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泊尔]夏尔巴到达珠穆朗玛峰接近顶峰区域,登山花费几何?(2021年版)

[尼泊尔]夏尔巴到达珠穆朗玛峰接近顶峰区域,登山花费几何?(2021年版)

发表时间:2021-05-01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4月30日更新 - 夏尔巴协作已经到达接近顶峰区域

“卡米日塔和珠穆朗玛峰修路队伍工作人员”距离顶峰仅需要一日晴好天气

照片提供:卡米日塔加尔巴


       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所有人都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爆发三缄其口,同时,在山峰高处,夏尔巴铺设路绳的团队仅需要一日适宜天气便能够把绳索连接至顶峰。


       卡米日塔和珠穆朗玛峰修路队员听起来像是一个摇滚乐队的名字。此刻,他们在珠穆朗玛峰的工作显然非常出色。在领队卡米日塔夏尔巴的带领下,这些顶级水平的夏尔巴登山者是唯一不连接绳索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员。这也是因为他们是连接路绳的工作人员。艰难的工作,尤其是这是极为干燥的一年。


       令人惊叹的是,由于技术难度,他们需要两次尝试最终到达山峰南坳。而且,根据珠穆朗玛峰向导,Tim Mosedale,他们在行进过程中必须躲避大量落石。本周早些时候的轻微降雪也令状况有所好转,“令所有的岩石再次紧密地固定在一起,”Mosedale表示。


       夏尔巴已经到达山峰南坡海拔8,000米处,而且如果天气状况允许,距离到达顶峰仅需一日。对于卡米日塔来说,这是一项里程碑:这将是他第25次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


       Mosedale也提及,通过Khumbu冰川的线路也显得不同寻常地漫长。“我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去往山峰1号营地耗时接近六个小时,相较而言,2019年的时间为3小时15分钟,”他说到。“西山坳的标准时间为3小时20分钟,所以第二轮海拔适应训练[二者结合(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至山峰2号营地)],对于那些并未完全适应海拔高度/体能状态不佳/过于谨慎的人们来说,还是很有可能达到12至15小时。这的确是令人痛苦不堪的忙碌时日。”

从2号营地开始的珠穆朗玛峰南坡攀登线路,其中包括“海拔更低的”3号营地

照片提供:Paul Pottinger

?

       尽管4月29日大本营出现降雪,大量登山者决定在山峰2号营地停留数日,其中包括Colin O’Brady,4月30日,他和达瓦夏尔巴一同出发,去往山峰2号营地,通过了通常留宿的山峰1号营地。他将在下周返回山峰南坡大本营。


金钱的力量


       同时,尼泊尔官方继续否认/避免讨论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爆发。旅游局继续颁发登山许可,截止4月27日,珠穆朗玛峰南坡的登山许可数量已经创造了记录,达394张,而4月28日便升至408张。每张许可的价格是11,000美元,仅是这一项收入,尼泊尔已经赚取了接近450万美元。


       日前,政府颁布了加德满都,博卡拉和其他人口密集区域持续两周居家隔离禁令。他们还重新启动了每位进入尼泊尔人员进行十日隔离的规定。

如同以往,对于特定新规依然存在困惑。因为除去必要的服务,接下来两周时间,道路交通全面停止,从山峰返回的登山者和徒步者或许面临返回加德满都的问题。4月30日,加德满都邮报表示,人们可以提前预约机场接驳服务。


       加德满都的消息来源也报告,旅游局拒接回应媒体致电,而且旅游局官员要求,探险队伍负责人,大本营工作人员和登山者(除去那些已经感染的人们)隐瞒事实。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

照片提供:Pascal Denoel


尼泊尔尽人皆知的秘密


       这种半隐瞒的行为 – 消息却依然流出– 不仅毫无用处,而且存在危害。计划即将离开尼泊尔的旅行者并不确定应该做些什么。那些身处大本营的人们表现得似乎没有事情发生,但是他们却在面对社交媒体上对于自私,对于忽视安全考量持续不断的批评。一些人指责登山者把病毒带入尼泊尔。


       感谢他们两次核酸测试呈阴性的结果,大多数希望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感到安全。部分人员注射了疫苗。但是在很多国家,其中包括所有那些来自欧盟的人们,疫苗无法通过个人渠道获得,只能在严格的审查管控下申请。随着大本营已经出现感染病例,此刻,团队试图避免突破他们社交泡泡之外的任何交往活动。不过伤害已经造成。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病毒感染信息混乱,登山者将可取何从

从冰川上部下撤返回

照片版权:Kevin Kayl/https://www.mountainguides.com/


       尼泊尔颁发了比2018年创造历史纪录数字更多的珠穆朗玛峰那洛子峰登山许可。现在,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许可数量为408张,洛子峰是123张,但是,真正的头条来自Gina Marie Han-Lee:


       (度过)一日后,我乘坐直升飞机离开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回到加德满都。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感染情况已经完全陷入疯狂。我对自己乘坐飞机去往地点的状况毫不知情。来到这里感觉非常愚蠢。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决定,但是,我把自己的健康作为优先考量。高海拔区域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听起来并非我想面对的事情。希望数日后便能乘坐飞机返家,并专注于6月尝试乔戈里峰/K2峰。今年,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人员数量过多。希望这里所有的登山者平安且成功,但是,我,正在逃离这里。


       我并不确定她是否能够去往巴基斯坦,因为那里的疫情也正在爆发,大量航空公司取消了飞往巴基斯坦的航线。喀喇昆仑山脉的夏季面临巨大风险。显然,印度的病毒感染情况已经失控,而且正在影响周边的邻国。很有可能,任何与印度频繁接触的国家都会受到影响。


登山季取消?


        尽管尼泊尔国内公布居家隔离规定延长一周时间,但是他们并未关闭珠穆朗玛峰南坡。问题是骄傲和尊严。总之,尼泊尔总理一度表示,尼泊尔是“没有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国家”。现在,尼泊尔每日都看到感染人数以2,000至3,000的数字激增。


       这或许只能让个体登山者,如Gnia Marie自行评估风险,并做出决定。日前,向导们因为任何原因,其中包括他们客户的安全,取消探险活动而被起诉,所以,此刻他们显得颇为谨慎。


       此刻,人们所能做的就是隔离,在他们的帐篷内进食,相互之间保持距离,即使是在连接固定绳索时。随着这里有超过400人登山者(不过,在数日内会所有减少),事情会变得非常艰难。或许,是时候举行一些团队会议,并进行严肃的探讨。

夜晚的珠穆朗玛峰南坡2号营地,俯瞰山峰西山坳

照片提供:普努如夏尔巴/https://www.mountainguides.com/


尼泊尔登山许可信息更新 - 纪录


       珠穆朗玛峰南坡的登山许可数量持续增长,接近2019年创造纪录的许可数字,382张。尼泊尔旅游局详细列出了截止4月28日国家境内山峰攀登许可分布情况。


       ? 珠穆朗玛峰 - 408人,44支队伍(预计400+人)

       ? 洛子峰 - 123人,11支队伍

       ? 努子峰 - 38人,4支队伍

       ? 马纳斯鲁峰 - 1人,1支队伍(结束)

       ? 安娜普尔那峰 - 44人,4支队伍(结束)

       ? 道拉吉里峰 - 33人,5支队伍

       ? 普木日峰 - 9人,2支队伍

       ? 马卡鲁峰 - 20人,2支队伍

       ? Ama Dablam峰 - 27人,2支队伍

       ? Tukuche峰 - 1人,1支队伍

       ? Tilichho峰 - 8人,1支队伍

       ? Tengkangpoche峰 - 2人,1支队伍

       ? Barun Tse峰 - 12人,1支队伍


       根据报道,中国西藏自治区现在约有40人身处山峰大本营。山峰北坡大本营已经于上周搭建完成


道拉吉里峰 - 西北山脊登山者通过此前到达的高点

身处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

照片提供:Horia Colibasanu


       Horia Colibasanu,Marius Gane和Peter Hamor在山峰西北山脊海拔6,300米处搭建了3号营地。这里位于他们此前2019年到达的海拔最高点之上100米。所欲,这是攀爬者到达这条未攀线路的海拔最高点。此刻,他们返回大本营享受当之无愧的数日休息,随后将去往山峰海拔更高地点。


       “在营地上部,山峰海拔6,800米处还有一处暴露区域,我们不得不在这里固定绳索,”Colibasanu写到。


       这是这个登山季八千米级别山峰的唯一一条全新线路。2019年,这只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团队到达山峰安好便6,200米处,随后狂风迫使他们这方。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甚至阻止他们到达山峰大本营,并因为尼泊尔的居家隔离规定而被困尼泊尔多周。同时,在山峰传统线路(东北山脊),Stefi Troguet和Jonatan García在山峰1号营地掩埋了更多装备,替换上周因为暴风雪而循坏的帐篷后,再次回到山峰大本营。随着他们的第三名队员退出,Carla Perez和Esteban Mena放弃了他们尝试西北山脊的计划。现在,他们与Troguet及García去往同一条路线。数日以来,二人并未进行任何更新,但是很有可能和另外两人一同把物资掩埋在山峰1号营地。他们计划在下一个好天气周期登顶。

Carlos Soria,82岁,再次来到道拉吉里峰

照片提供:Luis M. López


      上周,Sophie Lavaud在山峰1号营地停留了两晚时间,随后在风暴到来之前返回大本营。她们全部由女性组成团队的成员正在按照自己的节奏的进行攀爬。一些人在去往道拉吉里峰之前成功登顶了安娜普尔那峰,此刻,尚不确定上周在道拉吉里峰被救离山峰的日本女性是否是团队成员,Naoko Watanabe。


       Carlos Sori,Sito Carcavilla和Luis Lopez希望能够于4月29日在山峰1号营地度过第一晚。他们在当日早些时候出发。


       现在没有关于身处道拉吉里峰的安娜普尔那峰登顶者的消息,尽管,Uta Ibrahimi在4月28日从大本营发布了一张照片。


       喀喇昆仑山脉滑雪者面临山峰因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而关闭的风险

Luke Smithwick准备在Druk山肩滑雪

照片提供:Luke Smithwick


       Andrzej Bargiel和Luke Smithwick计划继续各自在巴基斯坦的滑雪探险之旅。正在恶化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威胁另外一次居家隔离 - 4月28日,国家出现了创造纪录的死亡人数。总之,此刻,巴基斯塔和喀喇昆仑山脉依然开放。


       三日前,经过20小时的巴士之旅,Bargiel和他的团队旅行去往Gilgit山区,随后到达Shimshal地区。这意味着,他们改变了他们计划尝试山峰的顺序。首先,他们将去往Ghidimas-Dur区域从未有人尝试的Yawash Sar峰。随后,他们将继续向南行进,攀登位于Hushe山谷的Laila峰。

Andrzej Bargiel,本周早些时候去往Gilgit山区?


       同时,Luke Smithwick开始了自己第76次喜马拉雅山区的探险活动。大多数时候,他担任担任向导工作,其他一些则是个人项目,其中包括他持续时年之久的Himalaya 500的攀登滑雪活动。期间,他在更为广阔区域(喜马拉雅山区和喀喇昆仑山区完成500次滑雪下撤)。


       此刻,他正在享受喀喇昆仑山区野外的环境,“完全依靠人力,没有直升飞机,”他说到。两周前,他完成了1,500米Druk Couloir线路的首次滑雪返回。


       “这处山肩每个方向都有是类似Yosemite山谷体量的石灰石山壁,高度达[250米],”他表示。“这条线路最为陡峭的部分为50°度。”


       Smithwick选择把这处偏僻的山肩称之为Druk,意为long,但是在巴尔帝和藏族中意为雷,因为他们在攀爬山肩过程中听到雷声。


巴基斯坦禁止开斋节假期的旅行活动


       近日,身处狂野和与世隔绝角落的登山者们在返回伊斯兰堡后,或面临一系列问题。巴基斯坦禁止5月8日至5月16日,斋月解释的开斋节期间的全部旅游活动。当大量本地人员流动时期,他们试图阻止病毒更为快速地传播。


       “所有的道路和旅游景点将关闭,”喀喇昆仑俱乐部表示。被危机这是否会影响滑雪者们的探险活动,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回答到:“理想情况是,他们不会遇到问题。因为[禁令]主要针对大量游客去往度假村,酒店,餐馆,等地点的安排,(这会)导致大量人员聚集。”


       任何情况下,暂时颁布的规定不会对Smithwick造成困扰,他已经在喀喇昆仑山区停留近两个月时间。不过,Bargiel计划于5月8日从Yawash地区回到Gilgit山区。此刻,他或必须提前或是延后一周。从Gilgit山区,他将继续向南,到达Skardu村镇,从而徒步来到Laila峰。

Andrzej Bargiel和同伴徒步去往位于冰川左侧,山口入口区域的Yawash Sar II峰


       更新 - 徒步四日后,其中包括穿越海拔5,000米高度的积雪厚重山口,Andrzej Bargiel和他的队伍于4月29日来到他们的大本营。“今日,”Bargiel在tweet网页上写到,“我们又通过十公里距离,到达Yawash SarII峰山脚下,这里的海拔高度为5,100米,我们在这里留宿。”


       当地时间4月30日凌晨四时,如果天气状况允许,他们将登顶Yawash SarII峰,并滑雪返回。结束探险活动后,他们将回到Gilgit山区,并在进行实施前,到达Skardu村镇。

Gilgit-Baltistan山区地图


       Alpenglow Expeditions公司的创立者和向导Adrian Ballinger,通常带领客户去往珠穆朗玛峰进行攀登,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担心登山者的安全,所以决定今年暂停向登山者提供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的服务。

2016年的珠穆朗玛峰

照片版权:Mário Simoes


       不过,在山峰确认出现感染病例后,他接受了采访,并对世界海拔最高山峰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何如此危险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Adrian Ballinger - 珠穆朗玛峰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风险


       GearJunkie:为何珠穆朗玛峰爆发疫情的风险如此之高?


       Ballinger:显然,对于过去数年在这里工作的人们来说,珠穆朗玛峰(南坡)首个通过测试确认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病例并不令人意外。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今年这里已经出现了其他病例,或是被错误确诊,又或是隐瞒了病情,而且这里将会有更多的病例。


       尼泊尔一侧,山峰已经出现了创造纪录人数的登山者,各处营地颇为拥挤,而且团队成员,协作人员和每日旅行去往山峰大本营的难以计数的游客之间相互交往,意味着病毒非常容易传播。


       情况是从如此之多出现类似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的症状的队伍成员和工作人员之中,尽早区分高海拔病症,或是“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确定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症。这是超级传播者事件发生的基本条件。尼泊尔的患病人数激增,结合印度出现疫情大爆发,而且尼泊尔和印度之间的边境开放。


       你是否清楚公布的保障安全的条例,从哪些方面来说,这些规定缺乏效果?


       [这里]没有[相关]政府机构对于安全新规的管控。报告显示,隔离并非强制执行,而且在登山者出发去往山峰之前,身处加德满都,没有进行核酸测试的日程安排。部分队伍试图与其他团队分隔,但是随着每日牦牛和背负远远不断地向山谷运送物资,这几乎毫无可能。身处大本营,尼泊尔厨师和夏尔巴与朋友和家人共度一些时光,而且休息时,他们会返回自己生活的村庄 – 而且,外国人也会违反规定。


       你是否认为目前疫情之后的登山季会有大量登山者融入山峰?


       是的。


       你认为此刻会发生什么?


       与珠穆朗玛峰尼泊尔一侧(此前出现的)所有问题毫无二致,尼泊尔政府需要积极地了解大本营和山峰攀登活动,事实上,行事罚款,禁止不遵守常识规定团队开展探险的权利。定期在大本营为所有的工作人员进行快速核酸测试,这对于攀爬山峰来说是很好的一步。


       对于其他探险队伍不作为的向导是否有任何审查制度,又或是每个人都自行做出决定?


       我们所有人无法做出相同的抉择,行为也大相径庭,我一直定期与有着相似安全意识和道德标准的其他工作负责人定期保持联系。此刻,很难判断究竟什么是正确的做法。


       我们对这个春季没有组织去往尼泊尔开展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的决定有100%的信心。


       根据我们的理解,基于山峰出现病毒感染病例,人们应该了解哪些特定的危险?


       是的,当然。我们的呼吸系统在珠穆朗玛峰攀爬过程中持续进行极端斗争,其中包括高海拔病症(尤其是高海拔肺水肿,HAPE的风险)和上呼吸道和病毒感染。在那些“通常”风险之外,还有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症状,这的确非常危险。事实上,这是结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同时区别高海拔肺水肿,HAPE病症的挑战。最初的报告,[据称]珠穆朗玛峰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开始被诊断患上高海拔肺水肿,HAPE。


       你是否能够证实珠穆朗玛峰的病报告?


       由于我并非身处山峰,所以我无法做到。总之,根据我从向导那里了解到的消息,这不是这个登山季山峰南坡大本营出现的首次针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的救援。其他人对此讳莫如深。所以,我没有理由怀疑这些报告内容。


       当然,直至这些病例得到确认,我们应该对疫情传播的传言保持谨慎。我希望队伍负责人和物资运输人员(此外还有个体登山者)公开分享信息,这样情况的严重程度可能会得到评估和控制。隐瞒病例会导致更多的问题。


       如同以往,人们不仅关注珠穆朗玛峰的登山探险活动,同时,也非常希望了解每一年的攀登花费的服务价格变化。


       虽然,面对疫情和监管问题,2021年春季登山季,珠穆朗玛峰尼泊尔一侧的登山者人数却有增无减,令人们感到震惊和疑惑。


       不论这些攀爬者选择“廉价”探险,又或是参加最为奢华的探险团队,从旅行花费,到食物,再到雇用向导的花费,他们在世界海拔最高山峰究竟会经历一次怎样的攀登活动。


       以下是2021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花销明细。

       1.远景

       2. 2020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回顾

       3. 2021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前瞻

       4. 2019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回顾

       5. 我支付的资金会用于何处?

       6. 旅行开销

       7. 登山许可和保险

       8. 物资和装备

       9. 物流(向导服务)

       10. 各类探险公司价格列表

       11. 向导选择

       12. 问答

       13. 为何攀登珠穆朗玛峰


       所以,攀登珠穆朗玛峰究竟花费几何?如同我数年来一直重复的内容,简单的回答就是一辆汽车的价格,或是至少30,000美元,但是大多数人需要支付约45,000美元,而且一些服务公司的报价甚至高达160,000美元!但是,价格正在逐步走高,而且涨价空间的范围。所以,如果你的攀登预算非常紧张,那么尽快地在你的能力,经验和支票能够承担的情况下进行一次安全的尝试。


       1. 远景 – 每个人都支付数额更高的费用!


       2021年的头条是传统探险服务公司的探险活动报价大幅上升,而且,尼泊尔公司也首次提高登山服务的价格。背后的原因,即使是用最好的意图解读,依然显得令人费解。2019年,中国一侧颁布了大量全新规定,并提高了登山许可价格 – 探险公司让自己的客户分摊价格增长部分。但是,山峰尼泊尔一端则略显神秘,尤其是,本地服务公司提高价格的行为。我的猜测是,他们意识到,他们可以收取更高的费用,而且不会对生意造成影响。总之,尼泊尔公司总是接受讨价还价,所以,他们的标价只是公开竞价。


       以下是根据风格和线路的探险服务报价中间价格分析和山峰两侧的价格增长情况:


  

尼泊尔,2020年

  
  

尼泊尔,2021年

  
  

增长%率

  
  

中国西藏自治区,2020年

  
  

中国西藏自治区,2021年

  
  

增长%率

  
  

尼泊尔向导公司的向导服务费用

  
  

38.000美元

  
  

44,500美元

  
  

15%

  
  

41.000美元

  
  

42,500美元

  
  

3,5%

  
  

外国向导服务工资,配备夏尔巴向导

  
  

44,500美元

  
  

46,000美元

  
  

3%

  



  

外国向导服务公司,配备西方向导

  
  

69,000美元

  
  

74,000美元

  
  

7%

  
  

62,700美元

  
  

74.200美元

  
  

17%

       至于安全,山峰两侧均有人员死亡。现今,大部分遇难情况是因为缺乏经验和那些并非你个人选择的向导。总之,找到一位称职的向导能够挽救你的生命。2019年,山峰有11人遇难,悲剧性地展示了缺少经验的人在没有自制向导的陪伴下所经历的事情。


       2021年的底线就是:珠穆朗玛峰两侧的情况大相径庭,山峰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颇为安静,而尼泊尔一端充满不确定性。加德满都的规定令人困惑,而且可能导致很大危险,而且随着疫情依然处在影响,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情况风险重重。


       2. 2020年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回顾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导致世界范围内的登山活动停滞。除去乞力马扎罗峰和珠穆朗玛峰中国一端,七大洲海拔最高七座山峰几乎没有任何到访者。在世界零星地点,这里或是那里,仅有为数不多的登山者进行尝试,与2019年的情况大相径庭。


       尼泊尔和中国合作,重新测量的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并共同报告了全新的测绘熟知,山峰海拔高度为8,848。86米/29,031.69291英尺,或是增高了0.86米/33.85827英尺!2020年,中国派遣了一支测绘团队,与一小队登山者攀升山峰,共有28人成功到达山峰顶端。


       3. 2021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前瞻


       我并不100%确定2021年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的预期。由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数支大型探险队伍取消了他们整个登山季的探险活动,其中包括,Adventure Consultants,Adventures Global,Alpenglow和Mountain Madness。不过我并不知道任何尼泊尔公司拒接接受客户,而且其中大量长期经营的向导服务公司,如International Mountain Guides,Alpine Ascents和位于奥地利的Furtenbach Adventures依然组织了去往山峰的探险活动。总之,中国一侧依然向外国登山者关闭,所以,这个春季,数量众多的探险队伍全部集中在尼泊尔一侧 – 这极有可能导致拥堵。


       过去数年,我们反复看到的令人不安的模式便是不具有资质的向导陪伴缺乏经验的客户。这种组合是2019年山峰南峰和顶峰之间形成噩梦般长队的主要原因之一。客户对于高海拔区域登山探险一无所知,而且行进速度过于缓慢,而攀爬者的向导对于如何管理客户毫无作为;结果使整个系统濒临崩溃。此次,没有任何事情出现变化,而且如果今年,我们看到相似的状况出现,我毫不意外。


       如同所有的攀登活动,天气是最为疯狂的外卡。2018年,山峰连续出现11日风速地狱30英里/小时的适宜天气,使得大量人员能够分散进行尝试。当年,山峰高处没有出现严重问题。总之,第二年,2019年,这里仅有三天冲顶周期,迫使超过600人在仅仅72小时时间里试图登顶。


       保持了过去数年的趋势,今年山峰尼泊尔一端涌入了数量更多的来自中国及印度的登山者。中国一侧要求所有(中国籍)登山者从中国一侧尝试珠穆朗玛峰之前,成功登顶过一座八千米级别山峰,所以很多人去往尼泊尔,那里没有类似要求(编者按 - 尼泊尔曾颁布过相应规定,但是并未强制执行)。而对于印度登山者来说,如果能够成功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那么你会获得荣誉,并在社会上得到相应的便利条件和认可已经成为当地人所共知的潜在规则。


      从危险很风险角度来说,2019年是八千米级别山峰致命的一年。仅珠穆朗玛峰便有11人遇难,其他八千米级别山峰共有十人死亡。21位遇难人员之中有16人是廉价探险公司的客户。我们可以预计,2021年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低价吸引大量全新对于此前的事件一无所知的登山者。探险队伍负责人很高兴能够赚取收入。


      介于疫情和尼泊尔政府政府的混乱管理,2021年没有公布关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全新规定 - 他们近年以从未执行规定,承诺更为清洁,更为安全环境,从而向登山圈示好做法的令人愉悦的改变。对于今年的攀爬者来说,底线就是:与你的救援(保险)公司再三确认,你购买的向导服务覆盖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的治疗费用。而且准备好在到达加德满都后进行各类隔离。但是不要期待人们严肃对待:如同以往,尼泊尔喜欢虚张声势,但是不会强制执行他们自己颁布的规定。


       4. 2019年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回顾 - 珠穆朗玛峰破碎的一年


       2019年春季,珠穆朗玛峰约有871人登顶,此外有11人遇难。现在,珠穆朗玛峰共有10,155人次登顶记录,奇招那个包括一个登山季,一名登山者多次到达山峰顶端,共有306死亡。而且,珠穆朗玛峰是最为安全的八千米级别山峰。


       2019年的关键词是天气。臭名昭著的高压气旋,用Tomer Weather Solutions公司的Chris Tomer的话说,“摇摇晃晃”。高压气旋与Fani气旋合并,导致铺设去往顶峰路绳的过程延迟,此外,尼泊尔一侧使用直升飞机向山峰2号营地运送装备的官僚手续方面的延缓让事情变得略加复杂。每个人都希望回想2019年一样,连续11日风速很低的天气,使得山峰出现创造纪录的登顶人数。


       尼泊尔一侧,由于一支夏尔巴团队出色的努力,最终,路绳铺设至山峰顶端。接下来数日,在气旋再次笼罩山峰之前,150名成员和他们的夏尔巴协作迅速跟随修路队伍的脚步前行。当下一个登顶周期出现,珠穆朗玛峰上有将近八百人进行尝试,但是,天气预报如同是掷骰子一般。5月22日开始,陆续数日,数百人于清晨到达顶峰,再一次,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5月23日,尼玛Nims普加,拍摄了一张登山者排队通过希拉里台阶的令人震惊的历史性照片。导致排队的根源就是向导无法正确管理他们的客户,那些行进速度缓慢得登山者。


       2019年的探险活动如同预期。2018年,珠穆朗玛峰山峰两侧出现了创造纪录的登顶数字,802人次。遇难人数为五人,而每一年的数字都会在10人左右。他们的死亡原因与人们在八千米级别山峰遇难的因素毫无二致:高海拔病症,体能衰竭,健康问题和偶然的滑落。全部都是悲剧性时间,却是可以预见。但是,2019年,11人死亡,超过一半是我所说的“可以避免”。


       我曾写到2019年两个尤为突出的趋势:毫无经验登山者和不具备资格的向导。两个因素与“摇摆不定”的气旋和尼泊尔颁发了创造纪录的381张登山许可把5月末短暂天气周期独立的致命因素接合在一起。


       春季登山季六个月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会有认可行动,尼泊尔将如何应对拥堵状况,并对登山者的经验及向导资质采取哪些监管要求?这里有解决的方案,但是我对短期内是否会出现改变并不抱乐观态度。。


2019年登山季数据


       数据源自喜马拉雅数据网站(Himalayan Database)。



  

尼泊尔

  
  

中国西藏自治区

  
  

总数

  
  

登山者持有攀登许可数量

  
  

382张

  
  

144张

  
  

526张

  
  

协作人员持有攀登许可数量

  
  

390张

  
  

220张

  
  

720张

  
  

登山许可总数

  
  

772张

  
  

364张

  
  

1136张

  
  

队伍成员登顶山峰的人员数量

  
  

292人

  
  

106人

  
  

398人

  
  

协作团队登顶山峰的人员数量

  
  

368人

  
  

110人

  
  

478人

  
  

登顶人员总数

  
  

660人

  
  

216人

  
  

876人

  
  

死亡人数

  
  

9人

  
  

2人

  
  

11人

  
  

“廉价”队伍

  
  

7人

  
  

1人

  
  

8人

  
  

“标准”队伍

  
  

2人

  
  

1人

  
  

3人

  
  

拥堵导致死亡

  
  

4人

  
  

0人

  
  

4人

  
  

与海拔相关病症

  
  

2人

  
  

0人

  
  

2人

  
  

健康原因

  
  

2人

  
  

2人

  
  

4人

  
  

滑坠

  
  

1人

  
  

0人

  
  

1人

       5. 我支付的费用如何分配?


       无论是从尼泊尔一侧或是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任何珠穆朗玛峰登山探险活动均包括四个基本部分:旅行,攀登许可/保险,物资/装备和向导。对于2020年,这种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至于2021年,情况没有太大变化。即使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并未向外国登山者开放,但是此刻,山峰依然有本地登山者在开展探险活动。


       以下的内容会包括,不参加任何一支团队的个体登山者,自行组建队伍花销的详尽分析,不过,根据数据显示,几乎无人能够做到 - 这样的安排的确太过昂贵或是风险过大。不过我知道过去数年依然有人能够以很低的价格进行攀登,但是,过去五年,即使有人成功,那么也是屈指可数。


       6. 旅行开销:500美元 - 10,125美元


       旅行费用完全取决于你居住的地点和你喜欢以何种旅行方式。乘坐飞机去往尼泊尔,价格区间从数百美元至超过7,000美元。大多数人选择泰国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公司,卡塔尔航空公司,印度航空公司或是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去往尼泊尔。


       一旦到达加德满都,你需要搭乘飞机到达Lukla地区,或是乘坐飞机降落在中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市,随后出发,开始去往大本营的旅行,所以除去飞机票之外,你还要额外增加数百美元的开销。当然,你可以乘坐巴士去往Jiri地区,徒步五日时间到达Lukla地区,随后再徒步向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进发,节省一点开销。


       从尼泊尔的Lukla地区开始,到达大本营需要徒步一周时间。所以沿途,你和你的协作团队需要进食和住宿。当然,考虑到你个人的消费习惯和你饮用啤酒的数量,每个人的花费会在400美元至1,000美元之间不等。Khumbu地区的茶馆消费价格极速增长。你依然可以找到每晚住宿5美元的茶馆,但是期待每顿餐食的花费高为15美元。为了节省开销,登山者们可以在自己的帐篷内宿营,自己准备食物。2021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大量探险队伍计划宿营 – 一路避开茶馆。


       但是,不仅是你自己去到大本营,同时还有你全部的装备 - 帐篷,食物,辅助氧气等。很多人会雇用背夫和牦牛,而这项开支是每日每件物品至少为20美元,所以通常来说,费用总额可能高达一千美元。大型探险队伍会租用直升飞机,而花费则会算入总报价之中。


       而在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所有的交通花费包括在你的登山许可费用内,同时你也需要接受当地政府的监管。中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CTMA)的官员将会在你达到中国时的地点与你见面,整个探险过程一直不会离开。


       个人旅行花费:2,475美元 - 8,350美元


       ? 机票价格从1,500美元至7,000美元,取决于飞机舱位,航线和超额行李的情况?      

       ? 从加德满都至Lukla地区单人往返交通费用为350美元?      

       ? 加德满都的酒店和饮食花费为300美元至700美元,取决于延迟情况?      

       ? 尼泊尔签证费用125美元 ?      

       ? 疫苗接种花费200美元

       ? 到达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花销:1,240美元至1,800美元

       ? 牦牛去往和离开大本营的花费为每只牦牛每日40美元,能够背负120磅重量的物品(最少雇用四只牦牛运输四日时间,最低支付640美元)?

       ? 中国一侧,雇用额外的牦牛:300美元/只

       ?? 背夫去往和离开大本营的花费:每人每日20美元,每位背夫每日背负60磅重量的物品(最少雇用三名背夫进行六日运输,最低支付360美元)?

       ? 在徒步去往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期间住宿茶馆和食物的花费:20美元至100美元/人/日(140美元至700美元/7日)?

       ? 进入公园费用为100美元/队伍


       7. 登山许可和保险费用:9,950美元 - 29,500美元


       尼泊尔一侧


       尼泊尔一侧的登山许可的价格固定在11,000美元/攀爬者,而且在尼泊尔,许可的花费仅是获准人们攀登山峰,而阿根廷的阿空加瓜峰或是阿拉斯加山区的麦金利峰,许可的费用分别为800美元或是365美元,同时包括高海拔巡山员营地维护,雇用季节性员工,提供登山信息和保持山峰环境清洁的花费。在麦金利峰,许可费用还包含直升飞机救援。??


       尼泊尔要求使用本地公司来组织许可的申请过程,费用为每支队伍2,500美元,同时,团队需要支付可以退还的4,000美元/许可/张的垃圾押金,此外,还要支付一位联络官的花费,3,000美元/队伍。这共是9,500美元,而且是在申请11,000美元的登山许可之前便产生的花费。所以即使是你雇用向导,使用牦牛运送食物或是装备前,你在尼泊尔的基础开销便已经达到约20,000美元。


       尼泊尔于2013年实施一项新规,要求来到尼泊尔的每一位外国登山者都必须雇用一位本地夏尔巴向导。这个规定也适用于2019年。2018年10月,我看到登山者没在没有背夫或是夏尔巴协作帮助的情况下攀爬山峰,所以这项规定即使强制执行,执行情况也并不明显。但是现在并不清楚如何,或是每支队伍的负责人是否必须遵守,但是却在绝对的最低价格至上额外增加了至少4,000美元的开销。2017年,一名登山者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进行攀爬,最终被尼泊尔政府抓住,遣返,并被禁止在接下来五年在尼泊尔进行登山探险活动。山峰两侧均在监察偷登行为,请遵守规定。


       绝大多数尼泊尔一侧的向导公司将要求队伍至少购买救援保险,而其中大多数还会要求队员购买医疗保险。你能够进行的最好的投资之一就是把取消探险的情况加入保险条款。2014年和2015年,当珠穆朗玛峰登山季戛然而止,那些购买旅行取消/中断保险的人们获得了旅行费用100%的赔付。


       Travelex公司是一个热门选择,但是相当昂贵。为了节省花费,可以加入美国阿尔卑斯俱乐部,他们通过Global Rescue公司赔付7,500美元的救援花销,但是,仅支付你到达陆地的花费,你必须自行去往医院或是回到家中。大多数人会额外支付数百美元进而升级最为基本的服务内容。RipCord是另外一间热门救援公司。


       对于所有这些协议,你必须严格遵照规定,否则你将无法获得赔付 - 我的意思是,严格遵循,一个错误,你将无法获赔。再一次说明,必须准确无误。此外,大多数公司的赔付条款并不涵盖搜寻和救援,还有一些公司设定最低承保费用门槛。


       最终,尼泊尔要求登山者购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保险,但是,或在登山季开始前,取消了这项规定。总之,大量传统救援公司拒绝支付任何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存在关联情况的费用,所以,再次说明,反复查看保险条例,并确保全部相关内容以书面形式呈现。


       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      


       近日,中国一端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许可费用大幅上涨,有效地限制了廉价探险活动,想以20,000美元之下/人的花费从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进行攀登,那么,这就迫使登山者必须与至少其他另外三名攀爬者组成一支队伍。对于独立攀登者来说,这无关紧要,因为,很多向导非常高兴以很少的花费把你的名字列在他们的登山许可之中,不过,他们不会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协助。

如同前文提及,中国一端(北坡)要求四人或是人数更多的队伍支付15,800美元至18,000美元/人的登山许可费用。花费包括,从进入中国的地点到山峰大本营的交通开销(通常是从拉萨或是吉隆出发),酒店,联络官,垃圾清理费用,每人五头牦牛向上和四只牦牛向下运送物资的花销。在拉萨市停留期间,每人每日需额外支付200美元。


       如果你希望携带一名尼泊尔夏尔巴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境内攀登,那么预算还要附加每位夏尔巴4,500美元的“工作许可”,同时根据CTMA的要求,登山者还要支付他们5,000美元的工资。

      中国西藏自治区一次的救援保险条例则更为复杂,因为需要由一支集中管理的团队负责救援。获救人员需要支付的费用没有特定数额的说明,也没有限制。直升飞机搜救则毫无可能,而且传闻显示接下来数年,或许2022年可能实现。聪明的做法是,在中国一侧攀登时,和你的服务提供方反复查看一切,了解细节。


       登山费用:20,600美元至25,650美元(尼泊尔一侧)


       ? 尼泊尔中介费用2,500美元/队伍(通常包括在一名向导的整体开销之中)?     

       ? 尼泊尔联络官费用3,000美元/队伍(通常包括在一名向导的整体开销之中)?

       ? 山峰南坡大本营医疗支持,珠穆朗玛峰急诊室,花费100美元/人

       ? 山峰南坡无论队伍规模大小,每位登山者的攀登许可费用为11,000美元?      

       ? 中国一侧,4或是4+登山者以上团队登山许可花费为15,800美元至18,000美元。每位尼泊尔夏尔巴所需的许可费用为4,500美元?      

       ? 尼泊尔一侧的垃圾和人类排泄废物押金为4,000美元/队伍许可(可以返还,但是并非总是如此)  

       ? 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的垃圾和人类排泄废物押金为4,000美元/队伍许可(可以返还)?      

       ? 冰川医生固定绳索花费:2,500美元/队伍或是600美元/登山者?      

       ? 冰川之上固定绳索费用:200美元/登山者,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则更为昂贵?  

       ? 天气预报开销:0美元至1,000美元?      

       ? 法会花费:300美元

       ?  保险花费:70美元 - 3,000美元

       ? 救援保险费用从70美元(美国阿尔卑斯俱乐部) - 500美元(Global Rescue公司/TravelEx公司)

       ? 单一医疗保险费用为500美元

?       ? 任何原因下的救援保险及医疗保险和旅行取消赔付 - 3,000美元至5,000美元(TravelEx公司)?      

       ? 珠穆朗玛峰南坡私人支付直升飞机救援费用从5,000美元 - 20,000美元,取决于出发和到达的地点(山峰北坡不提供该类服务,但是正在规划之中)?      

       ? 所有的保险数额仅为示例,根据年龄,旅行时长和总开销数额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8. 物资/装备花费:800美元 - 29,450美元


?       你需要进食,保暖和在旅程期间使用辅助氧气(97%的珠穆朗玛峰登顶者都会借助辅助氧气)。??


       你可以自行购买,并烹调食物,但是大多数人会雇用一位尼泊尔厨师和数位助手,在大本营,这项开销为5,000美元,而在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超过六周的时间里,食物和燃料的预算约为800美元。


       辅助氧气每瓶的价格约是550美元,最少需要购买五瓶,总费用为2,750美元。但是你还需要一个450美元的面罩和同等价格,450美元的调节器。你可以自行携带额外的辅助氧气去往高海拔营地,但是大多数人会雇用夏尔巴协作把氧气瓶送往高处。而雇用一名个人夏尔巴协作,标准是他同样需要使用辅助氧气进行攀登,即使调为更为缓慢的流量,你需额外支付2,000美元。


       最终,你还要购买登山装备,其中包括,靴子,羽绒服,内层衣物,手套,睡袋,背包及其他物品。如果所有都要重新采购,那么至少需要7,000美元。如,La Sportiva公司或是Millet公司的高海拔登山靴的价格会高达1,000美元,Feathered Friends品牌或是Mountain Hardwear品牌的连体羽绒服价格超过1,000美元,而一个可以抵御-20华氏度低温的睡袋费用至少为600美元。当然,人们可以在二手物品网站上找到近乎全新的产品。


       杂项花费 - 7,750美元 - 17,000美元


       ? 多用医疗药包:500美元 - 1,000美元(额外的Gamow Bag包则为2,000美元)

       ? 夏尔巴协作,厨师的小费和奖金:250美元至2,000美元++/人,取决于他们的服务表现和登顶情况?      

       ? 个人装备(羽绒服,高海拔登山靴,睡袋,等):7,000美元?      

       ? 卫星电话(个人租用):1,000美元至3,000美元,取决于使用情况?      

       ? 夏尔巴协作的装备补助:2,000美元   


       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和各个高海拔营地使用费用:3,800美元至8,800美元??      


       ? 帐篷 - 新帐篷每顶3,000美元(睡帐,厨房,厕所,储物,在4号营地为三个人共用营帐)?      

       ? 厨师 - 每位厨师和助手的费用为5,000美元/6周?      

       ? 食物和燃料-800美元/人/6周


       攀登花费:3,650美元至8,650美元??   


       ? 辅助氧气 - 550美元/瓶,(5瓶)2,750美元(并不包括运送至高海拔用地的费用)?      

       ? 氧气面罩(登顶所需的辅助氧气) - 450美元?      

       ? 氧气流量调节器 - 450美元?      

       ? 夏尔巴协作 - 5,000美元/夏尔巴,个人夏尔巴使用辅助氧气的费用为2,000美元


       9. 物流(向导)花费:30,000美元-85,000美元


       上文所有细化的开销分析,一切令人感觉花钱如流水。不要绝望,你可以加入一支提供全方位服务,或是负责一切的向导队伍。?


       十数年间,西方探险公司,如Adventure Consultant,Alpine Ascents(AAI),Jagged Globe,Himalayan Experience(Himex),International Mountain Guides(IMG)和其他公司带领数以百计的登山者成功到达珠穆朗玛峰顶端,他们的服务价格在40,000美元至65,000美元之间,包括全部服务。


       但是事情正在发生改变。过去数年,尼泊尔人拥有和管理的本地出现了激烈的竞争。随着很多夏尔巴协作有着十次或是更多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经历,他们把自己宣传成为珠穆朗玛峰登山向导,并排挤收费在10,000美元至25,000美元之间的传统西方向导,而这些花费的缩减也影响到客户的选择。总之,2021年,我们看到夏尔巴协作的收费与西方向导毫无二致,所以,现今,各方报价的差异逐渐缩小。


       这种有时向夏尔巴协作,厨师和背夫支付低于市场工资的做法,让尼泊尔本地公司得以给出传统西方公司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的登山报价。2019年,根据报道,Seven Summits Treks公司的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的价格低至28,000美元。通常的趋势就是,几乎所有尼泊尔向导都会亲自(与客户)沟通,商谈他们探险旅行的价格,大多数外国工作负责人则不会这样做。


       现今,很多顶尖夏尔巴协作拥有UIAGM资质(尽管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个标准略显更低),他们甚至比西方向导登顶山峰的次数更多。这个资质让夏尔巴写作在每个珠穆朗玛峰登山季赚取多达10,000美金,相较而言,他们此前的收入为4,000美元 - 5,000美元。这种趋势是的尼泊尔公司的价格水涨船高,因为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夏尔巴协作获得了该项资质。


       考虑到所有这些背景因素,我访问了向公众开放的网站,并对2021年珠穆朗玛峰大型探险公司提供的攀登服务信息进行研究。此外,我查看了他们2019年的团队登顶比率,同时,了解他们的网站和和喜马拉雅数据网站内容。记住,2020年,事实上,珠穆朗玛峰南坡没有登山者。


       这并非向导公司的完整名单,而且我并未查看那些小型的单人运营公司或是那些每年为不超过一或是两名客户提供服务的中介。没有关于提供或是提供信息的任何评论内容,图表仅作为参考。


       几乎所有的向导服务价格都在上涨,但是那些在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提供服务的人员收费平均增长为18%。尼泊尔一端探险公司的价格涨幅约为4%。数间向导公司则的报价上涨幅度高达25%!毋庸置疑,尼泊尔人管理的探险公司价格是有着数位西方向导的外国探险公司报价的一半。部分外国探险公司也提供夏尔巴领队管理的登山活动。


       花费通常包括完整的物流支持,装备,食物,个人夏尔巴协作,辅助氧气,面罩和流量调节器。


       10. 2021年探险服务价格图表

       11. 何人在珠穆朗玛峰上担任向导?


       在尼泊尔,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称作为向导,总之,获得协助的攀登有三种选择:夏尔巴的支持,夏尔巴担任向导和一位西方人(外国人)担任向导的商业探险队伍。而后援团队的所有花费包括,押金,雇用厨师,多人共享的帐篷。让我们详细说明:


       夏尔巴协作支持的探险队伍??


       请注意,这是夏尔巴协作协助,并非担任向导。这也是大多数尼泊尔公司所提供的服务。


       支付约42,000美元,你可以参加一次山峰南侧由夏尔巴协作支持的探险活动。在这样的登山过程中,公司组织全部的物流运输:食物,团队装备,交通,外加夏尔巴的协助,但是没有西方向导,或者,从某些方面来说,甚至缺少一名夏尔巴领队。夏尔巴协作或许可以,或许无法熟练掌握英语,而且绝大多数时候跟随你的指引,行进或是返回。


       考虑所有这些选项时,你必须极为谨慎,因为一些公司的服务非常不错,而另外一些则非常糟糕。在冲顶当晚,会有一名夏尔巴协作陪伴你进行攀登,但是或许在整个海拔适应训练过程的任何一日都只有你自己和沿途遇到的队友,其中包括在高海拔营地准备餐食。而发现你自己仅有一名夏尔巴协作陪同,甚至是孤身一人的情况也极为普遍。夏尔巴协作或参加过登山学校的培训,但是通常缺少基本的医疗训练,在遇到关键的健康问题时,或许除去必要的协助,陪伴你去往海拔更低区域之外,虽然这至关重要且可以挽救生命,但是此外却无法提供行之有效的帮助。


       Asian Trekking公司以提供这类风格的攀爬服务而著称,而且对此颇为擅长。Seven Summits Treks公司则是另外一个更为廉价的选择,很多规模很小的尼泊尔一人公司则会提供更低的报价。期待为这类选择支付35,000美元和45,000美元金额。对于那些有着丰富的高海拔攀爬经验的登山者来说,其中包括此前曾尝试过珠穆朗玛峰攀登的人们,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并不适合新手,或是首次尝试八千米级别山峰的攀爬者。


       夏尔巴担任向导的探险队伍??


       请注意,这是夏尔巴协作担任向导,并非协助。


       International Mountain Guide公司(IMG)的经典珠穆朗玛峰攀登活动是夏尔巴担任向导的探险团队中有一名经验丰富的夏尔巴协作带领登山者通过线路。IMG公司的该类服务模式价格为49,000美元。The Seven Summits公司类似的项目报价为47,000美元。2019年,两间公司的报价均提高了2,000美元。通常来说,他们都会倚重一位夏尔巴领队(经验丰富的资深夏尔巴)做出重要的决定,例如,如何时进行冲顶或者何时返回。??而且,基本上还有一位西方人在大本营管理探险活动,但是并不进行攀登。


       这种服务的补充选择便是额外支付5,000美元,或甚至是10,000美元(此外还有5%至20%的小费和奖金),雇用一名私人夏尔巴协作。这些夏尔巴协作有着极为重要的经验,而且经过为西方客户进行一对一服务的训练。通常来说,他们的英语水平非常不错,但是这与 - 夏尔巴协助的探险类似 - 他们或许缺乏医疗方面的培训,不过,你永远不会独自一人攀爬。

而他们不会运送你的全部装备,他们或会不时卸下一些物品。他们在冲顶当夜只会陪伴你一人,即使你在登顶之前决定折返。这种风格比较适合此前有八千米级别山峰攀登经验,有着不同寻常实力的登山者,但是,再一次说明,这并不适于新手。


       雇用一名西方向导,我会获得何种服务?


       西方人担任向导的团队是‘全方位服务’的旅行,而且对于首次尝试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或者任何其他需要额外帮助的人来说最为适宜。价格区间从55,000美元至110,000美元。其中包括夏尔巴担任向导团队的所有服务内容,此外还会共享一位或是多位西方向导。如果你希望拥有自己的私人西方向导,除去支付110,000美元或是更多的金额之外,还包含小费和奖金。


       此类风格探险的主旨是你在一位西方向导的密切关注下进行攀爬,而他很有可能数次登顶珠穆朗玛峰。你们之间没有语言障碍,向导会做出所有决定,如返回的时间,天气,并应对紧急情况。


       在那些更为高端的探险队伍中,你会享用高质量的食物,从制作更为精美的餐食到异国风味。一支队伍甚至会宣传他们的寿司,其他团队则抛出他们的五星级厨师。还有那些浓缩咖啡机器,开放式吧台 - 换句话说,只要愿意付费,那么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最为昂贵的向导公司(Adventure Consultants公司,AAI公司,Alpenglow公司,Furtenbach公司,CTSS公司,等)几乎一直有数位西方向导提供服务,任何时候你都绝不会独自进行攀登。


       愚蠢且极为奢华的奢华攀登


       进入中国市场的Seven Summits Treks公司再次提升了他们“2021年白金珠穆朗玛峰”奢华(且荒唐)探险旅行的表混,价格为160,000美元。

其中包括:


       ? 私人宿营设施:大本营区域,奢华的餐厅,公共和医疗球形营帐,工作区域,有长宽均为两米大床的睡帐,厨房,热水澡设施和厕所。此外,在每个高海拔营地都有自己的私人营帐Private

       ? AS350B3E空中巴士直升飞机(Heli Everest)随时待命,为我们的团队每日提供新鲜的食材 - 水果,蔬菜,肉类,饮用矿泉水及其他食物,而且时刻根据你的需要提供安全保障(医疗救援)

       ? 一位具有UIAGM资质的向导

       ? 两小时的环绕珠穆朗玛峰的山峰观光游览,拍摄和欣赏喜马拉雅山脉的全景

       ? 登顶珠穆朗玛峰超过三次,或是三次的夏尔巴协作

       ? 无限量的辅助氧气

       ? 处理探险过程中任何受伤情况的24小时私人山峰医疗医生

       ? 24小时卫星电话和网络连接

       ? 包括额外的Lobuche峰攀登探险活动

       ? 一位摄影师从机场到顶峰全程跟踪拍摄,制作的纪录片


       12. 问答??      


       让我们更为深入地讨论一些问题。


       人们是否必须选择传统线路?

照片提供:https://www.elitereaders.com/


       不。你可以获得珠穆朗玛峰上30条已命名路线之中任何一条线路的攀登许可,或是开辟自己的路线。如果你希望从尼泊尔横跨至中国西藏自治区,或是进行相反方向的横跨,你则需要从两个国家申请许可,但是多年以来,截止到现在,中国一侧拒绝颁发该侧的横跨许可。2017年,一名登山者进行违法横跨,遭到遣返,并禁止五年内在该区域开展登山活动。他宣称这是一次紧急的医疗事件。


       人们是否可以独自攀登珠穆朗玛峰???      


       官方说法,不可以。尼泊尔旅游局要求每位登山者必须雇用一名夏尔巴向导。而CTMA(中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对此也有类似的规定。但是如同与珠穆朗玛峰相关的一切事物一样,依然存在例外,而且大多数规定并未强制执行。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最低花费?


       如同文中提及,在珠穆朗玛峰的一条传统线路进行完全的独自攀登几乎不太可能。总之,你可以尝试没有协助的独立攀爬,不使用辅助氧气,没有夏尔巴协作或是厨师的帮助,但是依然需要使用山峰南侧的横梯和路绳。对于一个人来说,在尼泊尔一侧或是中国一端的花费至少为25,000美元。即使与其他队伍平摊基础费用,一支七人团队中每个人的花销也达26,000美元。当你算上辅助氧气和大本营的基础费用,一个人在夏尔巴协助的情况下进行攀登的花费接近45,000美元,但是一支七人队伍平均的花费则在37,000美元。


?       新千年前后甚至更早的时候,老式的登山者可以在5,000美元的预算内攀登珠穆朗玛峰。即使这个价格也是没有任何协助,没有辅助氧气,无需平坦人员修路或是铺设横梯,没有天气预报服务,等等。这篇文章是为那些希望采用相对舒适风格进行登山,并非那些连续六周每餐只食用米饭的人们而写。


       支付30,000美元和65,000美元攀登珠穆朗玛峰之间的区别?


       部分公司提供的服务有着天壤之别,而其他公司的服务则差别不大,所以付费者如何才能理性消费。??      


       通常的规则是价格越低,队伍规模越大。但是对于高端团队,一切通常与盈利,间接花费和西方向导的人数相关。此外,这还是全部包括的报价服务项目与选择项目之间的比较。最为廉价的公司宣传低廉的价格,但同时提供“选择项目”,如辅助氧气,夏尔巴辅助,或甚至是大本营之上的食物供应。一间总部位于英国的公司提供从山峰北侧进行攀登的低价服务,但是不包含辅助氧气,顶峰奖金或是其他几乎所有公司都会包括在基本价格内的选项。


       其他保持探险花费低廉的通常做法就是支付员工绝对的最低工资,而最为顶尖的向导公司会为整个团队支付足以维持体面生活的工资。但是,这基本取决于资源的有效性:额外数量的夏尔巴协作,备用物资(绳索,帐篷,氧气瓶,等),医疗用品,通讯花费,盈利及负责人的间接花费。某一年,一间知名廉价公司的帐篷损坏,但是没有任何备用物资,所以必须央求其他公司出借剩余的帐篷...而且,他们的食物储量也严重匮乏。??      


       一个导致价格乱象的因素便是夏尔巴协作的奖金。低成本服务或许不包括奖金,而其他公司的报价或许会把这一项包括其中。例如,一间尼泊尔公司要求如果到达南坳,那么登山者需要向他们的夏尔巴协作支付1,500美元,如果他们继续去往顶峰,那么需额外增加500美元。这并不是基础价格的部分。但是另外一间公司则会在他们的整体价格中包含奖金部分。两种情况,向夏尔巴协作,西方向导另外支付额外的小费是约定俗成的做法。


       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人员数量?

??  

       根据Himalayan Database数据网站的报道,截止2020年8月,珠穆朗玛峰全部线路上共有10,271人次登顶记录(登山队伍成员5,164人次,受雇工作人员5,107人次),沿全部线路成功到达山峰顶端的人数为5,790。1,352人,其中包括941名夏尔巴协作,多次登顶山峰。而成功站在顶峰的女性则772人次。


       尼泊尔一侧更为热门,有6,554人次登顶,相较而言,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的数字为3,631人次。216名登山者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取得成功,约占登顶总人数的2.1%。35位攀登者从山峰一侧横跨至另外一端。所有的探险队伍中约有62%的团队至少有一人成功站在山峰顶端。?621名登山者从尼泊尔和中国西藏自治区两端登顶山峰。119名攀爬者在一个登山季内不止一次站在山峰顶部。


       从1924年至2020年8月,304人(185位西方人和119名夏尔巴协作),死亡率约为3.5%。109人从顶峰下撤过程中遇难,占死亡人数的35%。13名女性死亡。尼泊尔一侧有194人遇难,或是2.9%,死亡人数与登顶人数的比率为1.23。中国西藏自治区有109人遇难,或是3%,比率是1.08。大多数尸体依然留在山峰之上,不过,中国一侧把部分遗体从攀登线路移开。导致死亡排名最为靠前的原因包括雪崩(77人),滑坠(71人),高海拔病症(36人)和体能衰竭(26人)。


       2019年,876人次登顶,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216人次,尼泊尔一端,660人次,两人没有使用辅助氧氧气。死亡人数为11人。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安全程度???


       事实上,尽管现今有更多人攀登珠穆朗玛峰,但是山峰却变得更为安全。从1923年至1999年:登顶山峰的记录为1,169人次,或者14.5%,170人遇难。但是2000年至2019年,死亡率极具下降,8,873人次到达山峰顶端,而死亡人数为134,或者1.5%。无论如何,2014年有17人遇难,而2015年,这个数字则为14人,2019年11人。遇难人数的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装备升级,天气预报更为准确,而且更多人参加商业队伍进行探险。


       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中,珠穆朗玛峰有这最高的绝对死亡人数,306人,但是基于1.17的死亡率,却在死亡比率的排名却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中属于垫底。安纳普尔那峰依然是死亡率最高的八千米级别山峰,几乎为每三名登顶者中就有一人死亡(72:298),或是3.84的死亡率。卓奥友峰是海拔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中最为安全的一座,超过3,845人次的登顶记录中有约52人遇难,或是0.55的死亡率。


       应该从哪一侧进行攀登,北坡或是南坡?


       山峰两端均有大量选择: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有1924年马洛里和欧文神秘失踪故事,而1953年,希拉里和丹增从尼泊尔一端首次到达山峰顶端。


       对于山峰两端的比较颇为简单。北坡更为寒冷,风速更高,因为你要攀登暴露的岩石区域,所以有人认为这里技术难度更大。南坡有Khumbu冰川,会令一些人感到恐惧。


       山峰的尼泊尔一侧更为热门,这一端有6,554人次登顶记录,相较而言,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的数字为3,631人次。


       当选择山峰不同侧攀登时,请记住,2021年,中国一端不允许使用直升飞机进行救援。那或在2022年发生改变,因为他们正在大本营兴建巨大的登山中心来吸引游客的到访,并表示直升飞机营救也将作为中心服务的一部分。??


       人们可以随意理解数字以证明任何一侧在任何特定时刻,山峰哪一侧是安全的,但是,底线是珠穆朗玛峰两端均出现过人员遇难,而且通常情况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是否应该使用辅助氧气?


       如果你选择不借助辅助氧气,你将会进入极少数登山者所处的圈子之内。截止2019年6月,213名登山者在没有借助辅助氧气而情况下到达山峰顶部,约占登顶总人数的2%。


??       辅助氧气令身体获得海拔降低3,000英尺的优势。换句话说,当登山者身处海拔28,000英尺的高度时,身体的感觉如同身处25,000英尺。辅助氧气的主要益处便是让你感觉更为温暖,这样心脏可以为手指和脚趾提供充足的血液及氧气,降低冻伤的风险。??      


       不使用借助氧气的攀登的确是非常出色的成就,但是并不适合每个人。很多人进行尝试,但是最终取得成功的登山者却是微乎其微。


       如何支付攀爬珠穆朗玛峰的费用?


       赚钱总是比攀登珠穆朗玛峰更为艰难。在寻找资金方面,登山者们变得极具创造力。一些人会去贷款,用他们的居所进行二次贷款,其他人则有臭名昭著的“富有叔叔”。还有那些建立网站销售T恤,或是要求陌生人“捐款”的人们。信不信由你,事实上,这些方法的确能够获得一些资金,但是却不够支付全部开销。


       而寻找赞助商的问题经常被提起。加入一支获得赞助的队伍,例如,大型装备公司之一,极为困难。当然的确有办法获取赞助,但是这需要数年的努力,坚实的计划安排,获得认可的经验,最终事情经常会回到你认识何人和大量的运气。


       为慈善基金会或是类似的缘由进行攀爬颇为流行,但是注意不要用你的原因为登山集资。根据我的看法,要求人们捐款以支付攀登费用是一个颇为糟糕的做法。


       成功几率?


       历史上,全部探险队伍中约有68%至少有一名队员站在山峰顶端。The Himalayan Database数据网站显示, 45%去往大本营之上的队伍成员最终会成功登顶山峰。


??       近些年,长期组织探险活动的西方公司,如Jagged Globe,Adventure Consultants,Furtenbach,Madison Mountaineering及其他公司带领几乎全部队员登顶山峰。??      


       现今,团队负责人会选择传统线路,因为这里的未知因素有限。还有不断完善的天气预报,及额外的辅助氧气及夏尔巴协作慷慨的帮助,令珠穆朗玛峰成为最为安全的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一,而且以绝对优势成为攀登人数最多的八千米山峰。


       13. 为何攀登珠穆朗玛峰?


       让我们以究竟为何攀爬珠穆朗玛峰?这个问题结束本文。批评任何曾攀爬或是正计划尝试该山峰的做法颇为流行。在其1996年参加登山探险后,Jon Krakauer撰写的《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便设定了一个负面的论调,并把登山者塑造成富有,缺乏经验且自私的群体。依据我在珠穆朗玛峰或是洛子峰的六次攀登经验,现今的现实却截然相反。


       公平地说,近些年,低成本探险的市场吸引着经验不足的登山者。这显然是由市场供求关系所致。尼泊尔政府所有关于令珠穆朗玛峰成为更为安全地点的无稽之谈对此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所有的根源与利益息息相关。??      


       如果你希望尝试攀爬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那么需要完成以下工作:积累适宜的经验,调整身体进入“珠穆朗玛峰状态”,并在心理上准备好接受比你认为自己可以面对的更大的挑战。选择一支适合你个人经验的队伍,谨慎,谦虚,珍视每一刻。



信息来源:Alan Arnette,Angela Benavides,Adam Ruggiero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