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世界]商业登山和独立登山无法共存是消费主义社会的冲突

[世界]商业登山和独立登山无法共存是消费主义社会的冲突

发表时间:2021-08-24 00:0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本文最初刊载在Summit杂志,原文名为“征服资本主义”。

       “我认定一些事情:商业化的事情的确令人作呕。只要事物为巨大的市场形成商业化模式,这的确非常糟糕。” -  Andy Warhol(编者按 - 美国波普艺术家)


       我们生活在一个消费主义的社会。供应和需求,需求和供应。这是我们的世界,而且从西方迅速影响东方。在新兴的资本主义世界,数量持续增长的人们相信,消费是他们的权利:金钱可以购买你所想要的一切。是的。是的,我倾向于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但是我对于现在资金能够购买山峰梦想,避开在更为广阔区域攀爬所需的自给自足的极长学习曲线的想法感到震惊。一个人能够拥有的最棒的自残便是自己的经历 – 这是从那些我们持续获得褒奖的经历中来之不易的记忆。


       现在快速轨迹顶峰热潮对于登山运动的破坏根深蒂固。大量人员对于环境造成了影响 - 客户,背夫和夏尔巴协作人员 - 他们组成商业登山活动的大型团队屡见不鲜。但是这里还有其他,更为微妙,而且同样具有毁灭性且沉重的打击。


       这里有对于特定山峰的逐渐垄断,在那里,个体,自给自足的登山者越来越多地看到不受欢迎的氛围。事实上,我听闻商业探险活动领队宣布,独立,没有雇用向导的攀爬者 – 不使用雇主氧气,不挂扣固定绳索,或是没有夏尔巴支持 - 正在“威胁他们付费客户到达顶峰的机会”。之后是否会来到阿尔卑斯风格登山者被禁止在更为广阔区域攀登山峰的时间,因为他们的风格被视作为鲁莽,或仅是因为无利可图?我们需要考虑非常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在据为己有方面,商业化有着令人震惊的力量,这也是商业化为拿手的做法。


       另外一方面不为人知的部分,现代旅游探险商业模式的附带内容是让对于专注的登山者依然视为极为重要的事情变得不具价值。我经常听到(非登山者)的说到,珠穆朗玛峰不再难以攀登,在适宜的天气条件下,我无法不赞同这样的说法。非常遗憾,这座山峰成为了度假目的地。但是,撤掉固定路绳,横梯,辅助氧气和夏尔巴协作的支持,那么珠穆朗玛峰再次成为真正的挑战;仅有(在这样的条件下)登顶山峰的人们才是真正的登山者。


       登山运动是为数不多,人们受到标准化进程威胁的运动文化之一,一种人们呼喊着精英主义的文化,逐渐到达一个他们不愿意向往的标准。Reinhold Messner两次不使用辅助氧气攀登珠穆朗玛峰:第一次是在1978年,随后是1980年(这一次独立是独立攀爬,事先没有搭建营地)。1985年,Robert Schauer和Wojciech Kurtyka在迦舒布鲁姆IV峰西壁采用纯粹的阿尔卑斯风格设定了全新标准,并证明二人相互信任时,可以做到的事情。1986年,Erhard Loretan用时43小时登顶珠穆朗玛峰,在夜间行进,而且咩有借助辅助氧气。对于我们来说,所有这些都值得骄傲,但是为何登山文化依然崇尚这种已经过时三十年,老派的围攻和使用辅助氧气的风格,毫不夸张,降低挑战风格,直至这成为任何人都可以完成的事情?


       在英国,运动攀岩的道德标准和出色的风格并未引起人们的不悦,事实上,这些受到了尊重。所以为何在山峰之间维持优雅的风格应该有任何不同?如果我服用提升表现的药物,随后挂扣,安置岩石栓,协助我沿经典攀岩路线行进,如同在Cenotaph Corner线路一样,那么,我应该因为作弊和故意破坏者接受惩戒,而且应该如此。这里有很多诚实的攀岩者永远不会尝试Cenotaph Corner路线,这这依然超越他们的能力,但是他们不会哭喊着(控诉)精英主义,并要求固定绳索,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值得站在顶端。真正的攀登者仅希望赢得这样的权利。


        这是我们西方的方式 - 希望拥有其他人所有的事物,但是并未对其中所需的时间和努力做好准备 - 这非常失败。尽管事实上每个人都面对危险,现在,很多人把山峰仅视作是商品。这里有一种荒唐的信仰,你可以“购买安全”。此刻,山峰被卖给出价最高的竞买者,很多情况下,他们对于此前的事情和完成这些事情的人一无所知,没有来之不易的经验,最终与他们期望“征服”的山峰相见。而且事实上,很多人相信他们能够征服体量巨大的山峰,这依然令我感到震惊,这是放在壁炉之上,进行吹嘘的奖杯,仅是有助他们事业上升的一环。


        为何狂野山峰不能是那些愿意,带着宠幸,愿意牺牲和付出人们的圣殿?为何山峰不应该被作为偏僻的竞技场被保留,希望提升此前标准的人们可以在这里自由尝试?为何山峰应该成为那些可以支付的为数不多人员的领地?有人,请回答这个问题,坦诚地尝试为这些疑问找出答案。


       过去,我一直指责“精英主义”,因为我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在自己的极限能力下进行攀登。但是牛津词典中对精英主给出的定义是,“依赖特定选择群体的领导或是优势地位”。我并不依靠“特定群体的优势地位”,而且我也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处于优势地位的领袖”,我独自,或是与自己的同伴保持平等的地位去往山峰。


       “精英”(没有“主义”)是截然不同的词汇。意为“最棒的”。在另外一种情况下,真正的登山运动中 – 取决于最终的经验和技能 - 才是本质上的精英。所有的领域都有敬仰。我并不期望自己能够驾驶公交汽车,管理银行,或是为病人执行手术。所以为何一些人去往世界上最具挑战的环境进行攀登,有着糟糕的能力,而且经验匮乏,随后指责对这种愚蠢提出质疑的人们是精英主义者?


       山峰向导是精英。他们是专业人员,受到良好训练的人员,但是,却被困在喜马拉雅山脉海拔高处的一场暴风雪中,无法开展真正意义的向导工作。带领缺乏经验的人们去往海拔八千米之上区域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行为。在喜马拉雅山脉海拔高处的一场暴风雨之中,死亡或是生存情况之间成为唯一的选项,每个人只能照顾自己,而只有那些有着足够个人经验的人有机会活着生还。


       这引发了深刻的道德和品行问题,其中涉及使用本地人群的服务进行攀登。尼泊尔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的生活仅维持在基本的生存线,而且部分夏尔巴受雇于探险队伍,为自己的家庭赚取丰厚的收入,所以,何人能够嫉妒他们?对于我,这位重要的道德问题就是:探险公司的客户是否非常高兴忽视充满危险,通常致命的状况,而那些人们在这样的条件下赚取自己的营生?在雪崩频繁的陡坡固定绳索,并反复通过危险的冰川运送物资并非“付费购买安全”的西方人准备去做的事情 - 为何他们期待其他人为他们自己完成这些工作?从个人角度,如果有人(因为)满足我“征服”山峰的愿望而死去,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一位使用夏尔巴服务,经验不足的登山者也会带来无知依赖导致的局面:他们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一个陌生人手中。偶尔,个体夏尔巴无法保持(人们期待)他们群体(所具有)的名声,客户呼喊着要求下撤,甚至是(指责他们)骗取信任。总之,各行各业之中,你都会看到一些好人,一些坏人,一些漠视一切,一些极为出色,一些经验丰富,一些青涩。这需要经验才能做出判断。


       夏尔巴也是人类。他们像任何其他人一样会变得恐惧和困惑。如同你和我,他们的肉体也会冻僵,他们的骨头也会轻易骨折。他们哭泣,流汗和患病。他们会应该高海拔病症感到痛苦,他们会思念自己深爱的人;他们害怕死亡。所以,对于任何心怀不满的夏尔巴的客户,我有一句话相赠:如果你感到自己支付金钱,而有人的表现令你失望,因为最终,他们拒绝为你承担生命风险,那么我建议你学习更多之间,进行更为艰难的联系,保证一定程度的自给自足。


       在人生中最受尊重的是那些准备为自己的热情和信念牺牲的人们。我相信你应该为合理的原因追逐山峰梦想:对于特定环境的热爱;热情和挑战;真正了解自己,你的弱点及优势和你应该成为何种人的机会;大量经验:痛苦,不适,困惑,希望,泄气,恐怖,兴奋和敬畏。山峰是可以被梦想和幻想的对象。有时,梦想会实现,通常却不会。每座山峰(的攀爬)经历应该只属于个体,每次经历都应该有所差别,结果总是充满不确定性。


       我的观点在现今并不流行。人群和社交媒体似乎并未看到或是理解付出和来之不易技能的真正意义;人们看到最为年长,最为年轻,最为快速,他们观看真人秀,并支持“慈善活动”。这种马戏团行为是大多数人对于登山运动的认识,而且当秀遇到问题,他们会呼喊着政府进行管理,制定规则和规范。保险公司喜爱如此;他们在等待,希望。


       真正的登山欲动能够存活下来,但是会持续伴随着对于风格,表现和动力的质疑。真正地面对山峰,你不得不避开即刻会提出,而且总是冷酷地关于动机的质疑。不要尝试欺骗自己;作为一名登山者,诚实才是一切。


       所以,让我们移除全部的固定路绳,带走垃圾,拆除营地,移走横梯和岩石栓。让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对于山峰环境和我们多么在意。让我们不要为自己雇用他人进行攀登。让我们遇见山峰,并公平地进行攀登,自主学习,在我们取得成功时,庆祝我们的成就。而且,当采用出色的风格攀爬山峰变得太过艰难时,让我们保持谦逊,并接受人生中,世界上总是有我们并不擅长,或是经验不够丰富的领域。我们知道,借助庆祝,这里有那些激励我们进步的不可能的地点。



信息来源:http://nickbullock-climber.co.uk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