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美国]David Roberts - 登山者,著名探险作家去世,享年78岁

[美国]David Roberts - 登山者,著名探险作家去世,享年78岁

发表时间:2021-08-25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David Roberts,声名显赫的登山者,高产的探险和户外探险题材作家,于8月20日谢世,享年78岁。2015年,在阿拉斯加探险活动期间,他与自己长期的探险同伴,Matt Hale纪念Huntington山The Harvard Route线路(难度WI3 M6 C1陡峭雪坡)首攀50周前期间,发现自己的颈部有一处肿块,随后,Roberts被诊断患有四期咽喉癌。Roberts在Brigham地区和波士顿接受慢性肺气肿的治疗。他在治疗期间继续写作,并有一本书,北极探险者Gino Watkins的传记,计划于2022年2月出版。直至去世之前,他一直在书写日记,最后一周,他写到自己感到治疗颇为奇怪,而且呼吸困难,对于一位适应山峰稀薄空气的人来说,这是不同寻常的感受。


       他创造性的写作持续至自己离世。在一篇更新内容中,他把一生之中仅吸过一根烟而因为慢性肺气肿而死去称为一种讽刺。


       “为何呼吸是很难感受的事情,如同40英码(约36.4米)直至结束区域?为何不能坐在我们的肺部和嘴上,如同无上尊荣的客人?作为重要的是 – 你究竟如何呼吸,随着吐出一口气?”


       Roberts有着涉猎广泛的写作事业,当看到关于他的文章内容,或是攀登的照片,这是一个频繁出现的名字,你会怀疑自己就是在阅读David Roberts的作品。是否证实这个人,完成了西南部Anasazi族群极为权威且不容质疑的历史写作,同时,还与Ed Viesturs(没有去往顶峰的捷径)和Conrad Anker(迷失的探索者)共同撰写关于攀爬世界上部分难度最高山峰书籍?的确,正是这位Roberts,而且快速翻看他的传记透露出,这是一位有着无尽的好奇心,勇气和探险精神,不断进行挖掘的人。Roberts共撰写了32本书籍,2018年,他与Alex Honnold共同完成了独自身处岩壁一书。


       1943年,Roberts出生在丹佛市,一位哈佛大学天文学者和物理学者,他管理大学为位于Boulder地区的天文台。成长期间,他在科罗拉多州的攀登线路测试自己,随后,去往东部,进入哈佛大学就读。Roberts在哈佛大学学习数学,获得学士学位,同时作为哈佛大学登山俱乐部的成员,他还学习了攀冰和登山(他随后担任俱乐部主席)。


      当他20岁时,Roberts成为一支哈佛探险队伍的成员,攀爬麦金利峰惊险,4,300米距离的Wickersham Wall线路,去往山峰顶端,这是路线首次 - 也是唯一一次攀登。他还在Brooks山脉进行了大量攀爬,甚至为阿拉斯加山区Revelation山系命名。他在阿拉斯加山区留下的最后的重要线路之一,1974年,Dickey山东南壁(阿拉斯加级别,VI,5.9 A3)极具前瞻性。30年后才有人进行重复攀登。当Steve House和Jim Hollenbaugh最终在这里取得成功,House表示:“[我]们仅做出一点改进他们的风格。”

约1967年,David Roberts身处阿拉斯加山区

照片提供:Matt Hale


       Roberts回到科罗拉多州,于1970年在丹佛大学获得英文文学博士学位。他开始大量写作,并在马萨诸塞州Hampshire学院教学,在那里,他遇到了年轻的Jon Krakauer。Roberts成为他的导师。


       “他[的笔触]非常华丽,以一种独特,毫无瑕疵的方式使我们剩下所有描述运动感受的人们面对一种令人不适的欣赏和直接的嫉妒,”Krakauer曾在谈及Roberts时写到。


       Roberts并非总是一位容易相处的老师,Krakauer在2016年,Brad Rassler为Outside杂志撰写的简介中写到。


       “[Roberts]希望成为中心,主导活动。在自己的公司工作一日既从理智上充满激励,同时又使人极为疲惫不堪。在为期三周的探险活动期间与他共享帐篷三周时间可能让你的心里永远留下阴影,让你语无伦次地乞求怜悯。”


       作为年轻的登山者,Roberts亲眼见证了大量攀爬同伴的死亡;他在人生晚些时候告诉一位采访者,他怀疑自己在这些经历中换上了创伤后精神压力症(PTSD)。


       在最近哈佛杂志的采访中,Roberts被问及临近死亡,是否如同一位年轻的探险者准备面对自己的结局。如果你试图自己寻找答案,他的答案或许显得索然无味,但是他的希望在自己最后时刻所期望的事情展现了他对于亲密关系,而非残酷经历的前瞻性的担忧。

       “是的,这会非常平静,不是吗?”他回答说到。“但是,我恐怕没有令人欣慰的答案。我认为,一切取决于你是否相信上帝和/或是来世。如果你想我一样,并不认为世界上存在轮回,那么死亡是真正的结束,而且确实如此,无论多么无法避免,多么令人空去,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无法获知…登山者这是他们能够控制控制自己命运的幻觉。他们的宣言涌现着自我祝贺他们如何躲过风险,或是“欺骗死亡”的故事。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错误的时机掉落的岩石,雪崩,或是突然而至的风暴便能够让我们就此结束,无论我们的准备多么充分。”


       在清醒的最后时刻,他写下了“已知的极限”,他不会梦想“我首次到达一些顶峰时令人炫目的记忆,在另外一处尚未发现的地平线闪烁光芒。”相较而言,他希望“触摸Sharon(编者按 – Roberts的妻子)的手指,随着她把我的手握紧紧握住,不愿松开。”


       David Roberts,登山者和探险写作系系主任离世,享年78岁。https://t.co/zbNkKch1ys

       - 波士顿邮报(@BostonGlobe),2021年8月23日


       他的家人包括他妻子,Sharon(Morris)Roberts,他的兄弟,Jonathan Roberts。

       ***


       Roberts撰写了图书馆中我们最为钟爱的部分探险书籍。我们认为最为珍贵的部分图书包括:


       寻找旧日时光:探索西南部的Anasazi族群世界

       我恐惧的山峰和Deborah峰(传奇和传说):两部登山经典

       已知的极限


信息来源:Justin Housman,Sam Anderson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