得成功 - 我痛恨长距离徒步到达的过程。


       年轻的阿尔卑斯登山者仰望你和你的大量路线,对于他们,是否有任何建议?


       建议?是的,明确危险,并完全了解你希望承担的风险,进而参与这个游戏。如果仅是你个人面对风险,而仅对于极少,极少数人,他们人生中极短,极短的时间有所影响,这是一件事情,但是当风险影响到他人 - 那些身处该区域,此外还有那些仅关注掉落信息的人们 - 这则变成另外一个故事,而且,永远无解。所以,选择自行车骑行,瞬息之间,无需咬紧嘴唇。


       救援背后的动力?


       在我放弃大胆攀登之后很久,这依然会出现,影响着我对于事情的看法,我说话的方式,我生活的目标,当我开始进行救援时,这种“缺失”依然存在。


       表面上,一个人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功,并得到很大满足,借助军队和电影方面的训练,嘉奖,及所有那些有时萦绕人们的基本因素,还有那些存在于表面的支持。显然,2014年,我并未面对退出攀爬对我产生的影响,如果我希望生存下来,我本应该这样去做。


       你撰写这本书花费了不少时间,内容涉及哪些方面?


       我于2016年11月正式开始写作,书籍最终于2019年2月出版。这本书基本上是关于倒数,从山峰到平静生活的倒数过程,发现当从上端俯瞰世界时所展现的如此琐碎的意义。书中的第一张照片拍摄于1985年4月,最近的一张则是在2017年拍摄,这段时期所学的一切。


       在救援一书之后,是否有任何其他的出版计划?


       我们刚刚出版了一本选集,这是五本我们从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完成的小册子之中的第一本,其中涉及Raze的四个问题 - 与人类天性的较量,还有单行本,Collaborate。这本选集是196页,毫无解说的回顾,其中包括一系列艺术家的作品。此外,人们对此的期待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信息来源:GRIPPED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