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泊尔]谨慎大胆,登山者是否最终能够登顶珠穆朗玛峰?

[尼泊尔]谨慎大胆,登山者是否最终能够登顶珠穆朗玛峰?

发表时间:2021-05-21 00:3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去往珠穆朗玛峰3号营地的道路

照片提供:Madison Mountaineering


       大量珠穆朗玛峰团队决定在山峰南坡大本营等待现在笼罩这里的气旋移动。自上周末起,其他队伍,或是更为大胆且更为乐观的团队依然留在山峰2号营地。很快,他们将去往山峰3号营地。风速降低时,他们将从这里开始一次迅速冲顶尝试。哪种策略最为有效?


       Dan Mazur和他的SummitClimb团队计划在5月18日离开山峰2号营地,去往3号营地,但是持续的降雪迫使他们推迟至5月20日。周五,5月21日,他们会去往山峰4号营地,并在那里休息一日时间。随后,他们会在5月22日晚间/5月23日清晨到达山峰顶端,Madison Mountaineering队伍也会一同攀登。


       “根据我们查看的四份天气预报,这时是风速最为平缓的阶段,”Mazur表示。“让我们希望届时降雪停止。”


谨慎第一


       但是,Alex Abramov并不相信近日的天气状况。他回到大本营,等待更好的机会。


       Abramov将加入部分规模最大的队伍,此刻,他们或是身处山峰大本营,又或是留在山谷海拔较低区域。他们猜测冲顶周期将在下周中间出现,就在季风季开始影响尼泊尔之前。


       总之,另外一团气旋正在孟加拉湾形成。这或许会再次生成飓风,在适宜天气周期即将出现时,导致山峰关闭。


       在Asian Trekking团队出发开始他们的冲顶尝试之前不久,领队达瓦史蒂芬夏尔巴为全部探险队员(登山者,向导和大本营工作人员)进行新型冠状病毒,COVID核酸测试。一支来自HAMS医院的团队乘坐飞机来到大本营,提取样本。


       这是一个明智的保护方式,因为即使是最为谨慎的队伍现在已经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Furtenbach Advenutres团队刚刚离开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他们透露,他们有两名成员的测试结果呈阳性,一名是无症状的美国客户,一位是患病的夏尔巴。


两次地震


       同时,5月19日清晨,尼泊尔出现了两次中级地震。震中距离加德满都西北部113公里,临近Lamjung地区,这是2015年毁灭性地震的余震。幸运的是,5月19日的地震为里氏5.8级,相较于2015年里氏7.8级的遭难,此次地震的影响并不严重。


       Carlos Soria和他的同伴们及时到达加德满都,能够赶上周五清晨返家的飞机。Horia Colibasanu,Peter Hamor和Marius Gane也获得了机票。西班牙伊比利亚航空的飞机也为加德满都带来的援助物资。


       人们是否可以登顶?

洛子峰山壁3号银地,这里有大量全新积雪

照片提供:https://madisonmountaineering.com


        在(两团)气旋之间,这里有一个极为短暂的适宜天气周期,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人数增长,而且,现在,冰川医生表示,道路将在周六,5月29日关闭,所以,此刻看到登顶的可能?我可以说,完美。让我们详细分析。


可能的冲顶日程安排


       部分团队已经身处山峰南坡2号营地,预计这里的攀登人员数量高达200(队员和夏尔巴),但是,我认为或许更少。数人已经身处山峰3号营地,而且或许还有一或两人在山峰南坳等待。根据得到确认的报告,南坳的帐篷被吹毁,所以队伍不得不做出临时安排。考虑到今天已经是尼泊尔时间5月21日,这里有可行的日程安排。我猜想,5月26日出现的第二团气旋会导致情况更为糟糕。如果如同部分天气预报显示的情况,如果气旋离开,那么会为人们提供更多时间进行分散的冲顶尝试:


       ? 5月19日:队伍身处山峰南坡大本营/1号营地/2号营地/3号营地

       ? 5月20日:队伍身处1号营地/2号营地/3号营地/南坳营地

       ? 5月21日:队伍来到2号营地/3号营地/南坳营地

       ? 5月22日:团队到达3号营地/南坳营地,顶峰

       ? 5月23日:登顶

       ? 5月24日:登顶

       ? 5月25日:返回山峰南坡2号营地

       ? 5月26日:#第二团气旋?

       ? 5月27日:#第二团气旋?

       ? 5月28日:拆除全部的高海拔营地

       ? 5月29日:冰川线路部分关闭


       总之,我预计这段时间里,共有约250人至300人去往顶峰。我认为,此刻去往顶峰的队伍包括:Climbing the Seven Summits(部分队员),IMG(部分队员) ,Madison Mountaineering,Mountain Professionals,Summit Climb,7 Summits Club,Pioneer Adventure。


        这个登山季最后一轮冲顶潮在27日/28日:Alpine Ascents Int.团队,Altitude Junkies团队,Asian Trekking团队,Elite Expeditions团队,Mountain Trip团队,Climbalaya团队,Satori Adventures团队,Himalaya Ascent团队,Himalaya Expedition团队。


登山者为何会在珠穆朗玛峰遇难?

        最近的死亡事件引发了关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 的问题,但是基于对近一个世纪的登山记录的分析显示,这是(登山运动)一种持续模式。


       上周,两位具有经验的登山者在临近珠穆朗玛峰顶端区域遇难,事实令人悲痛,但是并不意外。如同Alan Arnette指出,自世纪之交开始,山峰尼泊尔一侧的探险活动(每年春季登山季)都有平均约四名攀爬者遇难。但是今年的状况则略显更为复杂,尼泊尔已经出现一轮严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且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疫情的爆发的情况之间恶化。


       尼泊尔政府迅速否认了死亡与病毒之间有任何联系。“如果有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根本不可能到达这个海拔高度,”尼泊尔旅游局负责人,Rudra Singh Tamang告诉纽约时报。两位遇难登山者参加的Seven Summit Treks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相同评论,把死亡原因归结于高海拔病症。表面上,这似乎是合理的声明(而且我没有认定或是否定的特定信息),但是这也提出一个问题:准确地说,究竟是什么导致珠穆朗玛峰登山者遇难?


       感谢由离世的伊丽莎白.赫利小姐创立的喜马拉雅数据网站的全面信息,这里有大量关于该问题的数据。而且这里还有研究人员对这些数据的分析尝试。有时,导致死亡的原因非常明确。2015年雪崩,珠穆朗玛峰大本营15人的死亡原因毫无歧义。但是,当一些人在所谓的死亡地点,海拔约8,000米(26,000英尺)之上的地点瘫倒,很难在多种情况,如高海拔病症,寒冷相关的受伤,直接的体能衰竭之间做出判断,所有这些都让他们无法抵御死亡。即使他们从峭壁掉落,你不知道这是否打破平衡的结果和由于高海拔病症,使得认知能力受到影响,或许是因为冻伤,肢体无法配合的结果。


       脑中想着这些警示,这里有一些相关数据(作为支持)。2008年,一支由麻醉师,Paul Firth在英国医学日志上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罗列了1921年至2006年之间14,000名珠穆朗玛峰登山者和夏尔巴之中192名遇难者的情况。其中59%的遇难原因归结于晚上,或是滑坠,又或是例如雪崩这样的危险事件。14%的死亡案例的原因是尸体从未被找到,所以细节尚不明确。剩下27%则是最为有趣的部分,属于非外伤类别,例如高海拔病症和失温。


       当你仅考虑在海拔八千米之上区域遇难的84人,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涌现。即使是那些滑坠死亡的人们,很多人被描述为出现神经机能障碍,例如意识混乱或是失去平衡。这很重要,因为高海拔病症有多种症状。轻微表现就是急性山峰病症(AMS),大多数人表示感觉很糟。两种更为严重的情况,其中任何一种都可能知名,便是高海拔脑水肿(HACE,意味着大脑出现液体)和高海拔肺水肿(HAPE,肺部出现液体。)


       根据研究,隐含的细节就是“呼吸困难,恶心,呕吐和头痛,”在那些海拔八千米高度的遇难者身上鲜少被注意到。部分原因是,这或许是因为那些症状 – 是AMS或是HAPE典型的描述 – 或许足够清晰,让你在为时过晚之前折返。相较而言,面对HACE病症初期症状,如果你认为这不值一提,或许并非严重问题 – 那么,你认知的盲点限制了你认识问题能力的发展。


       我承认,我对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人员无法到达海拔八千米高度的断言存在怀疑。取决于时机和感染的程度,你或许足够健康,从而来到海拔最高的营地,而且在你冲顶当日出现极其轻微的呼吸问题症状 - 不足以意识到你遇到了问题,但是,却能够使你在一日的攀登过程中遇到问题。不过上述数据显示,大多数情况,肺病并非是在临近顶峰区域导致人们遇难的原因。但是无法排除新型冠状病毒牵涉今年死亡案例的可能性,不过,病毒并不在我怀疑名单的前列。


       最近的分析成果值得深入了解,去年PLOS ONE杂志发表了一篇由华盛顿大学生物学者,Raymond Huey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统计学者,Cody Carroll带领团队共同完成的报告。Huey和他的同时在内容开始部分分析了1990年至2005年期间全部2,211名首次尝试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的情况,了解那些取得及没有取得成功人们的模式。更新报告分析了2006年至2019年春季的另外3,620名首次到访山峰的登山者,这里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明显差别。


       显然,这里自2006年起,珠穆朗玛峰(商业登山活动)出现了大量改变。传播全球照片和登山许可数量显示,这里太过拥堵。通常的批判就是向导公司把富有,缺乏经验的业余登山爱好者去往山峰,造成交通拥堵,并做出错误的决定,是每个人面对更大的风险。有趣的是,死亡率却略有降低,从更早阶段的1.6%到近期的1.0%。解释就是,攀爬者人数增加了四倍,实际的死亡人员数量是在增长。近期到达顶峰的登山者人数也几乎达到(此前的)两倍:“这支持(我认为)了这个想法,更好的物流服务,天气预报,固定路绳,(探险领队和高海拔背夫的)经验使成功率提供,同时死亡率略低,”Huey在电子邮件中写到。“但是,我们没有直接数据验证这些猜测。”


       拥堵的因素略显复杂。今年(春季),尼泊尔向外国人颁发了408张登山许可,而且仅是5月11日和12日,山峰南坡有超过100名登山者到达顶峰。Huey以及他的同事比较了拥堵日和非拥堵日的登顶人员数量和死亡率,并未看到任何区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拥挤无关紧要。“或许,‘非拥堵日’有着相对糟糕的天气状况或是并不理想的雪面情况,而攀登者等待更好的条件,”Huey表示。“如果这是实际情况,那么拥堵日可能由于状况适宜而变得拥挤,出色的条件抵消了拥堵带来的任何不利影响。”


       的确,很难想象拥挤不会造成差别。这不可避免会导致延迟,而且你遭遇雪崩或是落石的风险会在你身处这里时呈几何倍数增长 – Reinhold Messer提出的快速阿尔卑斯风格攀爬的理论基础之一,Huey注意到。或许更为重要的是,你在极端海拔区域停留得更久,高海拔病症的影像或会更多地叠加。


       2008年度BMJ分析文章表示,对于登山者为何发展出平衡和认知影响,有两个主要解释。其一就是,你的大脑无法获得足够氧气,或是因为你的辅助氧气耗尽,又或是因为你太过努力。单着对于那些使用或是不使用辅助氧气的人们,死亡模式方式没有明显的差别,而且攀登过程中,在顶峰下端遇难的情况颇为罕见,而攀爬对于体能要求是最大。所以,很有可能的解读就是,这些登山者承受着HACE(急性脑水肿)急性脑肿胀的痛苦。


       回溯至2006年,一位当时刚刚在珠穆朗玛峰取得成功,名为Adnew Sutherland为BMJ杂志撰写了一篇名为“为何如此之多的人在珠穆朗玛峰死亡?”的意见文章,他在山峰海拔23,000英尺高度停下来,帮助一名患有急性肺水肿的攀爬者 - 此外,在海拔更高区域,他看到另外四位缺少运气的登顶者的遗体。


       “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去往顶峰期间,我们所有人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肺部和脑部水肿[如,急性脑肿胀],”他写到,“而且,我们表现出相应症状不过是时间问题。”因为高海拔脑水肿(HACE)而出现的轻微迷失导致人们做出总爱公安决定,并使攀登速度更为缓慢,结果(还有拥堵等因素)延长了你在极端海拔暴露的时间,从而使症状恶化。他争论到,很有可能是那些最终因为滑坠,失温或是体能衰竭的大量登山者遇到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


       在结束自己的攀爬后,Sutherland不得不去往位于加德满都的法国领馆,辨认依据到达顶峰,但是由于太过疲惫,而无法下撤的法国人的遗体,他在六个小时里仅挪动了150英尺(约50米距离),随后他的登山同伴抛弃了他。领事不禁摇头。“直至12点30分,他才到达顶峰,这是14个小时的攀登 – 耗时过久。我们得到的所有在山峰遇难人员的资料显示,每日的情况都毫无不同 - 他们耗费太久时间去往山峰顶部。”


         祝愿所有人好运!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Alan Arnette,Alex Hutchinso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