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 亲历医生的说法

[尼]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 亲历医生的说法

发表时间:2021-05-03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喜马拉雅救援协会诊所为大本营的所有工作人员(编者按 – 登山者每人需要支付100美元/登山季,该项费用涵盖在登山花费之中)免费提供医疗服务

照片提供:珠穆朗玛峰急诊室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如何出现新型冠状病毒,COVID?登山季是否应该取消。一名医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4月23日,喜马拉雅救援协会的志愿医疗服务团队首次透露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出现可能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但是在最初的报告后,他们几乎集体沉默。

       珠穆朗玛峰的志愿医生治疗大量病症,其中包括新型冠状病毒,COVID。


       总之,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国际山峰医疗协会(ISMM)的一名医生近日承认,“很多人”因为被怀疑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而被救离山峰南坡大本营,随后,在加德满都接受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


       医生继续说到:“我们的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喜马拉雅救援协会诊所有接治可能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病例的规定,”他说到。“卫生部禁止我们进行PCR测试。昆布/Khumbu咳嗽和其他呼吸道病症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感染症状相似,所以,事实上,我们把所有的病症都按照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对待...此刻,大量登山者在自己的帐篷中隔离。探险队伍也自我隔离,尽可能少地与其他探险队伍产生交集。在加德满都,医院依然有可以接治病患的床位,但是重症监护室很快人满为患。”


       “政府似乎决定不终止这个登山季,但是情况可能在任何时候都会发生改变。我赞同我同事(的说法),对于那些已经离开这里的人们,现在,不是到访尼泊尔的适宜时机。”


       为了理解大本营可能的发展状况,I?igo Soteras医生,西班牙登山协会和野外医疗学科的教授讲述了自己的观点。此刻,Soteras医生不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但是他与自己留在那里的同时保持着联系。他也与HRA机构合作多年,对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非常了解。


       为何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感染病例直至回到加德满都才能得到确诊?


       我们在山峰高海拔区域环境的工作受到标准规定的限制,直至现实证明需要做出调整,所有与AMS[急性高海拔病症]相关的病症基本上被诊断为AMS,并被带离高海拔区域接受进一步检查。此刻的疫情状况和首例确诊病例的出现,确诊出现了变化。大多数AMS症状,例如,疲惫,呼吸急促,头痛和肠胃问题也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感染症状。


高海拔地区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


       大量登山者急速去往山峰2号营地,一些人计划延长自己在该区域的停留时间。他们是否会把病毒带到山峰海拔6,400米高度?


       好吧,我怀疑任何感觉不适的攀爬者会去往山峰2号营地。即使他们怀疑自己遇到的是海拔适应问题,登山者们清楚,他们应该下撤,而非向上攀登。如果症状在山峰2号营地出现,那么故事则截然不同。随后,他/她或许有着错误的判断,并把他们身体不适的情况视作为海拔适应训练问题,而非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但是再一次,他们需要寻求救援。2号营地的情况比大本营更为复杂。


高海拔区域,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影响是否更为严重?


       是的,由于病毒攻击本就已经虚弱的身体,在脱水,血氧数值更低,疲惫和可能变得虚弱的免疫系统的情况下,高海拔会使症状更为明显、这与有那些患有基础疾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人们的情况相似:出现严重症状的风险更高。


I?igo Soteras医生,一名山峰医学的专业人士。


       理论上,开放空间是最为安全的环境。所以,他们如何感染疾病?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是否是安全的地点,又或不是?


       这取决于你如何进行比较。感谢在开放空降停留的时间和个体在帐篷内独自停留的时间,一处山峰大本营比其他居住环境更为安全。但是相较于一座山峰山脚下仅有一支探险队伍来说,拥挤的大本营充满危险。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是其中受到威胁最大的山峰大本营。即使是在山峰之间,没有零风险的可能。由于寒冷,集中帐篷区域的通风状况通常非常糟糕,而且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根本没有得到尊重。我确信,HRA机构诊所的医生对于首批病例的出现并不意外。


       根据你的专业观点,继续探险活动是否是明智的选择?


       这很难评判,但是作为一名医生,我不得不说,风险过高。尽管有直升飞机,现代技术和通讯设备,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依然是一处偏僻,与世隔绝的地点。如果我带领一支队伍,我只会在我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自足能力和不与他人接触的情况下去往山峰。否则很能掌控每个人,每处地点和所有时间 – 不仅有外国登山者,此外还有大本营的本地工作人员,或许还有访客,牦牛工人,为数支队伍提供物流服务的供应人员,等的情况。即使我组织一支徒步团队,我也不会继续此次旅行:接触度假屋,本地人及其他徒步者,等。根据我的观点,感染,或是传染他人的风险非常之高。此外,尼泊尔的情况的确令人担忧,医院也很快会人满为患。

尼泊尔政府,探险公司负责人和大量登山者希望保持珠穆朗玛峰开放。但是,他们能够坚持多久?

照片提供:珠穆朗玛峰急诊室


尼泊尔医院的床位已经严重不足


       根据加德满都邮报,医院床位短缺的情况已经出现。尼泊尔健康部于5月1日表示,“随着感染人数增长,医疗系统已经无法正常运行。情况持续发展,医院已经没有可以接治病人的床位。”

      4月30日,尼泊尔的新感染病例达5,000人,使现存确认人数接近40,000人。这在一个医疗资源非常有限的国家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而且邻国印度呈现出的丝毫没有缓解的疫情增长趋势令人感到恐惧。

上周早些时候的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一个超过1,000人的帐篷村庄

照片提供:Sandro Gromen-Hayes


研究显示珠穆朗玛峰最为知名雪崩的全新线索


       2015年,珠穆朗玛峰西壁一处山脊的松动冰川和冰瀑引发一场席卷波及大本营的雪崩。随着雪屑尘埃落定,15人遇难,多人受伤,这也成为世界海拔最高峰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日。

一张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拍摄的照片展示了2015年4月知名雪崩导致的毁灭性的后果

照片提供:R. Tullet医生


       2015年4月25日下午,一场地震席卷喜马拉雅山区,导航尼泊尔境内大量人员死亡,并使得该国,印度和中国西藏自治区部分区域蒙受了巨大损失。这次里氏7.8级的地震 – 该区域有记录以来,最为严重的地震 – 是冰川和冰瀑沿山脊断裂,直至山峰西壁,导致一场席卷下端大本营,夹杂着冰块和雪粒的雪崩。


       此刻,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进行的全新研究帮助解释当日发生的事情,并揭示出未来更为致命事件逐渐增长的风险。


       物理教授,Kent Moore研究地球纬度最北和偏僻区域的气候状况。过去15年时间里,他与外科医生和同为登山者,多伦多女性学院医院的John Semple医生一同合作,研究天气情况对于喜马拉雅山区登山者健康和安全的影响。


       对于他们最近(编者按 - 2021年1月)发表在高海拔医学 & 生物杂志的研究中,Morre及Semple更好地分析了导致2015年致命雪崩的状况。他们的发现显示,2015年的雪崩引发了“一系列雪崩”,这也显示对于该类事件来说,需要改进模板和预报。


Khumbu冰川的危险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位于Khumub冰川,山峰尼泊尔一侧的平坦区域,位于临近的普木日峰,Lingtren峰和Kala Patthar峰下部。临时出现的帐篷城市是每年40,000名到访登山者和徒步者,此外还有为他们提供协助的背夫和向导生活的中心区域。


       Moore曾三次徒步通过Khumbu山谷,亲眼见证了令人惧怕的雪崩。2009年,他和他的团队距离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约十公里,但是他们看到远处滚落大量积雪和冰块。“第二日,当我们到达山峰大本营,我们了解到这里有三位夏尔巴遇难,”他说到。


       “当你在这处区域进行攀登时,这里存在雪崩可能的风险,”他表示。


       珠穆朗玛峰和周围的山峰是冰川和陡峭冰瀑的所在地点,集中在山峰一侧,例如冰冻的水瀑。雪崩的证明便是被称之为“雪崩圆柱”的大量积雪。事情会在上端的冰层和雪面震动时发生。

       尽管雪崩在该区域频发出现,Moore表示,人们对于强度和覆盖Khumbu上部冰川的稳定性知之甚少。


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很小的帐篷展示了从Lingtren峰和普木日峰之间倾斜而下,被称之为“雪崩圆柱” 的雪崩体量

照片提供:E. Simonson


天气数据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2015年4月雪崩的源头位于普木日峰和Lingtren峰之间的山脊,在营地上端900米处。


       2015年4月雪崩的时间阶段向前梳理,研究人员分析了从Kala Patthar峰,距离山脊四公里的另外一座山峰气象站收集的太阳和风况数据。他们发现了颇有趣的异常现象,有助于解读当日发生的事情。


       “在约三或是四分钟后的短暂时间里,这里一片黑暗,”Morre表示。“我们解读是因为滑动通过通过气象站的大量雪粒和冰屑[导致],所以这里的太阳辐射有所减少。”


       “一切发生得非常,非常快速。20至30秒内时间里,太阳辐射降低至一半,”他继续说到。“这是说,巨大的云层使得事情发生时,周围变得一片黑暗。”


       气象站还记录下了多秒风向肆意变化的疾风。“我们的分析是,如此混乱的狂风伴随着一场雪崩,”Moore表示。“狂风从来不会向一个方向吹动。”


       数据展示了吹向山谷狂风的三次波动,同时数分钟内,这里出现了三次明显的雪崩 – 又或是Morre所指的“系列”雪崩。


       “地面上没有人注意到(这样的情况),因为这里一片混乱。但是看到气象站的树木,可以确定是三次雪崩。”

普木日峰和Lingtren峰之间山脊出现的一场小型雪崩带来的一系列雪屑

照片提供:Dr. R. Tullet


未来雪崩的风险增加


       Moore表示,雪崩研究中的发现低估了气候变化对于该区域造成的影响和未来雪崩状况的风险。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该地区的平均温度增加了1℃摄氏度。而且雪线,山壁寒冷坚固,也上升了800米。冰川也出现了气候变暖的相应结果。


       “冰川的确是气候变化重要的表现,因为这里不会以年为单位,而是以数十年为基础出现消退,”Morre抱石。“区域的冰川从山谷开始,逐渐减少。令人担心的是,Khumbu冰川周围的冰川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而且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多类似的崩塌。”


       他建议,为了避免造成伤害,现在或许是时候重新寻找山峰大本营的位置。


       “这里的三场雪崩告诉我们,山脊的冰面或许极不稳定。我们会看到更多从这个方向席卷而下的雪层,”他说到。


       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中,Moore和Semple分析了回溯至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珠穆朗玛峰攀登死亡数据。西方登山者遇难通常发生在下撤期间,夏尔巴死亡的地点主要是在山峰下部,因为如雪崩这样的事故。


       “西方攀爬者在没有大量本地夏尔巴和背夫巨大的支持下无法生存,”Morre表示。尼泊尔本地人为外国登山者担任向导和背夫,向山峰运送物资,通常没有安全装备。“这极为危险,”Moore表示。


       “整个产业依赖那些让自己的生命面对风险的人,的确是尼泊尔本地人在承担这些危险,”他继续表示。“希望这项研究能够降低该区域未来的死亡人数。”

       研究报告刊载在高海拔医学 & 生物日志。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Blake Eligh,多伦多密西沙加分校/ https://phys.org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