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意大利/瑞士]马特洪峰首攀的悲剧故事

[意大利/瑞士]马特洪峰首攀的悲剧故事

发表时间:2021-05-24 02:0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从Rothorn峰顶研究站眺望马特洪峰

照片提供:Shutterstock


       Edward Whymper尝试五年时间,最终在1865年站在马特洪峰顶峰。但是当攀爬变成悲剧,他付出了巨大代价。在其余生,这个梦想-成为-噩梦的故事一直令他寝食难安。


       随着十八世纪五十年代,阿尔卑斯山区出现铁轨,旅行者们也蜂拥而至。部分小型村庄,马特洪峰山脚的Zermatt村,此前仅是农业村庄,现在充满各种活动。来自英国及欧洲各地的人欣赏着这里的景致。


       不久之前,人们开始为对为娱乐而进行攀登产生兴趣。很快,登山运动诞生。


登山运动的黄金时代


       1857年,世界上首间登山俱乐部成立。有着对于攀登欧洲大陆和英国境内山峰充满兴趣的学者,律师和从事类似职业的人物加入阿尔卑斯俱乐部。接下来十年时间里,他们完成了阿尔卑斯山区大部分山峰的首攀,登山运动的黄金时代就此诞生。但是马特洪峰依然悍然不动。

在被委任绘制瑞士和意大利之间的山峰后,Edward Whymper便开始接触登山运动

照片提供:English-heritage.org.uk

?

       Whymper并非人们想象中的登山者。与“游戏的剑桥(毕业生)”,这是阿尔卑斯俱乐部的人们的称谓,他是“普通人”。一位画家和一名雕刻师11个孩子中的次子,Whymper很早便离开学校。他依靠自己在艺术方面的天赋,绘制风景画为生。1860年,时年20岁,他幸运的进入了经常只有上层阶级才能接触的世界。


        一位出版商委任Whymper绘制瑞士和意大利边境的山峰。首次去往国外,他首次面对一个他前所未知的世界。他迅速对登山运动感到痴迷。不久,他着迷地从绘制山峰,投入攀爬的世界。


       接下来四年时间,Whymper完成了一系列探险活动,满足自己对于攀登的渴望。他的孙女,Nigella Hall,把他描述为,“意志坚定,而且有着令人赞叹的毅力。”

       海拔4,478米的马特洪峰是阿尔卑斯山区最后出现登顶的大型山峰之一。由于首攀以悲剧结束,这也终结了登山的黄金时代。

?

       海拔4,478米的马特洪峰位于瑞士和意大利之间,位于Pennine阿尔卑斯山区Rosa山延伸区域。这座山峰在周围山峰之间是一颗明珠,以几乎完美对称的金字塔形状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太过复杂,而不敢在登山运动兴起之处进行尝试,马特洪峰是绝对不能被低估的山峰。


       起初,马特洪峰并未使Whymper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当他听闻其他登山者把其赞颂为一个值得的目标,事情开始发生转变。他带领首支第五去往这处山壁。他开始争取一名出色的向导加入他。


       来自意大利的Jean-Antoine Carrel被认定是(当时)世界上最棒的向导之一。他加入Whymper三次从山峰意大利一侧尝试勃朗峰的探险,但是他们未能取得成功。每一次,他们都到达距离顶峰30米的地点。二人最终分开。Whymper,不屈不挠,在没有Carrel的情况下进行了另外五次攀爬。


       但是,成为首位站在马特洪峰顶峰登山者的竞争仍在继续,而且大量攀爬者意欲击败Whymper。Whymper知道,如果他希望获得这项荣誉,他需要加速自己的努力。1865年夏季,他再次说服Carrel再次担任他的向导。


背叛


       尽管Carrel表示同意,他是在欺骗。他秘密加入一支全部由意大利人组成,试图在Whymper之前到达顶峰的团队。这支意大利线路队伍在Whymper计划与Carrel出发之前一晚离开。


       部分原因,Carrel受到了民族主义的激励。他也清楚,如果他与Whymper一同到达顶峰,他仅是背后的协作人员。但是如果Carrel与意大利团队取得首攀成功,那么,对于所有意大利人来说,他是一名英雄。


       当Whymper醒来,发现Carrel已经出发,他迅速组成了一支全新的队伍。Douglas Fracis勋爵,Charles Hudson,Michel Croz,三名来自Zermatt地区的向导,Peter Taugwalder,此外,还有他的儿子,名字同为Edward,及他的第二个儿子,Joseph,他们在意大利团队出发后三日,沿山峰东壁与Whymper一同行进。


       登山运动使用的装备在十八世纪尚不存在。阿尔卑斯俱乐部在数年后研发出专门使用的绳索,替代了此前连接的笨重绳索。但是Whymper和他的团队携带普通绳索,连接在每个人的腰部,他的冰镐笨重,而且是木质手柄。


       他的鞋子与那些当时在农田中农民穿着的颇为相似,底部钉有平头钉,使摩擦力达到最大。他们的粗花呢外套帮助他们保暖,而且防风。但是随着变得潮湿,衣物变得笨重,而且需要很长时间烘干。


成功


       最终,Whymper的队伍领先意大利人到达顶峰,Whymper及Croz成为首先登顶的登山者。


       “陡坡变缓,我和Croz,飞快奔跑,进行一次无法拉开距离的比拼,最终,以平局结束,”Whymper在自己撰写的书籍,在阿尔卑斯山区攀登一书中回忆到。“下午1点40分,世界在我们脚下,马特洪峰被征服。呼啊!没有看到任何(前人的)足迹。”


       喜悦的时刻变得更为值得称赞,他们看到意大利人身处山峰下端200米处。Whymper的团队嘲笑他们的对手,在取得胜利的七人在世界之巅停留60分钟,享受胜利期间,意大利队伍就此下撤。Whymper付出多年的努力,成就这一时刻。


       但是,直至每个人安全返回,才是一次成功登顶,而现实并非如此。


悲剧


       很快,他们开始沿马特洪峰北壁返回,Hadow严重滑动。他的绳索,与其他登山者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拖拽力量。Douglas,Hudson和Croz在他身后,挣扎摇摆,力量使绳索断裂,挽救了Whymper和他向导的性命。

       1865年的马特洪峰首攀最终以悲剧结束,四人滑坠死亡。这件事令Whymper余生饱受煎熬。


       四人沿山峰北壁滑动1,200英尺,撞击岩石,死亡。肢体脱离身体部分,头骨裂成两半,他们的外伤根本毫无生还可能。救援者们随后发现了除去Francis之外所有人的身体部分,他的遗体很有可能掉入一处冰裂缝。他从未被发现。


       当Whymper返回Zermatt地区,他遇到了强烈抗议。一直希望成为首位站在马特洪峰顶端的普通人最终取得成功,但是却以四条人名作为大家。他在法庭受审,被指控隔断绳索挽救自己的性命,但是有没有证据被无罪释放。


后续


       总之,创伤令Whymper感到身心俱疲。


        “每一晚,你了解吗,我看到自己在马特洪峰的同伴背部向上滑动,他们的手臂伸展,一个接一个,以完美的顺序,保持等距 - 首先是Croz,向导,随后是Hadow,接下来,HUdson,最后是Douglas。是的,我一直都会见到他们,”他写到。


       在攀登马特洪峰后,Whymper还进行了其他伟大的探险活动,其中包括格林兰之旅和他在厄瓜多尔对高海拔病症的研究。身处厄瓜多尔期间,他甚至与Carrel结组,Carrel之后在马特洪峰因为体能衰竭死亡。但是,随着时间流逝,Whymper隐遁的生活方式变得更偏向这个方向。65岁时,他迎娶了一位比他年轻40岁的女性。但是婚姻仅持续了四年时间。


       最终,萦绕在他死去同伴不断提出的令人焦灼不安的问题之中,Whymper拒接接受治疗,选择在一间酒店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享年71岁。



照片提供:Alex Myall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