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泊尔]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感染情况失控,14×8,000简介以及争议

[尼泊尔]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感染情况失控,14×8,000简介以及争议

发表时间:2021-04-29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没有作为,为时已晚?探险队伍在珠穆朗玛峰隔开各自的营地

照片提供:喜马拉雅救援协会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数量暴增,但是尼泊尔政府却采取了否认,信息管控和威胁的策略进行应对。


       新型冠状病毒,COVID病毒不仅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肆意蔓延,同时也出现在Khumbu山区。根据Alan Arnette,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实际感染情况或许是四个已知/确认病例的十倍。加德满都的消息来源表示,有约20人因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症状而被救离山峰。总之,医院并不允许病人透露病情。而探险团队负责人或是登山者自己也不能公布任何消息。


审查制度


       一些与登山团队保持联系的人们报告,探险队伍负责人被要求公布消息前接受审查,并受到威胁。政府警告他们,如果他们透露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爆发的消息,那么,明年在申请登山许可时,他们将面对“不利的”对待。


       旅游局官员“根据报道,亲自致电救治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PVID-19D登山者的医生,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的医生和探险中介公司,封锁关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信息,”Nepal News博客的tweet网页更新内容写到。“外人或是媒体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不[被]允许进入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


       更新内容继续说到,“一队在一位探险队伍负责人许可后,近日到访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的外来访客在返回Lukla地区之前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核算测试呈阳性。此刻,[他们]在加德满都接受治疗。”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人数达1,000


       根据旅游局,4月26日,珠穆朗玛峰南坡的登山许可数量达到394张,打破了2019年的许可数字纪录。随着向导,厨师及其他工作人员,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事实上已经形成一个小型,局促拥挤的村镇,人口数量达到1,000。


       Alex Txikon。正在去往珠穆朗玛峰南坡,进行一次不使用辅助氧气的尝试,4月28日,他在Pheriche村表示,他对于之后面对的情况感到担忧。“我离开家时,携带了刚刚接受核酸测试,呈阴性的结果,而且在到达加德满都后,我再次接受了测试,”他说到,“一旦我收到阴性的报告后,我便出发去往Khumbu山区。”

Alex Txikon,4月28日,身处Pheriche村,担心他在山峰大本营遇到的情况

照片提供:Alex Txikon


       其他消息来源表示,在加德满都很容易获取伪造的PCR测试报告,花费大约为60美元。所以,Txikon虽然收到了真正的测试结果,但是尚不清楚是否所有的到访者都会这样做。


整个尼泊尔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逐渐恶化


       同时,由于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肆虐的印度有着1,770公里的边境线,尼泊尔国内的状况也迅速变糟。去年,首轮疫情爆发时,边境关闭,但是之后重新开放。


       周四,加德满都将开始另外一轮居家隔离,道路交通也将断绝。第二次边境关闭也在讨论之中。


       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对于喜马拉雅山区的登山者和徒步者造成的影响。此刻,国际和国内航班正常运行。


       否定证据不是适宜的策略。总之,大本营泄露的消息增加了不确定性,而且也严重损害了官方消息的可信程度。事实与旅游局的“仅有好消息”政策相悖。


       尼泊尔现有确诊人数超过20,000。“国家报告新增病例为3,442例,12人死亡。”


       “我们检测到英国的变种病毒和印度的双重突变病毒,” Krishna Prasad Paudel,尼泊尔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部门负责人告诉路透社。


       临近印度边境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而且处于紧急状况。同时,由于疫苗短缺,尼泊尔的接种工作也近乎停止。这里的大多数疫苗来自印度,而那里极为恐怖的感染率使得该国停止向境外出口疫苗。他们需要为本国人进行接种。

位于印度边境旁的Narayani医院

照片提供:Niraj Singh/The Khatmandu Post


饱受诟病的医院


       “病毒很快便会出现变异,”Rabindra Pandey,一位公共健康方面的专业人士表示。“印度的(变异病毒)现在进入了尼泊尔。”如果这样的趋势持续一周时间,他补充道,已经额外增加病床的医院将无法接治更多的病人。


       尼泊尔前国王贾南德拉和他的妻子在印度参加一次宗教活动返回后的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他们正在加德满都的私人医疗机构接受治疗。


       “情况令人惊悸不已,”Prakash Thapa,临近印度边境,Nepalgunj地区Bheri医院的一名医生表示。


       他说到,医院充斥着需要特别护理和呼吸设备,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


        “即使是孩子或是青年也出现了危险状况,而且患者甚至睡在地板和走廊。”


珠穆朗玛峰消失不见的高压气旋

       随着登山者们在西山坳享受完美的天气状况,天气预报人员却看到了奇怪的现象 - 高压气旋的缺失。


       这些高空出现的疾风对于登顶珠穆朗玛峰至关重要。当气旋离开顶峰,风速会降低至30公里/小时,这是大部分向导允许他们的客户进行攀登的最高风速。当气旋笼罩山峰顶部,一年四季几乎日日如此,顶峰变得太过危险。此前曾出现攀爬者被从顶峰吹落山峰的情况。


       这个安静的气旋能够预告攀登山峰的好运。2018年,这里连续11日风速很低,是拥堵得到很大缓解。当然,噩梦般的情况发生在2019年,这里仅有三日风速适宜的天气,数以百计的登山者不得不在此时出发,导致山峰高处形成漫长的等待队伍


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的攀登进展

Horia Colibasanu身处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


       但是道拉吉里峰的传统线路覆盖着齐腰深的积雪,迫使尝试独立攀登的两位女性和两名男性折返。


       Peter Hamor,Horia Colibasanu和Marius Gane在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他们选择的高难度线路迅速取得进展。


       4月26日,出色的天气状况使登山者能够到达2号营地。4月27日没有关于他们的消息,但是,他们应该去往山峰3号营地,这里已经位于顶峰山脊。

登山者们身处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

视频截图:Horia Colibasanu

?

       不错的天气,随后便出现短暂,但是严重的降雪。极为陡峭的西北山肩和山脊并未出现积雪,但是道拉吉里峰传统路线下端区域现在覆盖着全新积雪。Carla Pérez,Topo Mena,Jonatan García和Stefi Troguet,组成一支团队,希望能够登顶山峰。厚重的积雪迫使他们折返。

Esteban Mena和Carla Pérez身处微风徐徐的道拉吉里峰

?

       “最近一场风暴带来了我们在冲顶尝试期间能够承受的雪量,”Esteban Mena表示。“齐腰深的积雪使我们的进展令人难以忍受的缓慢。[我们]不得不在我们来到的海拔高端,5,600米处掩埋部分物资,就此折返。冲顶尝试必须等待至5月,如果我们能够获得另外一个周期。”


       “我们面对的艰难状况简直疯狂,这里几乎没有人开展任何攀爬活动,”Stefi Troguet补充到。“我们将尝试于4月28日,全新的严重降雪到来之前,去往山峰1号营地。我们对自己能够发现 & 挖出我们位于1号营地的帐篷 & 装备拭目以待,并期待去往山峰2号营地。”


       Troguet也报告,山峰海拔约6,700米处的陡坡出现了危险的疾风。

Jonatan García,EstebanMena,Carla Pérez和Stefi Troguet身处道拉吉里峰传统线路

照片提供:Stefi Troguet


什么是14座 × 8,000米级别山峰?

卫星拍摄的喀喇昆仑山脉八千米级别山峰图像

照片提供:美国航天和航空局


       攀登世界海拔最高山峰的简单介绍:中国,尼泊尔和巴基斯坦的八千米级别山峰。


       听说过珠穆朗玛峰,但是对于我们经常所说的14座 ×8000米级别山峰并不熟悉?以下是详细解释。


       世界有14座海拔超过八千米(26,246英尺)的(独立)山峰,其中十座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四座坐落在相邻的喀喇昆仑山脉。


       珠穆朗玛峰是海拔最高的山峰,根据最新的测量,海拔8,488.86米。山峰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尼泊尔边境。传奇的艾德蒙德.希拉里爵士和旦增.诺尔盖夏尔巴于1953年5月29日首次登顶了这座山峰。


       珠穆朗玛峰并非14座巨峰之中首座被征服的山峰,如同他们当时的说法。三年前(1950年),一支由Maurice Herzog带领的团队站在位于尼泊尔的安娜普尔那峰顶端。


       上世纪五十年代,除去道拉吉里峰和西夏邦马峰之外,大型国家队伍攀登了剩余的全部八千米级别山峰。一支瑞士团队于1960年成功站在道拉吉里峰顶端。中国登山者登顶了西夏邦马峰 - “距离最短的”八千米级别山峰,海拔仅为8,027米。而且这是唯一一座全境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的八千米级别山峰。

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和山峰所在地点

照片提供:https://upload.wikimedia.org/

?

山峰所在位置


       14座山峰全部集中在三个国家,中国(西藏自治区),尼泊尔和巴基斯坦。其中数座山峰坐落在两国边境,例如中国和尼泊尔,或是尼泊尔和印度。


       山峰地点:


       中国和尼泊尔: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洛子峰(海拔8,156米),马卡鲁峰(海拔8,485米)和卓奥友峰(海拔8,188米)

       尼泊尔和印度:干城章嘉峰(海拔8,586米)

       尼泊尔:道拉吉里峰(海拔8,167米),马纳斯鲁峰(海拔8,163米)和安娜普尔那峰(海拔8,091米)

       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乔戈里峰/K2峰(海拔8,611米),布洛阿特峰(海拔8,051米),迦舒布鲁姆I峰(海拔8,080米)和迦舒布鲁姆II峰(海拔8,034米)

       巴基斯坦(喜马拉雅山脉):南加帕尔巴特峰(海拔8,125米)

       中国:西夏邦马峰(海拔8,027米)

比较八千米级别山峰(红色三角),世界七大洲海拔最高七座山峰和世界七大洲海拔第二高峰的海拔高度

照片提供:https://en.wikipedia.org/


使用或是不使用辅助氧气


       这些巨大山峰之中的每一座都有着不同的攀登线路,其中包括部分此前从未有人涉足的路线。总之,大多数探险活动倾向于沿最为容易且最为安全的线路行进,这也是山峰最初的成功登顶者的选择。


       在经典路线,技术难度和暴露程度,到客观危险,例如大量雪崩,但是其中主要的挑战是山峰的极端海拔高度。所以,最为伟大的风格是那些不借助辅助氧气进行攀登的人们。所有攀登名单包括这项重要的细节,使用或是不是辅助氧气。

?

攀登14座 × 8,000级别山峰登山者名单

Reinhold Messner,首位成功攀登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登山者,也是首位不使用辅助氧气取得成功的人

照片提供:https://en.wikipedia.org/


        珠穆朗玛峰是地球海拔最高点,而且世界范围内的登山者梦想着能够站在这些山峰顶端,一些高海拔登山者希望登顶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十数年前,14座 × 8,000级别山峰的追求需要一生时间。1986年,Reinhold Messner成为首位取得成功的登山者。令人惊叹的是,这位来自南提洛尔地区的传奇攀爬者是在没有借助辅助氧气的情况下攀登了全部14座山峰。

Edurne Pasaban,在Oh Eun-sun/吴银善的宣称存在疑问后,转而成为首位登顶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女性

照片提供:https://en.wikipedia.org/


       至于女性,Edurne Pasaban是首位成功到达14座山峰顶端的女性登山者。Gerlinde Kaltenbrunner是第一位不使用辅助氧气,取得成功的女性。

Gerlinde Kaltenbrunner,首位不使用辅助氧气,登顶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女性登山者

照片提供:https://en.wikipedia.org/


       14座 × 8,000级别山峰俱乐部曾经是世界上最为顶尖的高海拔登山者组成的精英登山者机构。近些年,登顶全部山峰的攀登者人数呈几何数字增长。大量使用辅助氧气和直升飞机使得数量更多的登山者考虑这个目标,并更为快速地完成这个名单。


       对于探险精神来说,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不借助辅助氧气攀爬,或是沿技术难度路线行进,又或是采用并不依赖数量众多的夏尔巴群体几乎是从大本营开始,直至顶峰固定安全绳索的独立风格越来越为罕见。截止到现在,世界上仅有43人完成了这项挑战。

       Eberhard Jurgalshi的8000ers.com网站公布了直至2014年的攀登者名单,wikipedi网站包括近期取得成功的登山者。

排序
  
  不使用辅助氧气的排序
  
  姓               名
  
攀登时期
  
出生年份
  
完成攀登年  龄
  
  国籍
  
  1.
  
  1.
  
 Reinhold Messner
  
1970年 – 1986年
  
1944年
  
  42
  
  意大利
  
  2.
  

 Jerzy Kukuczka
  
1979年 – 1987年
  
1948年
  
  39
  
  波兰
  
  3.
  
  2
  
  Erhard Loretan
  
  1982年 – 1995年
  
1959年
  
  36
  
  瑞士
  
  4.
  

  Carlos Carsolio
  
  1985年 – 1996年
  
  1962年
  
  33
  
  墨西哥
  
  5.
  

  Krzysztof  Wielicki
  
  1980年 – 1996年
  
  1950年
  
  46
  
  波兰
  
  6.
  
  3
  
  Juanito  Oiarzabal
  
  1985年 – 1999年
  
  1956年
  
  43
  
  西班牙
  
  7.
  

  Sergio Martini
  
  1983年 – 2000年
  
  1949年
  
  51
  
  意大利
  
  8.
  

  Park Young-seok/???/朴英硕
  
  1993年 – 2001年
  
  1963年
  
  38
  
  韩国
  
  9.
  

  Um Hong-gil/???/严弘吉
  
  1988年 – 2001年
  
  1960年
  
  40
  
  韩国
  
  10.
  
  4
  
Alberto I?urrategi
  
  1991年 – 2002年
  
  1968年
  
  33
  
  西班牙
  
  11.
  

Han Wang-yong/???/韩王龙
  
  1994年 – 2003年
  
  1966年
  
  37
  
  韩国
  
  12.
  
  5
  
  Ed Viesturs
  
  1989年 – 2005年
  
  1959年
  
  46
  
  美国
  
  13.
  
  6
  
  Silvio  Mondinelli
  
  1993年 – 2007年
  
  1958年
  
  49
  
  意大利
  
  14.
  
  7
  
  Ivan Vallejo
  
  1997年 – 2008年
  
  1959年
  
  49
  
  厄瓜多尔
  
  15.
  
  8
  
  Denis Urubko
  
  2000年 – 2009年
  
  1973年
  
  35
  
  哈萨克斯坦
  
  16.
  

  Ralf Dujmovits
  
  1990年 – 2009年
  
  1961年
  
  47
  
  德国
  
  17.
  
  9
  
  Veikka  Gustafsson
  
  1993年 – 2009年
  
  1968年
  
  41
  
  芬兰
  
  18.
  

  Andrew Lock
  
  1993年 – 2009年
  
  1961年
  
  48
  
  澳大利亚
  
  19.
  
  10
  
  Jo?o Garcia
  
  1993年 – 2010年
  
  1967年
  
  43
  
  葡萄牙
  
  20.
  

  Piotr Pustelnik
  
  1990年 – 2010年
  
  1951年
  
  58
  
  波兰
  
  21.
  

  Edurne Pasaban
  
  2001年 – 2010年
  
  1973年
  
  36
  
  西班牙
  
  22.
  

  Abele Blanc
  
  1992年 – 2011年
  
  1954年
  
  56
  
  意大利
  
  23.
  

  明玛夏尔巴
  
2000年 – 2011年
  
  1978年
  
  33
  
  尼泊尔
  
  24.
  
  11
  
  Gerlinde Kaltenbrunner
  
  1998年 – 2011年
  
  1970年
  
  40
  
  奥地利
  
  25.
  

  Vassily Pivtsov
  
  2001年 – 2011年
  
  1975年
  
  36
  
  哈萨克斯坦
  
  26.
  
  12
  
  Maxut Zhumayev
  
  2001年 – 2011年
  
  1977年
  
  34
  
  哈萨克斯坦
  
  27.
  

  Kim Jae-soo
  
  2000年 – 2011年
  
  1961年
  
  50
  
  韩国
  
  28.
  
  13
  
  Mario Panzeri
  
  1988年 – 2012年
  
  1964年
  
  48
  
  意大利
  
  29.
  

  Hirotaka  Takeuchi
  
  1995年 – 2012年
  
  1971年
  
  41
  
  日本
  
  30.
  

  强达瓦夏尔巴
  
  2001年 – 2013年
  
  1982年
  
  30
  
  尼泊尔
  
  31.
  
  14
  
  Kim Chang-ho/???/金昌浩
  
  2005年 – 2013年
  
  1970年
  
  43
  
  韩国
  
  32.
  

  Jorge Egocheaga
  
  2002年 – 2014年
  
  1968年
  
  45
  
  西班牙
  
  33.
  
  15
  
  Radek Jaro?
  
  1998年 – 2014年
  
  1964年
  
  50
  
  捷克共和国
  
  34.
  
  16/17
  
  Nives Meroi
  
  1998年 – 2017年
  
  1961年
  
  55
  
  意大利
  
  35.
  
  16/17
  
  Romano  Benet
  
  1998年 – 2017年
  
  1962年
  
  55
  
  意大利
  
  36.
  
  18
  
  Peter Hámor
  
  1998年 – 2017年
  
  1964年
  
  52
  
  斯洛文尼亚
  
  37.
  
  19
  
  Azim Gheychisaz
  
  2008年 – 2017年
  
  1981年
  
  37
  
  斯洛伐克
  
  38.
  

  Ferran Latorre
  
  1999年 – 2017年
  
  1970年
  
  46
  
  西班牙
  
  39.
  
  20
  
  ?scar  Cadiach
  
  1984年 – 2017年
  
  1952年
  
  64
  
  西班牙
  
  40.
  

  Kim Mi-gon
  
  2000年- 2018年
  
  1973年
  
  45
  
  韩国
  
  41.
  

  萨努夏尔巴
  
  2006年 – 2019年
  
  1975年
  
  44
  
  尼泊尔
  
  42.
  

  尼玛普加
  
  2014年 - 2019年
  
  1983年
  
  36
  
  尼泊尔
  
  43.
  

  明玛加布夏尔巴
  
  2010年 – 2019年
  
  1989年
  
  30
  
  尼泊尔
  

编者按 - 说明:中国藏族登山者,次仁多吉,边巴扎西和洛则自1993年至2007年之间进行了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团队攀登,不在本文讨论内容之中。


存在疑问的攀登


       宣称成功攀爬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没有足够证据,则会被要求验证攀登过程。每个具有争议的攀爬罗列在下列表格的括号内。大多数情况下,活动记录者,伊丽莎白.赫利小姐被视作是判定争论的绝对权威。他的喜马拉雅数据网站是喜马拉雅山区其他攀爬数据(例如,AdventureStats.com)的来源。


       卓奥友峰是一座反复出现问题的山峰,因为这里有一处很小的凸起,从顶峰平台约需要行进30分钟,而且在晴朗的天气条件下,从真正的顶峰或许能够看到珠穆朗玛峰景致的主要特点。西夏邦马峰是另外一座容易导致争议的山峰,因为这里存在双峰,尽管高度非常接近,但是攀登到达的时间相差两个小时。赫利小姐判定,Ed Viesturs并未到达真正的顶峰,所以他重新攀登山峰,确认自己到达真正的顶峰。

            姓       名
  
  攀登时期
  
出生年份
  
(完成)攀登年龄
  
  国籍
  
  Fausto De Stefani - 洛子峰,1997年
  (他的登山同伴,Sergio Martini于2000年再次攀登洛子峰,从而得到完成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认证)
  
1983年 – 1998年
  
  1952
  
  46
  
  意大利
  
  Alan Hinkes – 卓奥友峰,1990年
  (Hinkes拒绝接受赫利小姐对其卓奥友峰攀登“不被承认”的决定)
  
1987年 – 2005年
  
  1954
  
  53
  
  英国
  
  Valdislav Terzyul – 西夏邦马峰(西)峰,2000年,布洛阿特峰,1995年
  (他并未宣称自己登顶西夏邦马峰主峰,而且文章中采用的措辞标注很有可能不会改变)
  
1993年 – 2004年
(死亡)
  
  1953
  
  49
  
  乌克兰
  
  Oh Eun-sun/???/吴银善 – 干城章嘉峰,2009年
  (随着成为首位攀登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女性的潜在可能,全世界都在关注此次争论)
  
1997年 – 2010年
  
  1966
  
  44
  
  韩国
  
  Carlos Pauner – 西夏邦马峰,2012年
  (Pauner清楚由于黑暗导致的不确定性,但是,他表示自己或许会重新攀登,平息质疑)
  
2001年 – 2013年
  
  1963
  
  50
  
  西班牙
  
  张梁 – 西夏邦马峰,2018年
  (根据中国境内媒体和喜马拉雅时报,张与另外三明登山者在2018年中国西夏邦马峰探险活动后,完成了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攀登,而人们怀疑,他们仅到达了中央峰)资料来源:1./2./3.
  
2000年 – 2018年
  
  1964
  
  54
  
  中国
  

     1. "CCTV; 罗静等23名中国登山者登顶希夏邦马峰". 2019年9月29日,央视网体育频道

   2. "The Himalayan Times; Four Chinese climbers complete all 14 peaks above 8,000m this autumn".2018年9月29日,喜马拉雅时报

     3. "Luo Jing no alcanzó la cima principal del Shisha Pangma" [罗静没能到达西夏邦马峰顶峰](西班牙语),Desnivel.com,2018年10月4日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https://en.wikipedia.org/wiki/Eight-thousander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