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休闲运动 > 热点资讯 > 登山 >  [世界]攀登中等高度山峰为何同样会导致登山者遇难?

[世界]攀登中等高度山峰为何同样会导致登山者遇难?

发表时间:2021-09-19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译:Mintina

       本月,24岁的Daniel Granberg的因为高海拔肺水肿死亡,这也强调了远不及喜马拉雅山脉“死亡区域”海拔高度地点的危险程度。


       1958年12月28日,两位大学学生从科罗拉多州Aspen地区出发,进行多日的的野外滑雪之旅,他们将在厚重的雪层和寒冷的天气条件下通过12,000英尺线路。两日后,他们其中一人注意到自己感到不同寻常地虚弱,呼吸急促,而且干咳。第二日,他无法移动,而他的朋友把其留在帐篷内,外出寻求帮助。救援人员于1月1日到达他的所在地点,为他似乎非常严重的肺炎使用了盘尼西林,并把他送往最近的医院。


       在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去往海拔最高区域的探险者一直受到“高海拔肺炎”的困扰,年轻,充满活力的人们通常在到达高海拔区域数日后被击垮,通常致命。但是Charles Houston,致命登山者和医生治疗Aspen地区的滑雪者时,他在随后新英格兰医学日志的案例报告中强调,诊断并不合理。状况太过突然,而且显得非常严重,抗生素似乎毫无效果,随后 - 在Aspen病例及很多其他情况中 - 当病患回到海拔更低区域,问题很快得到解决。Houston认为,这是肺水肿,或是肺部充斥液体的一种表现形式,由于攀登去往高海拔区域,而非感染或是任何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引起。


       现在,这种状况被称之为高海拔肺水肿,或是HAPE。这是三种常见的高海拔病症之一,另外两种为急性高海拔病症(相对较轻)和高海拔脑水肿(如同HAPE,能够致人死亡)。而本月早些时候,24岁的Daniel Granberg,来自科罗拉多州Montrose地区,24岁的普林斯顿数学系毕业生在玻利维亚海拔21,122英尺Illimani山顶峰遇难正是因为患上这种病症。“我们发现Daniel没有生命迹象,坐在顶峰,”一名来自玻利维亚安第斯山脉救援向导告诉美联社。“他的肺部无法支持;他不能起身继续。”


       登山者们在珠穆朗玛峰死亡,这是每年都在发生的事情,没有人感到意外。当你身处海拔约26,000英尺(8,000米高度)之上,所谓的死亡区域 - 一处只有在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攀登才能触及的地点 - 时钟便开始计时。如果寒冷,冰面和雪崩并未对你造成威胁,稀薄,缺少洋气的空气将会对你通常的生理机能造成破坏。


       但是Granberg的死亡略显意外。Illimani山的海拔高度与珠穆朗玛峰2号营地相近,而且比麦金利峰顶端高出不到1,000英里。旅游公司提供四至五日的徒步项目,保证高海拔探险活动“没有极端低温的持续挑战。”根据报告,Granberg“在之前一夜出现呼吸急促,而且伴随着着轻微头痛...但是没有迹象显示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人们是否会在低于珠穆朗玛峰高度的区域突然之间,意外死亡?


       一个词,是的。患上HAPE病症典型的分水岭是在海拔8,000米高度之上开始显现。科罗拉多州Vail医院对于病人的一项研究分析发现1975年至1982年之间,47例HAPE病例 - 并不像流行病一样常见,但是却定期发生。Vail地区海拔高度为8,200英尺,滑雪者有时会去往海拔10,000英尺区域。随着你去往海拔更高的地点,你越有可能患上HAPE病症:在海拔15,000米高度,患病率为0.6%至6%;海拔18,000英尺,这个数字为2%至15%,而更为快速攀爬人群中这个数字会更高。


       如果你去往高海拔区域,你需要了解哪些信息?根据数年前,狂野区域医疗群体机构对于预防和治疗高海拔病症指导意见文章,对于HAPE病症的预防,关键就是循序渐进地攀登:荒野区域医疗群体机构建议,在海拔10,000英尺之上,每日,你留宿地点高度不应超过(此前一日)1,500英尺(更为保守的做法,每日的上升高度不超过1,000英尺,约305米)。HAPE病症的治疗同样简单:即刻返回。下撤1,000英尺至3,000英尺通常有效。名为硝苯吡啶的药物或许会有帮助,尽管证据不足。如果可以,辅助氧气在短期内或有作用。


       如果你意识到自己正在出现HAPE病症症状,不要紧张。Granberg的死亡显示出预警的迹象并非总是非常明显。干咳在高海拔区域稀松平常。感到疲惫和呼吸急促也是如此。这些是(身处山峰高海拔区域的)三个主要症状。如果情况变得更为严肃,这里则有更为明显线索:心跳加快,肺部发出噼啪声响,咳嗽出现粉色,泡沫状粘液。但是甚至再次之前,观察休息时不同寻常的呼吸不畅,突然丧失体能,无法追赶自己的徒步同伴,而且 - 如果你携带了血氧饱和度测量仪 - 血氧饱和度远低于你在特定海拔高度的标准范围。


       最终,狂野区域医疗群体机构指导意见中值得重复重申的一点:即使遵循一切建议,你依然有可能出现某种形式的高海拔病症。预防至关重要,而且清楚地了解(可能的情况)也是如此 - 而且需要理解,从某种程度,攀登高海拔山峰一直都是机会的游戏。



信息来源:Alex Hutchinson


责任编辑:许战泉