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意]“痛苦游戏”-Simone Moro和八千米级别山峰冬季攀登艺术

[意]“痛苦游戏”-Simone Moro和八千米级别山峰冬季攀登艺术

发表时间:2021-09-15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完成四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首次冬季攀爬,Simone Moro把在艰难状况的下的登山艺术提升至全新高度,但是他的攀登履历却充满争议。


       现今,在世界顶尖山峰,很难让你自己作为登山者与他人有所区别。引人瞩目的攀登包括在艰难或是偏僻的山峰开辟全新,优雅的线路,连接数座山峰,或是在创造纪录的时间内独立自由攀爬经典路线。世界八千米级别山峰几十年来的围攻使这些山峰成为马戏团,夏季,登山者排成无穷无尽的长队,挂扣固定绳索,会是一日内十数人站在顶峰的情景并非不同寻常。但是攀登一座八千米级别山峰依然是具有挑战的事情,而且冬季去往山峰绝对会让高海拔登山者引起关注。


       十年前,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中的一半尚未出现冬季攀爬。冬季高海拔攀登成为Simone Moro的痴迷。2005年1月,这位纤瘦的意大利人站在希夏邦马峰顶部,他弥合了17年无人在冬季登顶一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裂缝。11年后,乔戈里峰/ K2峰成为八千米级别山峰冬季攀爬游戏中的最后一座山峰。


       2016年2月27日下午3点37分,Moro与Alex Txikon,一名来自巴斯克地区,经验丰富的冬季登山者,及Ali Sadpara,一位巴基斯坦高海拔背夫到达南迦帕尔巴特峰顶端,这是世界海拔第九高峰,也是最难攀登的山峰之一,他们完成了这座山峰的首次冬季攀爬。在一年最为寒冷的季节尝试南迦帕尔巴特峰却成为次要的庆祝。自1988年 - 89年冬季起,超过30次探险活动和数十位登山者在这里经历失败。出去成为历史性的成就,此次攀爬还让Moro在登山历史之中占有荣耀的一席之地,他成为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完成四座八千米级别山峰冬季攀登的人。“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我职业生涯的最高点,”Moro说到,“并非因为成就本身,而主要是因为这展示出我成为今日自己的全部因素:远见,耐心,先锋尝试,坚持不懈,坚定付出,友谊和承受痛苦的能力。”


       声名显赫的顶峰,Moro已经经历了三次尝试,以一种无人能够遇见的方式呈现。在加入Txikon和Sadpara之前,Moro曾与Tamara Lunger,时年29岁的意大利人,被视作为世界上实力最为强劲的女性登山者之一组队。二人试图沿依然无人完成的Messner-Eisendle线路去往顶峰,一条Moro选择的路线,因为尽管这里的距离更长,但是这时刻他们快速且轻装的风格。但是凶险的冰塔和严重降雪是他们几乎被困帐篷约80日,阻止他们去往山峰2号营地之上。Txikon和Sadpara也面对相同的命运,他们在尝试Kinshofer路线期间,无法突破海拔6,700米高度。


       1月晚些时候,Txikon从开始便邀请Moro和Lunger合力进行尝试,再次重申了这项请求。并不确定,意大利登山者仔细考虑了邀请:作为世界上最为顶尖的冬季阿尔卑斯登山者之一,他从未让任何人为自己固定绳索,而且此刻,其他人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工作。Txikon及Sadpara从未在冬季期间完成八千米级别山峰的攀爬,而且知道Moro丰富的经验会对他们所有人在海拔更高区域的攀登有着潜在的助益,在那里天气状况瞬息万变,此外,尚未铺设路绳。“他们完成了连接[下端]大部分区域绳索的出色工作,而且我用他们所期望的部分回报他们:经验,”Moro表示。


       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


       1. 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尼泊尔/中国

       2. 乔戈里峰/K2峰:海拔8,611米,巴基斯坦/中国

       3. 干城章嘉峰:海拔8,586米,尼泊尔/印度

       4. 洛子峰:海拔8,516米,尼泊尔/中国

       5. 马卡鲁峰:8,463 meters,尼泊尔/中国

       6. 卓奥友峰:8,201米,尼泊尔/中国

       7. 道拉吉里峰:8,167米,尼泊尔

       8. 马纳斯鲁峰:8,163米,尼泊尔

       9. 南迦帕尔巴特峰:8,126米,巴基斯坦

       10. 安纳普尔纳峰:海拔8,091米,尼泊尔

       11. 迦舒布鲁姆I峰:海拔8,080米,巴基斯坦/中国

       12. 布洛阿特峰:海拔8,047米,巴基斯坦/中国

       13. 迦舒布鲁姆II峰:海拔8,035米,巴基斯坦/中国

       14. 希夏邦马峰:海拔8,013米,中国


       2月22日,四人在一个适宜的周期出发。随后,他们发现自己来到山峰海拔7,100米高度的4号营地,Moro的智慧具有指导意义。在他的建议下,冲顶从清晨六时开始,而非通常的凌晨三点。由于他们身处山峰西侧,风速很强,气温下降至-60°F华氏度(约-51.1°C摄氏度),Moro尽可能地延长他们在阳光照射下的攀登时间,总之,希望避免一年前国际团队经历的迷失方向的状况(这支团队在黑暗中去往顶峰,而且无法找到正确的线路)。策略行之有效,团队,除去由于胃部问题折返的Lunger,所有人成功登顶。Reinhold Messner在数日后的采访中赞扬了Moro安排的物流智慧。“我确信这是他的决策能力和经验令攀爬成为可能,”Messner表示。


       对于一些人来说,Moro在策略方面的改变似乎并不符合道德标准,他因为自己仅付出一定程度努力的事情获得了全部赞誉。从纯粹主义者的角度来说,他应该表示,山峰在此战胜了他,他就此离开,因为他选择依靠“公平”方式。Moro一直表示,没有Txikon和Sadpara完成的部分,他永远无法取得登顶成功。“纯粹的事情并不存在,”Moro说到。“登山是一个艰难的游戏,有时,这会削弱攀爬本身的优雅程度。”如果他没有接受Txikon的邀请,Moro可能会从“裸露山峰”空手而归。但是,他绝对已经成为登山运动的明星。

Cory Richards在Cold,一部关于迦舒布鲁姆II峰冬季攀登影片中为 Simone Moro拍摄的肖像

照片提供:Cory Richards


       现年49岁,这位性格鲜明,直言不讳,而且与众不同的人物,牙齿错位,带着眼镜的脸庞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很高的辨识度,Moro一路经历了很多,才最终赢得自己人生的地位。



信息来源:Marcello Rossi

Simone Moro对待生活以及登山的态度是非常真实的。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