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尼/巴]部分队伍孤注一掷,巴基斯坦禁止尼泊尔登山者入境

?[尼/巴]部分队伍孤注一掷,巴基斯坦禁止尼泊尔登山者入境

发表时间:2021-05-23 00:1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珠穆朗玛峰南坡更新 - 冲顶尝试:4号营地

登山者们去往珠穆朗玛峰顶端

照片提供:Tommy Ceppi


       出乎意料,5月21日将不会有任何登顶。


       引领冲顶的Madison Mountaineering团队在山峰4号营地度过了艰难的一日,经历全新降雪和狂风肆虐。此刻,他们在休息,并准备今晚(5月21日)出发。5月20日,南坳风速依然很高,但是状况或许很快有所好转,足以开始一次冲顶尝试。


       其他队伍近日正在从山峰3号营地去往南坳,很快便会加入Madison团队。登山者总人数不会超过2019年的登山者数量,在厚重雪层中缓慢行进会导致拥堵。


       很多人在高海拔区域停留很长时间。了解他们已经消耗的辅助氧气数量和他们在漫长的攀登期间如何分配这些资源会非常有趣。尽管使用辅助氧气,体能和心理挑战却不能轻视。在近期的降雪后,没有人修路。


       而且,新型冠状病毒,COVID依然威胁着身处山峰的每一个人。一些人或许首先在海拔更高区域出现症状,引发此前无人经历的状况。


       虽然珠穆朗玛峰南坡山峰的全部区域风速略有增加,但是部分团队依然决定进行冲顶尝试,而且部分团队已经在山峰2号和3号营地等待数日。同时,由于尼泊尔目前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疫情状况,随着巴基斯坦登山季即将开始,巴基斯坦发布禁令,根据疫情状况,列为C级别的国家公民不能入境。这意味着尼泊尔登山者无法去往巴基斯坦,而现在身处尼泊尔的登山者需要在自己的国家隔离21日时间,而且通过测试,才能去往巴基斯坦继续开展登山活动。


一个拥堵的周日?


       无法确定的天气状况和近日的严重降雪令珠穆朗玛峰登山季迎来使人们束手无策的结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300名登山者在山峰等待。


       下周,预报天气状况恶化,随后,随着公布线路在5月28日关闭,这引发了大量登山季急速去往山峰上部。领队强达瓦夏尔巴预计,现在有约300名攀爬者将试图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尼泊尔政府要求探险团队按照他们获得登山许可顺序进行攀登的规定似乎也被抛诸脑后。


       看起来唯一避免拥堵的方式就是,适宜天气状况是否能够持续数日时间。但是此刻,每个人或许必须在疯狂的冲刺中去往顶峰,又或是放弃他们在这个登山季放弃取得成功的梦想。周日,珠穆朗玛峰上端山坡会看到人数众多的登山者。我们或许不会看到登顶照片,但是,这里会出现拥堵。


       全新积雪可能掩埋的路绳,或许会令所有登山者遇到困难。他们之中很多人已经在山峰2号营地,或甚至是3号营地停留数日。


拥挤的山峰3号营地


       Seven Summit Trek团队有未知人数的客户留在山峰(南坡)大本营,希望下周能有一次机会。总之,随着天气变得晴朗,部分实力最为强劲的个体开始了一次24小时登顶冲刺。


       “我们的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连攀队伍或是留在山峰3号营地休息,又或是在我们写下这些内容后攀登洛子峰山壁,去往山峰3号营地,” Climbing The Seven Summits团队在尼泊尔时间晚间约六时写到。“天气情况好转,队伍报告,天空晴朗,而且山壁风速很低。”


       大多数登山者此刻身处山峰南坡3号营地,其中包括那些一直在山峰2号营地等待的人们。其他人则从山峰大本营一路来到3号营地。SummitClimb队伍的Dan Mazur预计,在不错的天气条件下,他们将在约六个小时(编者按 – 5月21日)后出发。


       “我们其中一些人借助辅助氧气进行攀登,”他承认。就在数年前,登山者在山峰南坳开始使用辅助氧气,但是辅助氧气的使用(和氧气流速)明显增长。

Madison Mountaineering队伍计划于5月21日到达山峰4号营地,并在晚间出发,去往顶峰。


南坳的情况依然扑朔迷离


       总之,在山峰南坳之上,状况依然不明。“风速变得可以接受,但是[依然]约在35公里/小时,”来自法国的Pascal de Noel写到。“结合数日的浓雾和孟加拉湾形成的气旋带来的降雪,现在,登顶显然充满很大的不确定性。”


       De Noel补充到,如果雪面很厚,他们或许因为白日下撤过程中从4号营地去往3号营地的风险而被迫(在此刻)折返。显然,他总结说,“仅有实力最为强劲的人能够到达顶峰。”


       不借助辅助氧气尝试的登山者几乎没有任何消息。仅有Sanna Raistakka及Roland van Oss在5月20日表示,他们即将出发。他们相信冲顶尝试会分散在三日时间里,以避免拥堵。但是考虑到简短的适宜周期和大量人员集中在顶峰,他们或许无法实施自己的计划。


风险管理


       尽管狂风肆虐,团队正在制定严肃的冲顶计划,数支队伍已经到达山峰南坳。事实上,这里风速过高,无法去往顶峰,所以周六,5月22日,他们将留在原处,希望能够于周六晚间出发,于周日,5月23日站在山峰顶端。此刻,一切都是关于风险管理。


远景


       团队正准备从大本营出发,希望能够在第二团气旋,Yaas出现,对山峰造成任何影响之前去往山峰。领队们正在考量出发或是放弃冲顶尝试的多个因素,最终做出抉择。


       首先,也是最为重要的便是安全。过程中海拔适应训练开始,截止到此刻,对于那些错过5月12日/13日登顶周期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登山季。数周前,他们进行了去往大本营之上的数次海拔适应练习,所以,他们应该可以休息。海拔适应锻炼的效果或许能够持续足够久,但是心理游戏的确颇为艰难。登山者必须保持他们对于自我照顾和每天,“活跃”休息日的专注。领队们需要“带领”和帮助他们的团队保持耐心。这始于对天气状况,日程安排和他们或许没有进行进行冲顶尝试可能性的开诚布公且坦诚真切的交流。


       接下来便是理解山峰的状况。近期,这里一直有部分全新降雪,但是不足以形成雪崩危险。随后,这里还有落石,很小的一点积雪将把岩石“黏在”表面。现今,珠穆朗玛峰每个人都佩戴头盔。2002年,几乎没有人这样做!冰川是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危险。今年,路线距离略有增加,但是比之前数年更为直接,而且,这里的横梯数量少得多。随着接近6月,气温增加,到达零上,令冰川区域的冰塔变得更不稳定。所以,登山者们需要在这个迷宫之中尽可能快速地移动。此刻,领队必须要求他们的攀爬者遵守截止时间。对于洛子峰山壁也是如此。


       整个登山季,出现创造纪录的408张登山许可,此外还有同等数量的夏尔巴为登山者提供协助,我们一直在讨论拥堵。总之,考虑到数周前,有接近175名(外国)登山者到达山峰顶端,结合另外约150人因为多种原因离开山峰,这段时间,我不会太过担心拥挤。最有可能的情况是150至300人计划去往顶峰 - 我知道这是一个宽泛的区间。


       这里还有天气因素。我多次提及,但是南坳上端的风速应该低于30英里/小时,最多35英里/小时。大多数人依然专注于气温,对于这里-20(约-28.9摄氏度),-30(-34.4摄氏度)或是-40(-40摄氏度)华氏度的温度感到震惊。但是无论你是否相信,情况不算太糟。如同人们对沙漠的描述,这是“干燥的炎热!”如果没有狂风,情况非常详细,穿着适宜的衣物,人们可以忍受这样的情况。但是当风速增加,所有的可能性消失。


       最终,夏尔巴的付出,尤其是夏尔巴领队,带领登山夏尔巴的人。这些人,一些女性,有着丰富的经验,非常了解山峰。而且,他们知道天气状况,使一切融入我们称之为直觉的部分。夏尔巴在这些高海拔探险活动中不可或缺。领队,外国人或是尼泊尔/夏尔巴对此非常了解,并为此付出努力。


第二团气旋,Yass更新


       Marc De Keyser,weather4expeditions.com网站的天气预报员和负责人,分享了此刻存在和可能的第二团气旋的信息:


       5月21日清晨的水蒸气卫星云图,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之前的气旋,Tauktae的迹象。之前的中心已经移动至中国南部,喜马拉雅山脉北部,而气旋剩余部分的前沿则延伸至南部。此刻,出现两个可能的登顶日:5月23日和24日。


       坏消息就是,5月21日,再次确认,气旋,Yaas在孟加拉湾北部形成。此刻,5月23日,其处于初始阶段,但是从这一刻起,气旋会迅速扩大,并快速向北部移动,并进入Odisha省,随后,在5月25日成为飓风。随着东部大量温暖,潮湿和潜在不稳定的空气进入孟加拉,气旋会进一步向西北移动,在5月26日到达尼泊尔。


       此刻,预报模板显示,山峰所有区域气温略有增加,但是并不极端。主要影响将是5月26日的大量降水,或许5月27日,依然会持续。5月27日之后发生的事情现在无法准确判断,一切取决于Yass飓风实际到达这处大陆的实际轨迹。


可能的冲顶日程安排


        我预计,此刻,这里几乎去往顶峰的攀登人员数量在250人至300人之间。


        ? 5月22日:队伍到达山峰3号营地/南坳营地,登顶山峰

        ? 5月23日:登顶山峰

        ? 5月24日:登顶山峰

        ? 5月25日:返回山峰2号营地

        ? 5月26日:第二团气旋?

        ? 5月27日:第二团气旋?

        ? 5月28日:所有高处营地拆除

        ? 5月29日:冰川线路关闭


喀喇昆仑山脉登山季近在咫尺:尼泊尔人禁止入境

这个夏季登山者是否会回到喀喇昆仑山脉?

照片提供:Alpine Adventure Tours


       季风到达后,通常标志着八千米级别山峰的攀爬者从尼泊尔转向巴基斯坦。三周后,巴基斯坦的探险活动应该开始,首先是南加帕尔巴特峰,随后是乔戈里峰/K2峰和布洛阿特峰。

印度次大陆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尤其是珠穆朗玛峰(南坡)和道拉吉里峰大本营爆发疫情,使喀喇昆仑山脉和巴基斯坦喜马拉雅山脉笼罩在阴影之中。


       截止到此刻,巴基斯坦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管控要比尼泊尔更好。在开斋节假期期间禁止人们在区域之间旅行使病毒传播得到控制。现在,感染人员数量甚至在下降。


       此外,自去年秋季,巴基斯坦再次向外国人开放后,新型冠状病毒,COVID并未对任何探险活动产生影响。小型团队攀登全新线路,并且在Biafo-Hispar山区陡坡滑雪,享受最为狂野的经历,并健康返家。乔戈里峰/K2峰的大规模冬季探险活动,结合尼泊尔登山者和国际客户,在持续的两个月时间里没有出现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相关的问题。近日,Andrzej Bargiel带领了一次成功的滑雪探险活动,而且Luke Smithwick担任向导,并在该国范围内滑雪旅行。没有任何出现问题的报告。


       这应该鼓励探险队伍继续他们的夏季计划。此外,随着北美和欧洲注射疫苗的过程开始,大量为尝试该国五座八千米级别山峰而来到这里的国际访客已经完成了接种疫苗的整个阶段。

Andrzej Bargiel和他的团队在Yarwash Shar峰,图中的Laila峰,没有遇到与新型冠状病毒

照片提供:Pawlikowski Media


不允许尼泊尔人入境


       巴基斯坦把国家定为三个健康类别,A,B和C。名单A中的国家公民甚至无需提供PCR检测报告便可以入境。那些B名单中的国家需要提供近期PCR测试报告,而且需要在机场接受快速测试,确保阴性的结果。同时,那些列在C名单中的国家的人员则被禁止入境,除去特殊原因。印度和尼泊尔则位列C名单。


       5月20日,巴基斯坦就在严格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管控条件下,5月24日,重新向外国人开放颁布了一系列规定。规范禁止任何来自C名单国家的任何人入境。

       政府机构甚至颁布了一份针对探险活动的特殊澄清声明,下文所示。其中表示,“所有来自尼泊尔登山者,徒步者和高海拔背夫和那些过去三周身处尼泊尔的个体不被允许”进入国家。“没有例外。”


       这不仅把娱乐登山者排出在外,同时还有大量国际探险团队依赖的尼泊尔夏尔巴,此外还有尼泊尔的大型探险队伍。即使依然留在尼泊尔的外国人 – 其中包括所有那些此刻身处珠穆朗玛峰的人们 - 在来到巴基斯坦之前必须在家中停留三周。


这要求所有的登山者必须接受完整的疫苗注射。

巴基斯坦的对于重新开放旅游业的指导意见


        有人或许依然等待和了解事情是否会发生改变:乔戈里峰/K2峰和迦舒布鲁姆峰登山季有时持续至8月中旬。但是即使是禁令接触,对于阻止一次大型商业探险活动来说或许为时过晚。

       尼玛普加的案例颇为有趣。他持有尼泊尔-英国双重国籍,而且他的公司,Elite Exped,位于英国。他或许仅需要在自己计划的乔戈里峰/K2峰 + 布洛阿特峰连续攀登活动之前返回英国数周时间。但是,他的尼泊尔同伴却无法加入他。


巴基斯坦登山者的一次机会?


       作为对于禁止尼泊尔人入境规定的回应,明玛G,Imagine Nepal团队领队于5月21日取消了他的夏季探险活动。他向自己的员工和客户表达歉意,随后补充道,“这也是我们巴基斯坦登山者兄弟展示他们是谁和他们在山峰上能够做些什么的机会。”


       而尼泊尔规模最大的探险公司,Seven Summit Treks,SST,明玛G和尼玛普加于去年冬季带领大型团队去往巴基斯坦境内的乔戈里峰/K2峰。最终11名尼泊尔登山者取得成功,完成了山峰的首次冬季攀登。但是另外五位登山者遇难,其中包括在第二次冲顶过程中,三人消失。


       这个悲剧依然影响着即将开始的登山季。来自巴基斯坦的Sajid Sadpara依然会带领一支探险团队去往乔戈里峰/K2峰,一部分是为收集垃圾和Aburzzi Spur线路的老旧绳索,一部分是尝试寻找她的父亲,Mohammad Ali Sadpara的遗体,在山峰消失的三人之一。

Sajid Sadpara,右侧和他刚刚离世的父亲,Mohammad Ali Sadpara


        考虑到近期的不确定性 - 我们看到尼泊尔(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迅速恶化 - 部分国际探险队伍不希望承担风险。其中包括来自奥地利的Furtenbach Adventures团队。在冲顶尝试即将开始之前,他们突然之间取消了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探险队伍“不[在巴基斯坦]犯相同的错误,Stefan Nestler报告,瑞士Kobler & Partner公司也放弃了他们去往迦舒布鲁姆山脉的登山探险活动。更多团队或许会在接下来数日做出相同的抉择。”


       在巴基斯坦,紧急救援安排要比在尼泊尔难度高得多,主要是因为从乔戈里峰/K2峰大本营乘坐飞机去往Skardu村镇的直升飞机飞行需要通过军队的Askari航空公司安排,花费在20,000美元至25,000美元之间,相较而言,在尼泊尔,这样的飞行开销为2,800美元。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和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出现,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量漫不经心,疏忽大意的行为。这导致山峰区域出现大量营救。但是,尼泊尔的直升飞机频繁在加德满都和山峰之间飞行,在喀喇昆仑山区进行大规模(飞行)营救的难度则高得多,而且难以负担。

珠穆朗玛峰4号营地

照片提供:https://madisonmountaineering.com


        Mark Holecek,Radoslav Groh开始攀登Baruntse峰

本周早些时候,Marek Holecek身处山峰大本营

照片提供:Marek Holecek


        Marek Holecek和Radoslav Groh出发,采用纯粹的阿尔卑斯风格攀登海拔7,100米高度的Baruntse峰西北壁。


        天气并未像他们预想的那样变得晴朗。“在下午,我们离开大本营后,[这]开始与我们游戏,”Holecek于5月20日写到。“我们做出决定,在轻微的降雪期间,我和Rada在冰层的裂缝区域[蜷缩在一起],在悬垂,房屋尺寸的冰塔下,有着不祥的预报。”

Baruntse峰西北壁

照片提供:Marek Holecek

?

       二人在通过冰川区域时经历了一些相当紧张的时刻。最终,他们在冰川上部,雪层覆盖的高处宿营,就在他们于5月20日清晨开始的攀爬的山壁。“我们有着与结果进行斗争的巨大愿望,同时也有很多担忧…”


       从地理意义上讲,了解捷克共和国登山者开辟路线的准确区域的确非常有趣。根据喜马拉雅数据网站的Richard Salisbury,Holecek的图片中展示的山壁并非山峰西北壁,而是西-西南壁。


       而且,在他们身处的大本营捕捉到的影像“这是沿山峰西坳尝试Baruntse峰西南山脊的传统大本营,” Salisbury表示。“Holecke计划的线路显然位于山峰西-西南山壁,而非西北山壁,这里位于山峰另外一侧(位于阴影之中)。”

从Ama Dablam峰眺望Baruntse峰和周围的山峰。Richard Salisbury的注释

照片提供:Ryszard Pawlowski

Baruntse峰的所在位置

地图提供:Schneider Khumbu Himal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Alan Arnette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